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給我的指引

 

張淑茜

 

 

 

如果以我只能活到明天計算,那麼可以說我在日本渡過了三份之一的人生。九八年二月我從日本移居加拿大,在告別會上說了這樣幾句話:回看這十六年的周折,居住過三個不同的縣,從事過五份不同的職業。如果把我在日本的經歷編輯成書,最有意義的內卷莫過是朋友和同事的描述了。

  

在離開了日本這三年多中,僅僅偶而寫過幾封電子郵件及一年一度的聖誕咭。有時是想過寫一些日本的回憶,可是不知何故每次都是無從開始,難以下筆。直到有一次在教會內部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讀到一位弟兄用美麗的詩句描繪出他對家鄉教會思念的真情,我的良心受到了自責。在日本的日子,朋友和同事,總是勾起我隱隱的懷念,從而愈是於心不安。繁忙的夏季已經結束,我也應該開始執筆,那怕寫得不盡意,也不能不寫,唯有禱告,求聖靈伴隨著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我(詩:78:72)

 

本來我想從與我有深厚感情的朋友開始寫,可是弟兄姊妹不認識他們,只怕讀起來令你們感到無聊。再說我能夠來到加拿大也是靠著神的大能,因此今天我要寫一篇在移民過程中經歷神的見證。

 

九六年中我為了讓兒子可以在較優美的環境成長,決心申請移民加拿大時,有幾位有經驗的好友都說,全部過程只需要半年到九個月左右,我便預期在一年之內可以出發。果然,兩個月後移民局通知我們到水牛城去面談,在那冗長的面談結束前,移民官員表示原則上已經通過,只需再等候六個星期讓文件正式批准便成。我當然很高興,回到日本後歡歡喜喜地開始搜集加拿大的資料。沒想到六個星期再六個星期,等了三個月還是沒有答覆。我在不耐煩及焦急當中嘗試過聯繫移民局官員,仍然杳無消息。終於九個月後,收到通知要我們再去一次水牛城面談,我們無奈地又往水牛城走了一趟。這次面談相比第一次更要長,足足超過了兩個小時。

 

這樣重新等了三個月,我幾乎想要放棄,因為進入了十二月有許多事情需要作出決定,例如兒女升學和工作去留問題等等。就在這時候,批文終於寄到了我的手上,允許我們在三個月之內抵達加拿大。日本的社會有分紅利與獎金的制度,每年六月和十二月,一般就業人士上至國會議員,下至勞動工人,都大約可以收到相等兩個月的額外工資。這樣看來,似乎有什麼力量以某種方法在替我安排,讓我接受獎金才辭職。當時,我不懂得原來更奇妙的安排還在後面呢!

 

三星期後,上司對我說,他一直擔憂我在加拿大找不到工作,便替我問過公司在溫哥華辦公室有無空缺。使我感到意外的是,在溫哥華辦公室有一位與我同一工作崗位的同事必需在一個月內開始她的分娩假期。這樣連工作的問題也就解決了。我想:假使我按照預期的計劃一年內定居了溫哥華,不知道今天的生活是否相同呢?曾經在互聯網上讀過這樣一個故事:上帝差派了「愛心」、「財富」和「成功」到一個婦人家去探訪,在門外他們對婦人說,你只能從我們當中挑選一位進入你家。婦人回到屋內與丈夫和兒媳婦商量,然後邀請了「愛心」作客。「愛心」入了房子以後,「財富」和「成功」也跟隨入了房子。婦人用無法理解的眼神望著他們。「愛心」溫柔地向她解釋說,假設你選擇了「財富」或「成功」,就只能得到其中一位。可是,你作出了聰明的選擇,要知道「財富」和「成功」往往是伴隨著「愛心」而來的。我彷彿自己就像故事中的婦人,憑著為兒子付出的一點愛心,放棄了唯一收入來源的工作,甘願走上一條陌生軌道。父神不但滿足了我的要求,更把這份工作完完全全交還給我。不但引領我來到加國,更把我帶進了教會。我不得不承認在我這一輩子,沒有多少日子曾經擁有過像今天這般精神上的富裕。  

 

(98期,200111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