衪使我的靈魂甦醒

 

天佑行

 

 

 

在我認耶穌為主後,我回想前半生,真正感到那神就是我們的上帝,上帝同我在一起。我想就我所經歷過的「傷神」、「神氣」、「神了」、「神緣」,與信主和尚未信主的朋友們分享上帝對我的恩典。

 

一、傷神   

 

我的第一次婚姻很失敗。首先,我和前夫的交往遭到父母的反對,我們的交往自始至終也是曲曲折折。我本人對這段戀情也感到不如意,對自己和他的將來很沒有信心,但是面對父母的強權我抗爭,我抗爭的不是愛情,而是不服氣。於是走上了婚姻賭博的道路。

 

  我們後來結婚先斬後奏,更加激怒了父母,他們和我斷絕了關係。這條婚姻賭博之路,我們都走得辛苦。多年後,父母原諒了我,讓我回了娘家,但是我道父母心裡對我們結合仍是保留看法。我剛剛以為可以享受母親原諒和再獲得母愛時,母親卻帶著不放心早早地離開了。直到死都證明我們的結合是個錯誤。我和前夫最終分了手,留下了深深的傷痛,而且這種傷痛也波及到女兒的身上。

 

  今天,我讀聖經,讀到以掃和雅各爭父親祝褔的故事,覺得他們應該爭,至少他們知道父親的祝福有多麼重要。可是,那時的我根本不懂事。父母愛孩子如同天父愛我們一樣,都願意祝福我們。之所以父母和我們之間有時發生爭執,那也是他們愛我們,不希望我們和生活賭博,希望我們平安和美。   這段婚姻,讓傷心、傷身,其實更傷神。上帝愛我們,看到我們有罪孽更難過,因為我們每一次罪孽都會將我們遠離上帝,對己對他人對神都是傷害。

 

二、神氣

 

  我的童年和整個青春期,用「灰姑娘」和「醜小鴨」來比喻是最恰當不過了。母親希望我是個兒子,而我出世卻是個女兒身。兒時,我既怕父母又希望他們能夠疼我一下,可是母親從來沒有正眼瞧過我一眼。在母親眼中,我不應該有出息,也不會有出息。可是,上帝卻讓我以一個女兒身為這個家族爭光。

 

  大陸文化革命後恢復高考,我有幸成為第一批當時的大學生,經貿大學的七十二名驕驕之子之一。在我們那個上千住戶的部隊大院中,只有兩個孩子拿到大學入取通知書,一個是男孩,一個是女孩,那個女孩就是我。在親戚朋友來訪時,我生平第一次被母親推到前面,第一個被介紹的孩子。在此之前,她的朋友們都不知道她有我這麼一個閨女。我第一次體會到人生有神氣。我真的神氣極了,工作之後沒幾年,我被公派到美國進修,哥哥來信說;妹妹,你終於從一個醜小鴨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天鵝。之後,我又神氣了好幾回,有了不少的榮譽和成就。至今,有兄弟和堂兄弟有來信說:「你一直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想起來,我有什麼可誇耀的。沒有上帝的恩典和看顧,我怎麼可能讓其他兄姐妹相仿兒時被人瞧不起的一個平凡小女子。是上帝讓我神氣起來的。

 

三、神了

 

  我認識上帝的經歷可以用「神了」這兩個字來形容。

 

  現在的丈夫是個基督徒。我們剛結婚,先生說:「咱們婚後第一件家庭大事就是去教堂。」我抱著中國女人的觀念: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去教堂就去吧!

 

  這個教堂並不大,也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不久,牧師邀我們參加教會的事奉。後來因我是個離過婚的人,不可以參與。先生擔心我受傷害,叫我不要去那個教堂。這叫我不理解,也非常不服氣。誰願意離婚呢?為什麼用此話來傷一個已經被生活磨難的我呢?我內心產生了很大的震撼,很不服氣。我連夜趕寫了一封信給牧師和教會。在跟著的那個週日崇拜上,我得到牧師的同意後,走到前台讀了我寫的信。之後我離開了教堂。這一離開就離了九個月。

 

  在這九個月中,我停掉了禱告,不聽任何人見證,對所有牧師都產生一種敵意,誰給我講道,我就給誰難堪,甚至也給先生難堪,說:禱告是你生活內容,不是我的,那是你的上帝,不是我的。

 

  就在我們離開教堂不久,先生的生意莫名其妙地受到重創,那艘貨船神秘地失蹤了,將各方合作人陷入尷尬的困境,生活變得很灰暗。那時的我非常的難過和內疚,認為自己是個不幸的人,也給先生帶來了不幸。可是先生說:「第一,誰沒有過去的歷史,誰是完昵?第二,你是我多年向上帝禱告祈禱來的,你進入我的生活是上帝對我的恩典。我從來沒有覺得是我的不幸,你是上帝給我的 BLESSING。」

 

  美國 911 事件發生後,先生的生意更加難上加難,他承受著無比的壓力。內疚夾雜著無奈,我天天朝著天喊話:「上帝,你如果懲罰我死,我都沒有怨言,只是希望我的死能給先生帶來成功。不要因我的罪孽而殃及他的身上。」上帝沒有懲罰我死,卻引我回到祈禱台前。前年感恩節前夕,我在晚飯桌上對先生說:今天我跟你一起禱告。

