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同學的一封信

 

陳慧君

 

 

親愛的玉蘭:   

 

昨天接到你的電話後,我興奮得睡不著覺。三十多年前我們從成大分手後,個人隨著自己的命運各飛一方。你和先生結婚後去英國留學,後來在星加坡定居,我則糊裡糊塗地來到了美國,做了一個「不情不願的美國人」(Reluctant American)。大家都為了家庭和前途忙碌,從此就失去了聯絡。

 

在宿舍四年,在那狹小擁擠的小房間裡,我倆的床面對面。雖然你讀工管,我唸外交,但是因為我倆都來自同一個僑居地(雖然你是土生而我是冒牌),我倆又氣味相投(俗話說有緣份),我倆就成了好朋友。你的純真與直爽,使我很欣賞,加上我倆都是「無家可歸」的人,暑假也只好待在宿舍。我們合伙買菜,你掌廚,我洗碗,你的廣東菜很對我這個湖南人的胃口。

 

我從小去教會,且受了洗,而你從來沒聽過福音。記得我頭一次帶你去學校對門的小教堂恩慈堂做禮拜嗎?那是你頭一次踏入教堂。回來後你跟我說:「在教堂的感覺真好,我有一種很平安的感覺。」從此以後恩慈堂就是我們的家。我倆參加每週日的崇拜和週六的團契,看著你受洗,學習事奉,我很高興,覺得自己功勞很大。我比你愛出鋒頭,什麼事都爭著做,只可惜不會彈風琴,覺得很遺憾。

 

還記得我們和大伙一起去臺北陽明山參加夏令營的事嗎?夏天的陽明山真美,月明似水,如夢如幻。少男少女在一起,更有著像水的情懷,只可惜從阿拉巴馬州來的老小姐傳教士太不懂情趣了,我們自以為躲藏得很好,結果還是被她抓到了,趕回去睡覺。   

 

還記得 64 年嘉義的大地震嗎?是一個週六晚上,我們剛從團契回來,我去圖書館,你回宿舍。忽然間天崩地裂,大家都嚇呆了,不知是什麼一回事。在女同學的尖叫聲裡,我往桌子下面躲,一邊躲,一邊在想:「感謝上帝!還好我剛從教會回來,如果你現在要接我回去的話,我大概還來不及犯罪吧!」

 

在混亂中逃出圖書館趕回宿舍,只見小姐你被嚇壞了。一邊在找護照一邊抱怨:「這是什麼鬼地方?我明天就回家,不再來了。」我大笑你是個「緊張大師」,你很生氣,可也無可奈何。當然第二天我們誰也沒有回家,還是在那個鬼地方暫時待下來了。

 

有一次我倆聊天,講起一位團契的男生時,你忽然臉紅了。我雖然當時是個迷糊,可是到底是瓊瑤的小說看多了,居然也猜到了一點點:「這小姐居然喜歡上那個小子,在戀愛了!」你說,我猜對了沒有?「少女情懷總是詩」,我也同樣有過美好憧憬與夢想,那是多麼美好的一段夢樣的日子啊!

 

四年如飛地過去,穿上學士袍後,我們就要面對現實的人生了。開始時還通信,知道你生了一個女兒,丈夫在星加坡做事,我則在僑居地教了兩年書後,抱著一個夢想來到了新大陸。

 

在白人的社會裡,不同種族的人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好可不容易啊!加上因為先生工作的關係,我們一直都是住在小城市,中國人都沒有幾個,更不要說中國人的教會了!洋人的教會我也嚐試過去聚會,可是總覺得有隔膜,總是覺得自己是外人。去了幾次以後,就不想要去了,加上丈夫是無神論者,信仰列寧的名言:「宗教是人民的鴉片!」這種論調,無可否認的,大大地影響了我。

 

七十年代的保釣運動、聯合國遊行、白宮示威等等,如火如荼地在美華裔知識份子的民族自覺與認同的運動,我都參加了。全心的投入一個新的信仰和理想,使我覺得生命很充實,很有意義,是一個新的人類,什麼都不缺乏了。那時我也看了一些書,其中羅素寫的「我為什麼不是一個基督徒?」對我影響很大。我很認同他的論調,覺得很有哲理,還買了幾本送給基督徒的朋友呢!

 

離棄了神的日子,是一個什麼樣的光景呢?老實說,不怎麼好。「神所喜愛的他必營救」,聖經不是早已經說過了嗎?我可不是被管教得好苦啊!當日子如飛地過去,當不成熟的熱情與追求變成了一個幻影,當災難、失望、肉體與精神的折磨來到時,誰能幫助我呢?我想到了我起初的信仰。可是,我又想:既然我已放棄了上帝,否認了祂,祂必定也放棄了我,祂不會聽我的禱告與祈求的,我何必多此一舉呢?

 

可是我錯了,我沒想到,我們的神,是寬恕的,慈愛的神。被揀選的羊可以離棄祂,可是祂決不會離棄我們。祂永遠在尋找,直到我找到為止。當我最後痛苦地跪在地上向祂祈求:「神啊!請寬恕我,請帶領重回到你的懷抱,我錯了,我後悔了,如你能原諒保守我,聽我的禱告,我願從此以後,為你而活,再也不離開你了!」

 

你信不信?神居然真的聽了我的禱告!祂用祂大能的手,幫助了我以及我的全家,也把我們帶來了亞特蘭大。搬來的頭一個週日,就帶領了我來到這個大教堂。當我看到坐滿了黑壓壓的都是中國人的時候,我可多麼開心,多麼感動啊!頭一個生日,我是流著淚做完禮拜的!

 

來到亞城以後,我的家庭、工作、健康和心情種種都蒙神的祝福,我很清楚是誰在帶領。我很感恩、喜樂、也很滿足。和眾多的主內弟兄姐妹在一起之後,我才發現我的天呀,我在屬靈方面是多麼的軟弱與無知啊!怪不得容易跌倒,我就像保羅說的: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只會吃奶(雖然已早生華髮!)以往我一直以為自己從小到大,聖經從頭到末尾,已經唸過無數次。在大學時也選修過聖經研究(還拿了一個A,大概是常和老師-牧師一起討論問題之故)可是,我是真的用心靈和誠實去讀嗎?我現在才知道,馬太福音十三章21-22節耶穌講的撒種的比喻中提到的「荊棘叢」,就是用來形容像我這樣的基督徒的。

 

「往事已矣,來者可追」!從今以後,我願用我的餘生來補償。我願完全為主活著,用心做一個好的蒙神喜悅的重生基督徒。我知道神把我重新領回羊圈一定有祂美好的旨意,我願完全順服倚靠,專心的事奉祂。我最喜歡的詩歌:「信靠順服,此外便無別法,若要在主宴樂喜樂,唯有信靠順服!」是我心靈的追求與響往。願在這裡和你共勉之!

 

願神繼續祝福與帶領你及你的會眾,也願我們能不久重逢,好比較一下,看看誰的臉上多一點皺紋!

 

主內慧君

 

(97期,200110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