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思宇躍出基督生命

 

李健萍

 

 

 

溫哥華長大的她,開始意識到生命中除了芭蕾舞之外,還有一些更重要的東西。在上帝永恆的計劃中,她不單是一個成功的芭蕾舞明星,只為自己而活,卻是為著上帝的榮耀,去服事別人。

 

「這全是上帝的恩典!」

 

穿上華麗優雅的舞衣,在台上演繹著名芭蕾舞劇的女主角,彷似一顆閃閃生光的明星,把全場觀眾的注意力都攝住,讓人欣賞、讚歎,也不期然擊掌稱羨。

 

只有廿二歲的鍾思宇原本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去年卻已晉升為北美三大芭蕾舞團之一的三藩市芭蕾舞團的獨舞演員。她笑意盈盈地說道:「這全是上帝的恩典!」

 

思宇生於溫哥華一個明媚的夏日,在翻閱舊照片時,她記得她的童年充滿愉快與歡樂,她清楚知道她是上帝所深愛的,賜給她一個溫馨的家庭,在父母週詳的照顧下成長。就像大部份華人移民家庭一樣,課餘時間不是安排了學芭蕾舞,就是學鋼琴,再不然就是繪畫或補習。五歲開始,父親就讓她參加芭蕾舞班,她活潑好動,總喜歡在教室裡蹦蹦跳跳。父親在家裡經常播放古典音樂,只要聽到柔揚的樂曲,她就隨之翩翩起舞,音樂成了孕育她舞蹈的溫床,她的身體自自然然就能適應芭蕾舞的各種舞姿,她甚至喜歡芭蕾舞多於學校的生活。

 

不過,父母仍然十分堅持她必須完成學校的功課,才可以參加課外活動。除了上課時間外,她少年時代無數的光陰都在溫哥華吳祖捷芭蕾舞學校中度過。在那裡,她年輕而旺盛的體力就是為了琢磨跳舞技巧,並培育舞蹈員的藝術氣質而消耗的。這段日子雖然辛苦,卻一點也沒有白費,她天賦的舞蹈潛能因為得到良好的培植而展開了人生多姿多彩的一頁。

 

十二歲那年,她獲得本那比分區舞蹈比賽少年組冠軍。從此,她得花更長時間留在潮濕且不通風的舞蹈室中練習和綵排;一方面也得追趕學校的功課,因此回到家中還要溫習至深夜。為了芭蕾舞,她放棄了所有其他好玩的活動,包括學校的排球隊、鋼琴和中文課,甚至連假期到史丹利公園海旁寫意地踏單車的機會也沒有了。

 

上帝成為她的力量與安慰

 

她坦誠她的青少年期與其他女孩有點不一樣,就像一般的藝術工作者,她獨個兒地走進了芭蕾舞的世界,生活中只有舞蹈,再沒有別的東西,能夠傾訴與分享的對象,也只有她的芭蕾舞伴。中學時期,她就是半天上課,其餘時間就是專心在芭蕾舞的學習與演出。在贏得幾次本地和國際性的獎項後,她開始認真思考未來的去向,終於決定全情投身芭蕾舞演出,中學畢業後,隨即加入了三藩市芭蕾舞團成為全職舞蹈員。

 

離別溫哥華,前赴三藩市獨立生活的時候,還不足十八歲,一向備受父母無微不至照顧的她,來到這個大都會,接觸不同種族的人,共同工作與生活,一切都需要重新適應,這段離家的日子,她很努力學習與人相處,有時也得調整自己的行為與情緒。

 

2001 年,就是在三藩市芭蕾舞團的第一年,常常會有挫敗的感覺,思宇只是這個著名芭蕾舞蹈團的新成員之一,就好像在一個大沙礫層中一顆不顯眼的小卵石。在這一年中,該團的表演劇目,也不需要很多舞蹈員,所以演出機會不多,在這個偌大的城市中,難免感到孤單,甚至迷失方向。

 

然而,她從小所認識的上帝成為她的力量與安慰,她與上帝的關係比以前更親密。每逢星期日早上,不管路途多麼遙遠,她也堅持大清早便起來,轉乘幾次公車,到教會去敬拜上帝,因此認識了一些弟兄姊妹,他們就像她的家人一般去照顧她、關懷她。她在異地也建立了新的友誼,能夠互相分擔與分享。這段期間,她在屬靈生命中的確邁進了一大步。

 

芭蕾舞團的表演,逐漸變得忙碌起來,2004 年她參與演出的機會大大增加了。不間斷的練習、綵排、演出,讓她的舞蹈天份得以發揮,而且受到賞識,思宇滿懷感恩。在緊湊的工作日程中,她意識到與上帝同行的重要。六十多名團員中也有少數幾位是基督徒,他們都願意抽時間聚在一起,研讀聖經,也分享自己的經歷和憂慮,互相代禱,彼此支持。他們只能利用星期六綵排與演出之間的時間,開始這個小組,也個別邀請其他團員參加,讓他們有機會認識耶穌在他們生命中的意義。

 

她確信上帝從不改變

 

在璀璨閃耀的芭蕾舞界中,圈子其實非常狹小,要求卻相當嚴謹,他們既要保持完美的體態,絕不能稍有鬆懈,不單對著名音樂舞曲要有一定程度的素養,在技巧方面,更不容有失,無論排練與演出,都需要全情投入,與舞伴的合作也講求高度的配搭。因此作為一個芭蕾舞蹈員,壓力是必不可免的,加上經常隨團到外地演出,離開家人和朋友,缺乏正常的社交生活,特別容易感到空虛寂寞。思宇樂意在小組裡關懷其他有需要的團員,讓他們在這裡可以坦誠傾訴,也向他們傳講上帝的奇妙與信實。這個小組從開始到如今已由幾個人增加至十多人了。

 

她開始意識到生命中除了芭蕾舞之外,還有一些更重要的東西。在上帝永恆的計劃中,她不單是一個成功的芭蕾舞明星,只為自己而活,卻是為著上帝的榮耀,去服事別人。

 

去年,她己被提升為該團的獨舞演員,擔任舞蹈劇女主角的演出。然而,她深深知道芭蕾舞演員的日子十分短促,她也不可能留在這個行業中直至退休,因此,她已回到學校再繼續進修,為將來的事業作好準備,她確信上帝從不改變:從前怎樣在她身旁安慰、鼓勵與帶領,將來的日子也必怎樣!

 

(150期,20063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