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流逆流仍存感恩盼望

 

鐘引培、鐘李楚雲

 

 

鐘引培、鐘李楚雲夫婦在中年之際,回望人生路,發現的確經歷了許多挫折和考驗,但也有很多歡樂和驚喜的時刻。儘管他們也有過手足無措、彷徨失落的時候,但是靠著信仰的力量,他們在禱告和安靜過後,學習收拾心情,重新再上路。今天他們回頭看去,對過去的日子充滿感恩,因為他們看見一雙奇妙的雙手引領著他們人生的每一步。如今夫婦倆覺得順境時心存感恩,逆境時保持盼望是信仰令他們活出的人生內涵。

 

鐘引培(先生):.

 

飛機失事   

 

1991 年我剛剛受浸,第二年就發生了飛機失事的大事。當時是公司業績上升,年終組織大家到美國旅行,我和另外三個同事乘坐一輛小型飛機到大峽谷玩。飛一半的時候,引擎突然開始冒煙。飛機師說:「現在要緊急降落!」但是飛機的輪子就是推不下去,我眼看情形變得越來越糟,飛機開始打轉,然後向下衝。   

 

我心想:「我才四十歲,兒子不到八歲,女兒還不到七歲,如果現在就去了,太太一個人帶著孩子可怎麼生活呀?」心裡又亂又驚,不知如何是好。但因我已經相信了耶穌,懂得禱告交托的道理,於是就禱告說:「主啊,我很害怕,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我心裡放不下太太和孩子,但是不論生死我都交托你,求你帶領我!」心裡很平安,因我知道,我就是死了,我會回到神那裡去。然後我就昏過去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從頭以下,渾身疼痛,動彈不得。飛機已經斷了兩截,掉在地上了。機上的兩名乘客—我的同事,已經身亡,而我和另外一位同事加上機師全部重傷。   

 

死裡逃生以後,我才知道生命不在自己手中,唯有上帝主宰一切,我想祂存留我的性命,是希望我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吧!   

 

很快來了直昇飛機,把我們送往內華達州的醫院,我在急護病房住了一天一夜,盆骨斷裂,右手、腳全部骨折,情況十分嚴重。   

 

太太第二天就從香港趕到美國,因為我堅持要回香港治療,所以十天後,我渾身掛滿了袋子,被人抬上飛機,回到了香港。   

 

腳骨斷裂本來是會留下殘疾的,很多人以後走路就一瘸一拐的;而盆骨裂開後,如果恢復得不好,也容易留下大小便失禁的後遺症,但是我因為有信仰,康復期間一點也不煩躁、灰心,每天就好好地作康復運動,看不到起色也堅持運動,凡事禱告,交托上帝,結果我現在走路沒有障礙,盆骨除了坐久了會疼以外,沒有任何後遺症。

 

無力養家   

 

1994 年我們正式移民加拿大,太太和孩子們適應得很快,但是我卻一直不能完全融入這裡的生活,主要原因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很失落。   

 

在多倫多我曾經在一間玩具店的倉庫,做過收貨員,辛辛苦苦一個月下來,拿到手卻不足一千塊錢,連養家都不夠。眼看我們一家四口,就快吃完帶來的儲蓄了,香港的朋友提議我回去。我思想鬥爭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回香港。   

 

或許有人覺得這個決定不好,但是我也是出於無奈。誰願意與親人分離,留下太太一個人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但這也是當時我們可行的選擇。

 

飛來飛去   

 

從此以後,我們每年只能有四個月的時間在一起,每個季度我都飛來加拿大,跟家人團聚一個月。2001 年我得知女兒得了厭食症和爆食症,以前根本不懂這種病,連聽都沒聽過,醫生說頭兩年只有一半的機會可以治愈,才知道情緒生了病也很可怕,而且更複雜,更難醫。

 

看到女兒自我形象那麼低,我很難過,也有點內疚,覺得自己太忙,沒有好好關心她。差不多四、五年的時間,我看著太太為了女兒的病焦慮、痛苦、流淚,我也無能為力,只能每個星期在長途電話裡面跟她一起流淚禱告。   

