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苦與破碎

 

常愛清

 

 

編者按:常愛清姊妹是孫亦因博士的妻子(見本報今年 2 月號「作主的『三通』管道」一文),她也和孫博士一樣,曾因信仰的緣故受過「火的洗禮」。她目前和丈夫一道在「基督徒互援會」(Christian Aid Mission)中國部事奉,在過往 15 年裡在中國大陸東西南北各地,幫助當地信徒建立聖經學校、主日學校、聖樂學院、養老院、醫院、農場等,援助當地信徒在生產生活和教會事工等各方面的成長需要。去年,經由「基督徒互援會」援助建立的聖經學校總數已達83所,遍佈包括新疆、西藏、內蒙在內的所有省市區。讓我們為孫亦因博士夫婦及家人,以及他們在「基督徒互援會」的事奉祈禱,願神在今後的日子裡繼續大大地恩待並使用他們。本期見證文字和圖片均為「基督徒互援會」提供,特此致謝。該會多倫多辦事處電話:(905)871-1733, 免費電話:1-800-871-0882。

 

拆毀與再造

 

我從來未想到在一個屬神的基督徒家庭長大,受富有的父母寵愛,嬌生慣養的孩子要受許多苦,失去我所珍愛的一切,要完全謙卑下來,使我真知道耶穌是誰,並能合格地事奉祂。

 

作為一個小女孩,我夢想有一天能像我媽媽一樣,成為出色的女高音獨唱家。我媽媽也訓練我從她那裡繼承的音樂天賦。我也非常崇拜我的父親,他在二次世界大戰前,曾當過外交官,也曾在政府任過法院院長等高職。1941 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在華的西方傳教士所建立的教會都失去了支持。我父親離開政界,神呼召他創立一個基金會和一份晚報來支持華北的中國本土教會,實行真正的三自:「自立、自養、自傳」。

 

我親眼看到父母把他們的大部分儲蓄和財產獻給了教會和宣教。我在教會學校上學,受到美國傳教士的教誨,我積極參加教會團契和詩班,這都是我們家庭生活的一部分。雖然自少就受洗了,但是我與基督卻沒有真正的個人關係,我有自己的奮鬥目標。

 

在 1949 年西方傳教士被趕出中國後,我很想念她們,但在我十幾歲時,我主要的興趣是在聲樂和舞臺設計。當時我在北京醫學院口腔系學習,我一切都很順利,不覺得需要與主親近,但是很快事情起了劇變。

 

被粉碎的夢想

 

1950 年代中期開始,基督徒在中國大陸受到逼迫,我美好的理想,計劃都成了泡影,平靜的生活也被破壞。有關當局突然要求我父交出迅速成長的,支持本土宣教的基金會和他創辦的報紙,但我父拒絕了,因為基金會和報紙都屬於主耶穌而非他人所有。因此,當局就在 1956 年逮捕了我父,並奪走了基金會和報紙產業。

 

我愛我父親,並關切他的命運,就為他的被囚喊冤。因此立即被醫學院勒令退學,接著被逮捕。他們審訊我,要我揭發控告我父為「反革命份子和美國間諜」。因我父曾在美國密執安大學取得學位,公安人員說我受過美國傳教士的教育,是為「美帝」服務的工具。就把我送進了勞教營,一關就是二十年。

 

神對我的破碎和再造

 

我一失去了自由,被關進勞教營後,就不准與家裡聯繫共有六年之久。這卻是神破碎,再造我的開始。在不斷受辱和繁重無情的勞動下,我的自傲開始被打掉。

 

那時,因為吃的是乾葵花子皮、洋蔥皮和土豆皮混雜的難以下嚥的窩頭,吃了不是腹瀉就是便秘,我掉了許多頭髮,視力也減退。因為我不願意唱有個人崇拜內容的頌歌,有人甚至強迫我喝帶藥的醋,使我完全失聲。

 

不久,我又發現在左肺上長了一個危險的腫瘤,我動了手術切掉了一葉左肺,兩根肋骨。三週後,我尚未復原,就忍著劇痛回去拾糞。我當時想,即使我能存活下來,我怎能再唱詩讚美主呢?

