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美廉與色彩共舞

 

陳廣慧

 

因為她的樣子,很多孩子笑她,說她是怪物。她晚上哭著跟神禱告,她說上帝,你可不可以醫治我。那天晚上禱告完了以後,第二天早晨,她起來,發現還是原來的樣子,好像上帝沒有醫治她,沒有聽她的禱告,她很 sad。那天坐車子回到學校去,車子到學校的時候,她突然抬頭,看到學校旁邊的建築物牆上有一句話,說:「不要求改變環境,求上帝給我力量來面對那個環境。」她就感謝主,她覺得這是上帝給她的回答。  (摘自電視節目「向生命致敬」之「與色彩共舞」)

 

在台灣出生的黃美廉,自幼因罹患重度腦性痲痺導致五官扭曲,四肢不停地抽動,說話困難,生活上一些看來十分平凡簡單的事,如走路、刷牙、洗臉、穿鞋子等,對她來說卻要花上很長的時間練習,靠著強大的意志和集中力才能做到。在美廉五歲的時候,開始學寫字,因為手的肌肉不受控制,無法把筆握牢,美廉的媽媽就握著她的手,一筆一筆地教她寫字,做功課。

 

小時候美廉因身體的殘缺而嚐遍被同齡小朋友欺負的滋味,她曾傷心地祈求神能改變這些現實,把她變成健康正常的人,雖然神沒有改變她的外貌,卻賜給她勇氣和信心去面對、克服困難。她學會接納自己,並在爸爸的教導下,學習過獨立的生活。 她還不斷地自我充實,親自用畫筆創造了一幅屬於她自己的美麗的生命圖畫。憑著對色彩和感覺的特殊敏感,加上勤奮學習,在一九九二年獲得藝術專科博士學位,曾在台灣,美國及東南亞舉行過多次畫展,成立「美廉畫室」,除了自己作畫,她還教導小朋友及家長作畫,很受孩子和家長們的歡迎。

 

朋友在美廉心中占著很重要的位置,我們看她的畫亮麗明朗充滿了繽紛的色彩,呈現著活躍的生命力,畫筆成了她的另一種語言,訴說內心對生命的熱愛以及神的愛的感恩。美廉沒有因為過去痛苦的經歷和傷痕而變得憤世疾俗,反而能夠以愛心待人,叫旁人也不禁感染到她那份喜悅和活力。美廉的生命向我們證明了:生命擁有無限可能。

 

 

(108期,20029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