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妳!給摯愛的乾媽-滌然女士

 

舟 子

 

 

真的非常想妳,非常捨不得妳走。雖然求天父息了妳地上肉體的勞苦,也是我的願禱。可是當妳真的安息了,我卻無法停止對妳的思念。   

 

多麼希望妳再來溫哥華,多麼希望再重溫每次相聚的喜悅。不管怎樣忙,妳總是為我和莉莉至少留下一天。妳帶著我們去逛公司,訴說天父如何為妳預備的大減價盛裝。妳對傳道人的外表很在意,雖然不必珠光寶氣,但一定要有神兒女的清潔俐落,而且絕對不可因自己的疏懶,而顯得寒酸。   

 

妳在生命的各層面都深深地影響著我。記得當教會各詩班的指揮都穿著自己的衣服上陣時,唯有我,妳的乾女兒,學妳的樣式,也穿著詩袍指揮。因為妳說過,指揮也是詩班的一份子。妳讓我明白,這是團隊的事奉,不是世俗的表演。當然,若是好的樣式總也會影響其他人。   

 

妳的生命深深地繫連在耶穌基督裡,像夜來香一樣,在這墨黑的暗世裡,散發著清香,屬神的馨香。只要一想起妳,我就想到妳心中那份深著的愛。妳不喜歡花言巧語,妳的愛總是透過細心的觀察與安排,無聲地漫延在我們四周,把我們包圍起來。妳的字裡行間流露著人間少有的智慧與敏銳,絕對沒有八股,除了對人事的入情通達,還加上從天父那裡而來汩汩不息的愛。但妳從不放縱,就是在講道或文字上,也總是控制得恰到好處,絕對沒有浪費或多餘的字句。

 

我是一個何等蒙福的人,曾經坐在妳的身邊,陪妳躺佯在花叢小徑之間,感受著妳對天父的愛,也學習做一個進退有序的神的女兒。   

 

我愛妳,雖然我從來沒有正式叫過一聲乾媽,我總是稱妳:“師母”。但是在我的心中,妳一直是我的 Godmother,是天父賜給我的屬靈的母親。這妳也知道。還好,在妳病中,我寫信時總算如此落筆,不然,到此刻必有不少遺恨。  

 

我相信,每一個人在一生中,總會碰到上帝派來指引他的天使。在這個天使身上,這個人會因而尋到目標,明白了自己的方向。因此,在妳的一言一行之中,在妳每篇短文或小說裡,我都看見了一個指往天上的箭頭。妳願意每一個碰見妳,或讀妳文章的人,都能將心歸主。妳使我明白,用生命傳道是怎麼一回事。   

 

我非常佩服妳。因為妳對人寬容,對世事又有超越常人的通達。妳總是先要求自己調整角度,而不要求別人調整態度。這也是為什麼每個到妳面前抱怨的人,都會挨罵的原因。妳也如此要求我們,先省察自己,先取下自己眼中的樑木。妳的直言使人心中的隱惡畢現,唯有如此,才得醫治。   

 

主耶穌在世雖然只有卅三年,但是從祂的門徒身上,後代的人一一體會到基督的樣式,這就是所謂生命的延續吧。我希望我也能活得像妳一樣,對人寬容;對神,有完全的信賴。   

 

現在是凌晨四點,對妳的思念使我無法闔眼。我想我應該感謝,為了我們曾經相識,為了天父給我們在一起度過的時光,為了妳曾經開啟我心裡那道最隱敝的門,使我走出來。謝謝妳,乾媽。(著名基督教女作家滌然女士,已於夏威夷時間,2004 年 2 月 19 日下午 4 時 30 分安息主懷。)   

 

(126期,20043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