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恩典

 

夏琪

 


在澳洲養病時的鄧氏夫婦,中間的是經常探訪的師母顏太

 

去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好友鄧太清晨來電話哭訴著說「鄧先生不省人事了」。掛上電話,我匆匆趕往中央醫院。一路上心情沉痛焦急,一方面很難面對這最後的告別時刻,另方面,也很悔恨自己以前沒有抓緊機會向他傳講福音。

是好消息就要與朋友分享

 

鄧紹棠夫婦是我的好友,也是世交,鄧先生今年七十三歲。平時,我們之間可說是無所不談,但遺憾的就是不能向他傳福音。有幾次和他談到基督教信仰,他便會面紅耳赤,搞得場面很尷尬。我只能在祈禱中記念他們的得救。感謝主,後來鄧太願意跟我去查經班,而她終於 2000 年一次主愛堂舉辦的葉特生佈道會中決志信主。

 

2001 年三月,鄧氏夫婦去澳洲參加小兒子婚禮,因鄧先生患有肺部纖維硬化症,抵不住高空的氣壓而肺壁穿孔,故一抵達澳洲當日,即送院急救,經過手術,脫離危險。他們原定二週的假期變為無盡期的醫療期。我們在溫哥華的查經班,得知這消息後,全體為他們祈禱。更聯絡澳洲一間教會的牧師和師母。牧師和師母親自幾次登門,和鄧先生促膝長談,遺憾的是他仍心硬,不肯接受救恩。另一方面,一些問題卻極需立即解決,如鄧先生能否再坐飛機回溫?是否照醫生建議做另一次手術?可否坐船回來?這種種難題,我們都在祈禱中交托給神。因為只要神容許,人所不能的事,在祂凡事都能。

 

七月初,鄧夫婦決定暫不做手術,乘飛機回來。澳洲專科醫生竟決定派一個助理醫生攜帶氧氣等設備,陪同他們回溫。並且除機票及一些旅行開支外,醫療及醫生費用全免。這安排無論在精神上和經濟上都給鄧家莫大的安慰。我們深信這決不是偶然,而是出於神的安排。回來後,鄧先生恢復得不錯。我滿懷希望他會因此感恩,從而回應神的信實和大愛,信賴並接受祂。可惜鄧先生仍看不到真光,只將他經歷的一切,全歸於「好運」而已。

 

八月初,鄧先生病情惡化,呼吸漸感困難,開始需要插上氧氣幫助呼吸。九月初,他從醫生處得知他病情好轉的機會已是很微。他心情變得消極沮喪,煩燥不安,情緒起落無常,旁邊的人得小心避免刺激他。

 

十一月初,鄧先生突感呼吸阻塞,急症入院。但危險期過後,他仍能談笑。有一天,他和姪女談天,對著我說:「我和她相同點就是『固執』。這是本性,所以有些道理(指聖經)就是信不了。」我聽後只能遺憾的搖頭。

 

病榻上的新生

 

想不到今天,我要見這一個已不省人事的老友……

 

走進病房,只見鄧先生雙眼緊閉的躺著,鄧太和我流著淚呼叫他,可惜他已沒有反應。我們馬上通知他在澳洲的小兒子,要他趕快趕來!

 

次日下午一點多,當時只有我一人與他在病房時,突然他的手動了一下,眼皮翻動,而且眼睛慢慢張開。我提高聲音叫他名字,他竟望著我說:「我不會死了,我不會死了,我見到耶穌,耶穌告訴我的。」

 

我被他的話搞糊塗了,以為他在說胡言,因為前些日子,他還曾擔憂地向我說:這樣子拖下去,既死不了,又活得不像樣,反而拖累家人,真的不如死了好些。我以為他一醒來便擔憂這事,所以對他說:「人總會死的,但如果我們信主得救,只會是肉體的死,靈魂不會死。」但他還是唸:「我見到耶穌了,祂說我不會死。」

 

我很好奇,再仔細聽,確信沒錯,就跟著問:「你見到耶穌,祂是什麼樣子?」他沒回答。

 

我再問:「你見到耶穌,你信祂嗎?」他馬上點頭。這時我有些緊張,又追問二次,他開口回答說:「信。」

 