 

後來在太太提醒下,我們開始了家庭崇拜。在神的話語中我們都學習反省,也是我們彼此溝通的時間,使我知道孩子們對我有意見,說我平時對他們說話太嚴厲,語氣很重,我聽了才知道自已也有要改的地方,要學習尊重他們的感受,也學做疼愛兒女的好爸爸。本來我是很怕逛街的人,但今年夏天,女兒回香港的時候,我也盡量抽空陪她逛街買東西。   

 

這就是我走過的十一年移民路,如果沒有信仰的支撐,我不知道這些年是怎麼捱過來的。在香港我看到很多人,有了焦慮、煩惱,沒有地方發洩,就去賭博、喝酒、卡拉 OK,但我總是找個安靜的地方,禱告,讀一段《聖經》,慢慢地那些最難熬的日子,就過去了。我想生命就是這樣成長的吧!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會有磨人和煩惱的一面,也有幸福和溫馨的一面,最重要的就是在順境時心存感恩,逆境時保持盼望。

 

鐘李楚雲(太太):

 

飛機失事   

 

猶記得丈夫飛機失事的第二天,我獨自一人到美國去,看到他渾身痛楚,且要接受一個手術,特別他的盆骨裂了,只能躺著,為此我十分憂心。   

 

他掛念香港的兒女,所以手術後不久便堅持回香港治療,而我覺得旅途的勞頓對他是很不適宜的,因為我們要從拉斯維加斯轉機到三藩市,再從三藩市回香港需要十幾個小時,也沒有休息室可供他躺臥。丈夫非常堅持,我也只能禱告神,帶領我們回香港。   

 

回港的那天,很早我們便在醫院等候救護車到來,天剛開始亮,我和丈夫一起禱告我們的神,把我們心中的憂傷告訴祂,祈禱完後,望向窗外,太陽開始升上來,四周一片寧靜,而我的心中有一份說不出的平安,一份很想永遠留住的平安。救護車比預定時間來遲了,結果我們不用在機場等候便直接上機,到了三藩市,想不到機場方面已經為我們預備了休息室,丈夫在休息室躺了一會便可以上機。雖然這段歸家路並不容易,但在神的保守帶領下,我們安然回家。感謝神!   

 

記得回港後的第一個星期天,到教會崇拜,詩班唱了一首歌,今天我仍記得:「我的主,讓我經風暴,曾讓我隻身過荒野,遭試煉,你扶助,危難我不驚怕;我的主,讓我經黑夜,曾讓我隻身走千里,主領我歸家,我衷心感謝讚美。」這首歌深深地觸動我的心弦,人生的旅途縱然有危難,有風暴,但神會扶助,而有一天,這位神也必會帶我們安然返抵天家,我只能從心底對神發出感謝和讚美。

 

來加拿大   

 

1993 年移民加拿大,剛落地兩個月,兒子患急性盲腸炎入院,情況也非常嚴重,而神也帶領兒子平安度過。而最嚴峻的風暴就是女兒患上飲食失調症。在她患病的四、五年中,好像有流不完的眼淚,走不出的黑暗,但是神是如此信實,沒有把我遺忘在黑暗裡,祂一步步地帶領我和女兒,從幽谷中走出來。

 

女兒病了   

 

2000 年的夏天是女兒剛上中學,想不到也是我和她一場噩夢的開始。我發覺女兒越來越瘦,飯量越來越小,為了讓她多吃一些,飯桌上的氣氛如同戰場一般,她總是找各種理由逃避與我們一起吃飯,如今回想起來,一家人可以開開心心地吃一頓飯,實在是上帝莫大的恩典。她常常頭暈,沒有力氣做任何事情。   

 

有一天,我打開一份報紙,上面剛好介紹厭食症,所列舉出的病徵,女兒幾乎全部都有,這下覺得不妙,於是我開始找尋這方面的治療,醫生立刻安排女兒到醫院看專科。   

 

