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癌」與十字架

 

鍾保羅口述,舟子採訪

 


鍾牧師就職接受同工按手祝福

 

一家三代基督徒

 

我在基督徒家庭出生,是第三代的基督徒。父親經常告訴我們,我們在地上的日子是暫時的,在天上是永恆的。文化大革命時,因為我家很窮,沒有什麼好拿的,但是所有的屬靈書籍,例如聖經、聖詩,全給搜走了。我的心裡那時還迷迷糊糊,但是神在我心中的地位一直都沒有動搖。那時候教會關閉,但是我和幾個從小在一起長大的弟兄姐妹,到了聖誕節,就會悄悄地聚在一起慶祝耶穌的生日,下下麵條,唱唱聖誕詩歌,有時通宵數算神的恩典,因為我們知道神在我們裡面。文革後教會開放,我在教會參與事奉。雖然如此,我的心還是向著世界。

 

因為家境不好,經濟情況不允許我升學,我讀完初中就開始工作。進了單位以後,我想一邊唸書一邊工作,但是學費很貴,我付不起。因此我要求廠長讓單位裡幫我支付,他同意了。後來領導看我如此用心學習,就把我從工人提升幹部,到設計科工作,我大學畢業後逐步晉級,後來晉升為機械工程師。我很熱愛技術,因此只是在週日去做禮拜,平常偶而看點聖經,在神面前花的時間不多。

「恩典癌」

 

1980 年開始我在聖經上有些鑽研,文革後我特別喜歡看啟示錄,對主再來的問題有特別的心得,覺得需要在主的話語上多多操鍊。81 年我在一些教會中開始講道和分享的事奉,但是我的心仍然向著世界,使得神很不喜歡,因此祂允許我患胃癌。這是神對我的管教,所以我跟弟兄姊妹講,我得的是「恩典癌」。

 

一知道是胃癌第三期末期,醫生馬上要我動手術。我們那裡床位不夠用,不能即刻住進去,我們怎樣也找不到人幫忙。那時我的姐姐來了,她也是個傳道人,她來了就和我們一起禱告。因為人的盡頭就是神恩典的開頭,當我們全家跪拜在神的腳前時,很奇妙,各方面都來告訴我們有床位。第二天醫院也來通知叫我住進去。有個護士長問我們開什麼後門進來的?我們說:「沒有後門,只有天門。」

 

起初,家人把胃癌的事暪著我,只告訴我是胃潰瘍。有位實習醫生告訴說:「哪裡是胃潰瘍?是胃癌!」但我心裡一點不害怕,因為我得了這個病,若是離開這個世界,說明我的路已經走完了,去耶穌那裡好得無比;如果我還活在這世界上,說明還得繼續走這世上的路,神一定會繼續帶領我。這時我才知道,裡面的癌已經擴散了。醫生說這種癌細胞很毒,手術後也很容易復發。因此手術後醫生宣判:「你最多只能活兩個月。」但是感謝主,到現在為止,祂已讓我活了 16 年,實在是神的恩典。  

 


鍾保羅牧師在團語禮拜堂就職

  

奇妙的醫治

 

動手術那天,查房的醫生問我:「怕不怕?」我說:「不怕。」早上八點開始動手術,醫生怕我太虛弱,不讓我全身麻醉,只給半身麻醉,我一直禱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手術在下午一時四十分結束。醫生拿掉了我裡面五樣東西:十分之九的胃、脾臟全部割除、十二指腸全部去除、橫結腸胰膜,以及大部份的胰腺。手術後,醫生說:「他的身體很虛弱,家屬要特別留意,可能要三天才能醒過來。如果三天不能醒過來,我們再想辦法。」沒想到我在手術當天下午六時就醒過來,這是神的恩典。在這裡,我要特別感謝我的太太為我禁食禱告,還有將近五百多位弟兄姐妹為我的手術禱告。這次手術順利實在是弟兄姐妹同心禱告的結果。

 

第二天早上是另一個醫生來查病房,他拿開我的紗布一看,講:「上帝保佑!」 就走了。我開始不知道為什麼他這樣講,後來才知道原來我的傷疤已經痊癒了。24 小時不到,這麼大個手術的傷疤已經結好了,那傷口就像條棉紗線,很細。要不是神的恩典,這是不可能的。(保羅給編者看過那傷口,非常的細,若是不講,真的讓人以為那是原來皮膚的一部份)從此以後,傷口上的消毒紗布就拿走了,再也沒蓋上去。 

 


鍾保羅牧師在溫哥華就職後與其他牧師合照

 

在這 16 年之間,我有很多病:肺氣腫、糖尿病、膽結石、低血糖,還有心臟病。但是藉著禱告倚靠神,這些疾病在我手術後幾年裡一一消失。

 

因我是知識份子,我們單位每年要對我們的身體例行檢查,以前我的心臟心電圖一分鐘停八次,醫生要我去看他,我謝了他,但是沒有去看。94 年第一次查出心臟病,95 年複查時還有。

 

95 年 11 月裡的一個星期天早晨,因為要到一個很遠的地方講道,我凌晨三點半就起床靈修。因為路遠,搭公車有時路上堵塞無法準時到達,所以我騎自行車比較可以控制時間,自行車來回需要約6個小時。我覺得做一個傳道人一定要準時,所以我必須在凌晨3點半起床做準備工作。那天早上我的心痛得不得了,我禱告後,神仍然要我去,因此我就去了。我沒敢告訴我的太太,怕她擔心。我大姐的女兒和我同去,我就請她為我禱告,讓她為我感謝主,使我心絞痛。抵達後,我的心仍然很痛,但沒有告訴他們,免得他們為我擔憂而影響聚會。

 

在聚會前五分鐘,我向主禱告:「主啊,你既然帶領我到這裡來,我要和弟兄姐妹們分享你的話語。我相信你必不誤事。」禱告後,很奇妙的,心就不痛了。此後檢查,也證明我的心臟沒事了,都好了。所以現在我們有時通宵禱告,一點都沒問題,真是感謝神。神再一次用祂大能的手醫治了我。

 

在國內我還沒有退休時,我們每天晚上都有聚會;退休後更忙,白天要探訪弟兄姐妹,與弟兄姐妹交通,主持感恩聚會,晚上仍然有聚會。現在一天做兩天用,要加倍還福音的債。我們最遠去過內蒙古,最南到廣東。我經歷到神在我身上彰顯的大能,所以我把我的一生奉獻給主,我要一生服事主。

 

(105期,20026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