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

 

梁曹絹華

 

父親今年快八十歲,很難想像他有一天會變成行動不便的老人家。爸年輕時是一位湖南軍人,家裡客廳放了一張父母親(父親身穿軍衣)與當時二歲的大姊的大合照,當年父親年輕英俊,雙目炯炯有神,母親亮麗,笑容可掬。因著一九四九年的政治變化,父親帶了母親及年幼的姐姐從湖南逃難,到了香港。

 

起初,父親投靠了也是軍人的姑丈,拿了一些從姑丈、姑媽而來的金錢,做百貨生意,惜不懂經營,生意失敗。姑丈、姑媽母離開香港,轉往台灣謀生。這時,父親身上只得五十港元,當時母親亦努力嘗試找教學工作,可惜不懂廣東話,不能如願返回教育界工作。

 

為了生活,憑著繪畫的天賦才能,父親希望從事廣告行業,作起個體戶,替人繪製廣告畫,希望生活得以糊口,但沒有客人找他。後來,父親觀察到有人在街上擺攤子租連環圖及武俠小說,父親靈機一觸,也學人在街上擺攤子,買了一批連環圖及武俠小說,與母親在戲院旁邊的巷子裡做圖書租賃生意。

 

隨著社會經濟起飛,香港政府要發展戲院那一區,於是分配了一間小店鋪給父親做小生意,在我三歲的時候母親又生了一個妹妹,之後又生了兩個弟弟,我們五姊弟在香港一個屋村長大,渡過簡樸與天真的童年。父母親的辛勞,成功地把五名兒女帶大,當中,父親也嘗過擴張生意而致失敗的困難,在逆境中父親咬緊牙關與母親合力重整經濟。父親善於理財,憑著堅毅精神,終自置了物業及買下了三間店鋪。父親頭腦冷靜,寫得一手好字,當時,他常代街坊寫公文、信件,向政府申請商業牌照,又懂得替人報稅,深得街坊們的尊敬。

 

自十三年前退休後,父親每天早上四時多起床,往公園做運動,每日都做飯,因母親不善於煮食。母親十九歲結婚後即生了姊姊,因著時代轉變,生活相當拮据,孩子有病,父親也不敢帶去看醫生,在我之前的一個兄長,在一歲的時候因此而病逝。母親自此十分內疚,也緊張兒女生病,身體若有不適,一定要我們看病服藥。

 

父親退休後與母親遊遍了北美、中國及東南亞,在其餘閒時間寫了四本回憶錄,拿了去影印,釘裝好後送各兒女一本留念。父親閒著又寫稿子投往報章,抒發生活感受及對政治的見解。數年前父親開始腳痛,醫生說是人老退化了,父親意志堅強,雖有腳患,仍不忘在家中運動。

 

二年前,大弟患病去世,母親精神受困擾,從此懷疑父親要害她,去年四月母親來溫哥華與我同住,父親因母親情況,心情備受打擊,去年十二月母親終於返回家與父親同住,但她的懷疑並沒有減少。父親健康比以往差了,今年三月更心臟病發,差點失掉生命,眼看父親身體的退化,心裡有點不適應,我一面重溫童年生活的片段,一面驚嘆時日無多。父親去年聖誕已受洗歸入基督名下,願他蒙神祝福,享受兒孫福樂之餘,也更明白主的恩典夠他用,我深信神是一直祝福著這個家的。

 

 

(106期,2002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