 

但我倖存了下來,半身帶著可怕的刀疤,聲音粗啞。我陷入絕望,就禱告神帶我回天家。但神不允許,反而指明了我只能在基督裡找到真生命的道路。

 

黑暗中的光明

 

由於我是一個有文化的人,看守就讓我替女牢友寫「檢查」。神讓我從她們的自述中看見,我比這些我所瞧不起的墮落女人好不了多少。她們很多曾受其父強姦,從小挨餓,就偷食或賣身換食。現在我坐監嚐到了饑腸轆轆的滋味,我認識到,完全是神的恩典,否則在她們那種情況下,我也許也會作出同樣的事。

 

我現在失去了一切,甚至我最引以為榮的聲音。在我極為傷心,無法出聲的時候,我奇妙地發現沒有任何力量,能把我學過的音樂旋律從我心中奪走。在默默之中,我仍能喃喃低哼在我心裡復現的聖樂。通過音樂,神使我清醒,祂好像對我說:「是我在這黑暗中,不但保守了你的性命,還保守了你的貞操。我甚至利用妓女對你的嫉妒使你變醜,給你加一個面具,免去了看守對你的侮辱。我用你所受的痛苦、疾病、屈辱使你在默默之中學習如何來跟隨我。」

 

我知道我多麼需要主基督,我親近祂,承認我的罪性。我才是罪人,真正接受了耶穌為我的救主。在我禱告求祂改變我環境的時候,祂卻改變了我的心,使我願意為主忍受一切,只要祂不離棄我。

 

每年,在我被關押滿週年的時候,警察都要審問我:「你是否準備放棄信仰,宣誓忠於共產黨,毛主席?」每次我都斷然回答說:「不」,他們就會說:「又是『不』,那你再勞動改造一年吧!」年復一年,我又回去拾糞。

 

沒有什麼能動搖我事奉耶穌的決心,甚至我在極端的痛苦之中。滿身的糞污,累斷腰的勞動苦心,我都經歷了祂帶給我的內心的喜樂與潔淨,這是非言語所能形容的。主不但讓我個人嚐到了人世間所沒有的喜樂,還讓我能同情,並愛那些我曾蔑視過的女犯,女犯們對我的態度也開始好轉。

 

神裡外地潔淨我

 

我心獻給主後不久,在我拾糞的路上就遇見了一位老農,大概他看我不像一個犯罪的女人,就帶我到他所積的一個大糞堆,然後告訴我只要警察給他翻造一個新牛棚,他就會把這些牛馬糞都給我和勞教營,不收分文。

 

我告訴了看守,他們喜出望外,因為他們說有這麼多糞肥,就能完成上繳糞肥的任務。警察立即解除了我拾糞的任務,並給了我較輕的工作。神是信實的,祂不但潔淨了我外表的糞污,也潔淨了我內心的污穢。

 

經過六年的勞教,政府終於提審我的案情。雖然我構不成犯罪,我仍是一個頑固不化的反動教徒。因為我拒絕改變維護我父和信仰耶穌的立場,但是因為我勞動成績良好,法官把我轉到本地的一個監獄工廠去幹活。白天和犯人一樣,晚上可回家與父母過夜,早上七點要到監獄報到。我又過了十四年這樣的所謂「二勞改」的生活。

 

不管怎樣,在被關六年後,我終於回家了。母親以喜樂的眼淚迎抱我,父親還在監獄服刑。母親曾聽說我還活著,但不知道我在何處。我骨瘦如柴,臉也變了模樣。但我為我母親感謝神,這多年來她以沉默堅持了信仰,支持我父和我不跪拜巴力,即使在恐怖時刻,她也總是安慰,鼓勵我,繼續帶著喜樂為耶穌受苦。

 

