葉特生:立志要作得勝者

 

溫潔瑩 採訪

 

從香港來的移民,可能都聽過葉特生的名字。因他從星期一到星期六,從早上七時到九時,都會在電視節目「香港早晨」裡報告新聞,做做訪問。一年五十二個星期,一星期六天,他都在那裡。  

 

然後有一段時間,他忽然從螢幕上消失了。因為患了癌症。然後他又出來了。這次卻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傳道人。  

 

葉特生先生現在是三藩市基督教會的牧者之一。在此之前,他任香港福音傳播中心總幹事多年,後因太太體弱多病,女兒又適逢要上中學,遂決定移居美國,並且創立了三藩市基督教會。在牧會的同時,他亦四處奔走,傳揚福音。  

 

葉先生將他的信仰歷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是初信扎根時期。他在聽了一次校園福音之後就信了主。當時年青的他,對聖經只有基本了解。做人處事更脫不掉舊人樣式。那時候,神對於他來說,並不真實。  

 

第二個階段可說是衝擊期。家庭的重擔、經濟的壓力、價值觀的衝擊、孩子的負累...將葉特生對前途的盼望、婚姻的憧憬、理想的實現、甚至靈性的渴慕,統統都磨掉。他認為金錢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東西。  

 

一九八一年,葉特生有機會晉身香港無線電視公司。進入了這個名利圈,更加令他喘不過氣。表面雖然風光,骨子裡卻充滿掙扎。就在他知名度日高、前途一片光明之際,突然晴天霹靂-在一九八六年十一月的一次身體檢查中,被發現患了癌症。

  

接著而來是一連串的手術及化療。就在一瞬間,他的外貌枯乾了,身體衰竭了,生命快要結束了......一切都幾乎沒有了。手術後,他到台灣山區養病。這段時間令他有獨立思考的機會,使他看到名利圈的虛幻,以及過去自以為是的不智。可能是人生到了盡頭罷,在頃刻之間,反而可以騰出空隙,讓神的靈光透進來。  

 

返港後,經過幾番思量,決定離開電視台。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是智慧的神,用一場疾病把他從娛樂圈的大染缸中拉了出來,使他的生命有了新的取向。  

 

之後的兩年,葉特生幾乎日夜閱讀屬靈書籍,而且因著名氣關係,很多人邀請他分享見證。從東南亞開始,到澳洲新西蘭,到北美洲。就這樣,葉特生從一個家傳戶曉的電視人變為腳蹤佳美的傳道者。  

 

「撫心自問,自己有什麼好?有什麼了不起?為什麼神會揀選了我。我實在一無可誇。」可是,在過去的日子,神用很多方式將他煉淨。妻子的體弱多病,兒子的憤世叛道,都是葉特生一直以來要背負的沉重十字架,壓得他不能驕傲,磨得他喘不過氣。可是,這兩個月來,這兩個十字架忽然消失了。妻子軟弱的身體好轉,兒子也變成一個健康有為的年青人。這些轉變令葉特生看到神的恩手正帶他進入信仰歷程的第三個階段。那就是不再怨天,甘願順服。不再以十字架為苦,要飛越第三度空間,嘗試以更深的屬靈洞察力,去體驗神的作為。   

 

就好像雅各的心意更新一樣,兒子約瑟在他的心中已經死了。另一個兒子西緬被綁,幼子便雅憫便成了他唯一心之所趨,生之所繫。為了連年飢荒,他被迫要放這摯愛幼子,讓他下埃及去求糧。路上若有什麼不測,他是真的要「白髮蒼蒼,悲悲慘慘到地下陰間去了。」(創世記42:38)可是,眼看他的靈魂快要被帶到死地之際,他忽然將這十字架放下,甘願順從天意,對上帝說:「但願全能的神使你們在那人面前蒙憐憫,釋放你們的弟兄便雅憫回來。我若喪了兒子,就喪了吧!」(創世記42:12)那一刻的順服,令雅各經歷了生命的改變,嚐到神為他預備的豐盛恩典。就在那一刻,他真正成為一個「以色列」-在與神與人較力之後的得勝者。  

 

現在的葉特生正朝著這個方向邁進。「我求主再給我二十年的時光,好讓我能夠更深明神的手。縱有苦難,卻更能順服祂的旨意,奔走羔羊的道路,竭力尋求枝子連於葡萄樹的經驗。」  

 

最後,他深願基督徒能夠警醒預備、等候主再來。「基督徒不但要警醒,更要預備。對真理有深入了解,才免被異端所侵,才能夠在與真理格格不入的社會中,活出聖靈的能力,彰顯上帝的榮耀。」

 

(95期,20018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