我激動起來,當時旁邊沒有親人,又沒有牧師,為了確信他不是隨口說的,我想起在「三福」佈道中學習的決志祈禱,馬上抓住他的手說:「如果你真的信耶穌,現在我為你祈禱,我說一句,若你同意就跟著我講吧。」他點點頭。我簡要地說:「親愛的主耶穌,我相信你,我是罪人,你已赦免我的罪,你是我的救主,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阿門。」

 

鄧先生每一句話都清清楚楚地跟著說。這真是奇妙呀!尤其在重覆說到「我是罪人」這一句時,我眼也濕了。這個曾經多麼固執,自以為無罪的大男人,終於在耶穌的光照、聖靈的指引下,認罪悔改,與神和好了,哈利路亞!

 

我再也無法壓制內心的喜樂激動,迫不及待地告訴每個進病房的護士、病友、他的大兒子和他的朋友們。當我打電話告訴鄧太這好消息時,她也無法一下子相信,說難怪昨日鄧先生重覆的唸著「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查經班的何姊妺知道後也是驚喜無比。更感謝主,我們找到查經班的老師陳摩西牧師,他答應六時來為鄧先生洗禮。下午約三時,鄧先生張開眼,輕輕要求我為他信耶穌的事守秘密。我告訴他:「這是大好喜事,應該立刻告訴大家,我想請牧師來為你洗禮,你願意嗎?」他點點頭。這樣,我更安心了,也再次證實他的決志不是隨意說的。

 

四時多,鄧太和姪女都來了。五時是醫院送餐時間,鄧先生竟說肚餓,要坐起來吃東西。醫生護士看見都說「奇蹟!奇蹟!」。六時,陳牧師來對他說:「鄧弟兄,我很高興你已決志信主,為了在眾人面前公開見證主耶穌是你救主,我現在為你施洗。」陳牧師每講一句,他都點頭。

 

當牧師在他額上滴水時,我從未見過鄧先生如此順服、安詳。在聖靈的感動下,他終於歸入神的家,成為神的兒女。

 

榮耀的歸宿

 

信主後的一段日子,鄧先生判若兩人,他不斷和來訪的朋友、親友作見証:

 

「我在夢中見到大光,我什麼都看不見,只見到光,我馬上跪下,只聽到聲音說:『我是耶穌,你信我,你不會死,你永遠會和我在一起……,』我又看到小兒子從澳洲拼命跑過來,汗流浹背。我告訴他,耶穌告訴我,我不會死,我會等你,不要急,我等你……」

 

鄧先生還開始懂得不停地感恩。他回憶在澳洲時,教會的牧師、師母及來看望探訪他的人,大家素不相識,但卻熱情相助,這完全是出於神的恩典;那個無條件陪他回溫哥華的醫生,他現在明白,這實在是神奇妙的安排。他又感激查經班那些他不認識的弟兄姐妹對他這麼關心,更感謝主現在一個人竟能住一間可容納四張病床的大房間,故家人可以陪他過夜。他不停的唸「感謝主」。他不再提他的「運氣」,而是將所有的好處歸於神的恩典。

 

他的心情和脾性也改變了。他欣賞每一個來服侍和探望他的人,稱鄧太為 Angel (天使)。十二月三日,鄧先生轉入深切治療室,護士來問他:「你好嗎?」他答:「很好,你看看!」他將袖子拉上來,顯出臂膀上一點點肌肉給護士看。護士說:「呵!還有肌肉呢!真好!」我們都被他們的對話弄笑了。

 

那晚從澳洲趕來的小兒子陪他,天很寒,下著雪。半夜,兒子猶看他睡得很安詳,微微呼吸,但大約凌晨二點半,再看他時,已發現父親停止呼吸了。鄧先生終於在兒子的陪伴下,滿懷感恩的心,安然回到耶穌的懷抱裡。按照主耶穌的應許,他已經得到了永恆的生命,他將永遠在天父所預備的家中與祂同住,從而有了極其榮耀的歸宿。

 

願這事上一切的榮耀、讚美全歸給這位奇妙的慈愛的、拯救我們的父神。

 

(104期,200205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