 

  就在那個禮拜日,我們回到了那個教會,正值那個教會召開聯合大會,聯會總部的牧師也來了,我進入教堂時,他迎上來和我握手擁抱,他的手裡拿著我離開教會時寫的那封信。在愛的暖流包圍之中,我感動極了。我覺得我回來這個決定是對的。人情既激動又輕鬆。

 

  在去年一月份的佈道會中,牧師談到耶穌和撒瑪利亞婦人的談話。耶穌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到永生。」(約翰福音4:13)。聽到此,我直覺著一泉水出現在我的眼前,我要上前去喝那水。牧師還在講什麼,我不知道,滿耳朵都是「水」、「永生」,我整個人都好像被提了起來,跟著耶穌走了。

 

  我提出要接受洗禮。先生聽了我的決定,激動極了。他說他祈禱、他等待這話已經久了。就洗禮一事,牧師找我談話。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I CAN'T MARRY YOU。我的離婚歷史再次被提出。牧師沒有決定我洗禮,只是說:會為你的洗禮做禱告。這番談話,我覺得是被牧師判了死刑。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我的離婚歷史不准我追隨耶穌。我們第二次離開了這個教堂。   正在尋找教會為我施洗的時候,一位從未謀面的客戶來到了店中,買好貨後就直接了當地對我說:「我是基督徒。你若想去教堂,我告訴你一個好教堂。」就這樣,在神派來的 “使者” 的指引下我們來到了 BROADWAY CHURCH,接著第二個週日我接受了洗禮。這一天是 2002 年 3 月 17 日。

 

四、神緣

 

1.我和上帝之間

 

  有人說,「你如果沒有遇見現在的先生,你恐怕不會信耶穌。」其實不然,在我尚未出世,上帝就和我建立了關係。正如耶利米書說:「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為列國的先知。」

 

  每個人到這個世界上來走一遭都有個目的,但某些人到這個世界上來是負有使命的。我第一次進教堂的那種感受至今難以忘懷。1980 年我還是個大學生時,被經貿部派去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做實習翻譯。那天工後,我給做翻譯的那位老外說,讓我週日陪他去教堂。我感到很新鮮,因為我從來沒去過教堂,也不知教堂是什麼樣的。我人一進教堂的那一剎那,一股強大的暖流在我的體內流動,腳立即動不了,眼淚水唰唰地往下流。我不知道教堂為什麼會讓我這樣。老外說:「你和上帝是相通的。(YOU HAVE CONNECTIONS WITH GOD.)」他的話,我不明白,但是我對那種溫暖感覺特別好。

 

  移民加拿大後,一連串兒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叫我透不過氣來。失去工作,來加後搞的第一個項目失敗,我自己的全部資金泡湯了,在加拿大唯一能說得上話的朋友出車禍突然死去。沒有家,沒有錢,前面沒有了路,我好絕望。在 TROUT LAKE 邊上我轉悠轉悠,那個漆黑的夜晚,我拉開車門要走向那條河,一陣電話鈴聲將我的腿給絆住了。一個牧師打來的電話,我和他只在朋友的葬禮上見過面,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我的電話號碼。他的一句問候,讓我忍不住大哭起來。   我連連問他、也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他對我說了一句:「琳達,是你認主的時候了。」牧師的電話,讓我好好地發洩了一下,也將我從死胡同裡拉了回來。可惜,那時我並沒有理解牧師的話。

 

  在我們離開了上面所說的那個教堂後,先生的生意陷入困境。這時有人對我說,你應該在你家的門上掛上鏡子類的東西,一要防止錢財外流,二是阻止小鬼進來。他的話,我很不喜歡,但是又不得不信。我果真在門上掛上了鏡子。可是,鏡子並沒有帶給我安全感。

 

2.上帝派來天使般的人

 

  有些人會很奇妙地走進我們的生活中,那是因為神在看顧我們。

 

  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先生,他是個黑人。我從來沒有想過和異族通婚,對黑人的世界是一無所知。我徵詢了兩個中國人,都是反對。就在此時,我被邀去聽一個牧師彙報他在中國西南部的傳福音工作。會後,他給我一本書,其中有一處介紹他的家人,第一個介紹的就是他的女婿,是個黑人。也許那我正面臨選擇,所以這篇文章特別引起的注意。

 

  我們不同族不同文,卻相處的那樣融洽。在約會中,他告訴我說,人生一定要讀兩本書,一個是聖經,一個是孫子兵法。先生是我走上認主耶穌之路的引路人。我們的結合得到他父母和全家的祝福。為我們舉行婚禮的那個牧師的話至今難忘:我們互相是上帝所賜。在我和之前的教會發生了衝突後,上帝派來了一位使者,送我兩段經文。在文士和法賽人用一個行淫時被捉的婦人來試探耶穌時,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翰8:7﹚感謝上帝用他們和我說話。

 

  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網。」(馬太福音22:37-40)我們和上帝之間,和身邊的親朋好友之間,和同事之間,和不同文化背景的民族和人民之間,愛是我們的紐帶。

 

  讓我用箴言3:5-6的這段經文來結朿這篇見證:「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

 

 

(116期,20035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