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護生命的郭德權--
不離不棄照顧極度殘障女兒二十三年

 

真理報編輯室

 

 

誕下嚴重殘疾女兒

 

郭德權先生一九七八年從香港移民來加拿大。一九八二年女兒 Jessica 出生,出世時因為缺氧,女兒的大腦受到嚴重損害,引致全身癱瘓(CerebralPalsy),智商亦受到影響。面對一個需要終生照顧的嬰兒,郭先生、郭太太一度沮喪難過,無法面對現實;後來靠專業心理輔導的幫助,又在支持小組中得到鼓勵,漸漸地他們接受了女兒的現實,並開始甘心樂意傾盡全力地去照顧她。

 

此後的二十多年,郭先生一家的生活就以 Jessica 為中心。九歲之前,Jessica 住在家裡,由父母照顧。那時全家不能像其他家庭一樣,外出旅遊度假,不論去哪裡,都要想辦法先安頓好 Jessica。雖然 Jessica 智商不高,不能與別人好好溝通,但是她性格開朗,時常獨自發笑。每每看見女兒滿足快樂的笑容,一家人早把照顧她的辛勞忘記了。

 

每天到療養院陪伴

 

Jessica 九歲那年,她的健康狀況驟然惡化。由於她不能控制身體的活動,頭部時常下垂,引起脊骨神經受傷,不少身體功能,如排泄、呼吸等都受到影響。經過了幾次手術後,Jessica 入住多倫多一所專門收容身體殘障兒童的療養院。

 

此後,郭德權先生一家每天下班後,都到醫院陪伴她。給她餵飯,陪她說話,回到家往往都是十點以後。剛剛住進療養院的時候,Jessica 不習慣與一群陌生人生活,但在父母的鼓勵和醫護人員的幫助下,她慢慢地適應了新的環境,現在已經住在療養院十四年了。

 

最近一年多以來 Jessica 的健康情況繼續惡化,只能以眨眼和舌頭的轉動與人溝通。雖然與 Jessica 的溝通變得越來越困難,郭先生一家仍是每天到醫院陪伴、照顧她。

 

殘障不減生命價值

 

照顧殘障女兒二十幾年的郭先生,認為所謂的「植物人」或「癡呆者」,並非我們普通人以為的什麼也不懂,沒有知覺或喜怒哀樂。其實不然!他說:「我的女兒雖然不能行動,與外界的溝通有限,卻有自己獨特的世界。她有真實的情感,更會以她的方法把喜、怒、哀、樂表達出來。」

 

就近日引起輿論爭議的 Terri 被拔出喉管一事,郭先生覺得十分痛心。他說:「Terri 雖然腦部破壞,但仍舊是個人,有她的尊嚴,有她的世界,如今竟然上法院,生死交由他人決定,實是個悲劇。」同時,郭先生表示可以理解 Terri 丈夫的心情。因為照顧一位有特殊需要的親人,有時會感到心力交瘁。「在照顧 Jessica 的這廿多年中,我看見許多類似的家庭,因為承受不了壓力而夫妻離異。不過,我們身邊有不少人支持和鼓勵,一家人以愛相繫,所以每每感到困倦疲乏時,總能重新得力。如果 Terri 的丈夫有一個好的支持系統,事情可能也不會弄到如此地步。」

 

最後,郭先生強調,極度殘障的人有他們的世界,有他們對生命的訴求,是我們所謂「正常人」不能完全明白的。若我們不能完全明白,又豈能輕易地以「生不如死」就去了結別人的生命呢?

 

今天的 Jessica 要靠機器呼吸,只能以眨眼和舌頭轉動與外界溝通,但她的笑容,卻把她的生命力表露無遺了!   

 

(142期,2005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