等了四個月,一看專科醫生,女兒被要求住院,立刻接受強行增加體重的治療,不然她就生命危險了。她住了一個半月醫院後,體重從八十幾磅,增加到九十五磅。我還以為這樣就沒事了,高高興興地把女兒接回家。哪知道事情比我想像的複雜得多。回家後她立刻故技重演,開始逃避吃飯,她又被迫住進醫院。在醫院住了兩周以後,她的體重增加到正常水平,就又出院了,但出院後的情況比先前更糟,我發覺女兒的情緒很差,易發怒,有時一次吃很多東西,原來她從厭食症變成另一種病—爆食症。   

 

一段很長的時間,她就在這個病中掙扎。吃不吃東西,不是她所能控制,好像另一個力量在支配著她。每次吃完東西後,她都被內疚的感覺折磨,憎恨自己,憎恨身邊的人,甚至有自殺的傾向。從前樂觀、可愛、聰明的女兒,備受疾病的折磨,她很想好起來,我和她用盡了一切可以做的方法,但也幫不到她。她很無助,有時會寫一些信放在我的桌上,希望我能明白她,也不要太為她擔心,給她時間,但不要對她期望太高,她會努力使自己慢慢地好起來。看到女兒這樣,我也是很難過,很心痛,只有為她禱告,時常陪伴她,和她說話,然後才開始明白她的內心世界。   

 

原來這個在我眼中如此聰明可愛的女兒,自我形形象很低,沒有自信心,不能接納自己。她感到家中太靜,很空,覺得爸爸在香港工作,而我很忙,很少理會她。透過女兒的病,我才醒覺孩子心靈的需要,學習增加和孩子間的溝通。當時兒子還在讀中學,為了女兒的病,我沒有太多時間照顧他。但是這個孩子不用我操心,他很努力讀書,還時常安慰妹妹。那段期間,他一直在我們身邊支持我們,感謝神!

 

奇妙醫治   

 

2003 年女兒仍間斷性地受這病纏累。一天早上,她告訴我:「媽媽我很害怕,那種爆食的感覺又來了,我怕今天又不能好好地讀書。」除了禱告,我沒有什麼可做的,我禱告對神說:「天父!這個女兒是屬於你的,我把她完全交托給你,倘若她的病真的得不到醫治,你仍是那位深愛我們的神,我們要事奉你。」   

 

去年有齣很轟動的電影 “The Passion of Christ”。放映的第一天,她便迫不及待地和我一起看電影。出來後,她告訴我:「媽媽,我決定受浸了,主耶穌可以為我受這麼大的痛苦,我的病又算得什麼。」這個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孩子,終于真正明白了神的愛。   

 

後來她告訴我,看見耶穌在十字架上受的痛苦,她心裡明白耶穌已經承擔了人類所有的罪惡,自己的問題,根本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她不再靠自已掙扎,學習放手讓祂帶領,那些罪疚感會離開的。慢慢地她吃東西變得正常了,不再覺得吃東西有罪疚感。有一天她說:「我愛神所賜自己本來的樣子,普普通通但是獨特;其實一個人內心的品格才是重要。」就在去年復活節,她接受了浸禮,她的病隨之也奇妙地完完全全好了。   

 

2003 年她以平均分九十幾分的高分入讀多倫多大學,她說將來要到美國去讀心理學碩士,好用自己的經歷幫助那些有同樣掙扎的人。 靠著神的恩典,我們走過人生一次又一次的幽谷。感謝很多親友不斷地為我們禱告,支持和關心我們,經過這些事情,我學會多與孩子們溝通,聽聽他們說話,時常和他們一起禱告。   

 

一場風浪好像已平息了,前面如何,我不知道,但那位愛我的神,祂昔日如何領我經風暴,過荒野,我深信今天、明天,祂同樣保護帶領我們一家人,因為祂曾應許「我必不丟棄你,也不撇下你」。這幾年的煎熬中,我看見上帝的應許是真實的: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靠著祂放在我心靈中的那個力量,我迎接每一天人生的挑戰。如今我覺得在順境時心存感恩,逆境時保持盼望,是人生最寶貴的心態。

 

 

(147期,200512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