在監獄工廠,我的壓力減低了一些。看守上有領導,我不再受性侮辱的威脅。在女監被關了六年後,我心裡重新點燃了神會賜我婚姻家庭的希望,我祈求神賜我一位寧願喪失一切而得到主的弟兄。

 

神準備了受火煉的終身伴侶

 

通過我以前幫助過的獄中難友,神回答了我的禱告,賜給我夫婿。孫亦因正是我在禱告裡所求的主的忠心僕人。我雖然還在監獄當「二勞改」,我們還是結了婚。感謝神,孫亦因他有一顆為主受苦的心,結婚九個月之後他也被捕了。

 

1966 年,令人恐怖的「文化大革命」爆發,那時孫亦因在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工作,就因為他是愛主的基督徒,又組織家庭教會,就被扣上「反革命份子」的帽子。他被公開批判、受辱,並罰他在研究所做苦工六年,在過去的同事中受到攻擊和譏笑。由於他堅持信仰,他的案子升級,後來也被捕入獄,被判十五年勞改。他被送到一個勞改鋼鐵廠,從廢鐵回爐,火煉成水暖工用的「三通」管。這是一個真正的火煉,每天他都要在 2,700 度華氏高溫爐旁冶煉成噸的鋼鐵管件。

 

在這人間地獄一般的日子裡,神對我先生說:「是我把你送進這個高溫爐,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熔化,不過是要煉淨你的雜質,使你變成一個合用的器皿。到了時候,你會從火煉中出來,成為一個為我爭戰的精兵。」

 

釋放和自由

 

七十年代末,「文化革命」結束了。在我忍受了二十年的奴工和監禁後,政府突然宣佈把我定為「反革命份子」是錯案,並隨即把我釋放。我受監禁後並沒被判刑,我失去的青春二十年也無任何賠償。

 

起初,我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但不久,神奇妙地賜我在某出版社的工作,後來擔任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刊物的責任編輯和翻譯。神給我智慧,在新工作崗位上有成績,四年後竟然以一個訪問學者的身份來到美國。又是四年後,丈夫和孩子來美團聚。來美沒多久,神奇妙地恢復了我的聲音。我又能以歌喉和見證來讚美神了!

 

經過一些時日,越來越多人知曉了我們夫妻的見證,基督徒援助會發現了我們,我們現在服務於基督徒援助會。作為連接北美的信徒和中國大陸本土的信徒和傳道人的「三通」管道,讓北美信徒知道他們如何能為在中國迅速成長的教會和培訓中心禱告和支持。我們也在北美就讀的中國學生、學者中事奉,帶領他們信耶穌,他們中很多人得救了,為耶穌作見證。

 

福音傳遍中華

 

當我是個年輕女孩的時候,雖已受洗,但對神缺乏應有的認識。我有個人的宏大理想為之奮鬥,但神把我放進了一個特殊的「神學院」,這就是二十年的監獄和勞教。以前,我只從字面上知道聖經,現在我認識了聖經的作者。神改變了一個被寵壞的女孩,使她認識到自己是一個罪人,只有靠著祂的恩典,才能事奉祂。

 

今天主對我說:「我已粉碎了你的一切不合我旨意的夢想,我允許壞事在你生活裡發生,是為了你得益。我在再造你成為我合用的器皿。」

 

是的,神在再造我!現在,當我在中國和美洲宣教時,祂用我重生的嗓子來見證讚美祂的愛和恩典,祂讓我愛和幫助中國同胞認識救恩。最重要的是,我們夫妻同心在基督徒援助會的事奉,也接續了主給我父親的異象:讓本國的傳道人把福音傳遍全中國!

 

我不過是一個主手裡的小「牧羊狗」,召集中國羊(祂帶給我的中國學生)來到好牧人的圈中。我要告訴我所遇見的每一位同胞:有一天中國大陸的大氣候會變得更加開放,福音會傳遍中華大地。「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福音會傳遍大地。

 

(117期,20036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