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聲呼喚

 

恩 雅

 

 

 

耶穌溫柔慈聲懇切呼喚你,祂呼喚你快歸家,

 

耶穌站在你心門外等候你,等候你來迎接他。

 

為何你還推卻耶穌的懇請?祂懇請你快歸家,

 

為何你還耽延忽略主救恩?祂因救你把血撒。

 

歸家,歸家,傷心愁悶者歸家。

 

耶穌溫柔慈聲懇切呼喚你,

 

歸家!懇請你歸家!

 

這首詩歌是美國音樂家湯普生威廉 WillL.Thompson 在百年多前所做,是我所最喜愛的詩歌之一。

 

人生中的轉捩點

 

距 1999 年正式移居加拿大已七年,在風土人情完全不同的異國生活,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剛來加拿大的前幾個月思鄉病特別嚴重,想到在台灣的家人、丈夫,內心的苦楚實在難以表達,尤其是獨居在冰天雪地,冬天長達半年以上的 Edmonton,想不得思鄉病也難。此時,上帝的家—教會就成了我的家。這個家實在是溫暖,富有人情味的地方,它不只是個普通的家,它是我屬靈的家,也是我靈命成長的地方。在 Edmonton 居住的四年是我一生中很重要的轉捩點,因為這四年改變了我和教會及上帝的關係。

 

我信主的時間很早,大概在七、八歲讀小學一年級時,有一次看宋能爾牧師的電視佈道會時,小小的心靈被上帝的話感動,接受祂為我個人的救主。很可惜的是因為家人沒有一個人信主,我根本不知道有「真正」的教會可以去,有聖經可以讀(那時若有聖經也因為年紀太小,不識幾個字而讀不懂),所以只有在每星期六中午放學回家後打開電視看 700 俱樂部或宋牧師的講道節目。如此斷斷續續地也維持了一段不短的時間。第一次真正「摸到」聖經,是在我 15 歲考完高中聯考的那一天,有教會的弟兄姊妹在考場外發送新約聖經。回家後讀一讀,覺得是本不錯的「好書」,但那時因為無人指導,聖經對我而言,只是一本修身養性的好書之一,它在我心中的地位和中國的四書、五經一般。

 

真正對聖經有興趣是在讀大學的時候,那時漸漸瞭解聖經不是一本普通的書,而是上帝的話,不過由於沒有上教會,所以對聖經的來龍去脈不甚清楚,只是糊里糊塗地讀我認為對自己品格修養有益的部分,其他的部分就得過且過。期間也參加其他宗教所辦的活動,而且也很投入,但是心中卻沒有真正的平安。一直到 1996 年的 10 月,有一次搭公車經過台北體育館,看到巨幅的標誌寫著「唐崇榮牧師佈道會」,就搭車去參加其中的一場,結果大受感動,又再一次的決志信主並參加星期六傍晚專為決志者所辦的茶會。那一次的茶會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走入教會,我們唱的第一首歌叫【耶穌恩友】:

 

「耶穌是我親愛朋友,背負我罪擔我憂,何等權利能將萬事,帶到主恩座前求!多少平安屢屢失去,多少痛苦白白受,皆因我們未將萬事,帶到主恩座前求」。

 

歌未唱歇,我早已泣不成聲,眼淚如何都止不住了。茶會後,陪談員邀我們隔日參加主日崇拜,我依約前往,在台北的「浸信會懷恩堂」聚會了一段時間。後來因為上班的關係,經由一位弟兄(現在是我的丈夫)的介紹,到離我們家很近的「林口社區禮拜堂」做禮拜。在 1997 年 12 月 28 日,也就是在我結婚前四天由周聯華牧師為我施浸,我現在的公婆及丈夫的哥哥、嫂嫂們都來觀禮,浸禮後,他們還和我合照並獻花送禮物,那時我才瞭解那麼多人在為我的得救歡欣感謝主。

 

主恩座前

 

婚後半年,因丈夫工作的關係,我搬到台灣的南部和丈夫住在一起,在丈夫所屬的教會中學習事奉。但由於受洗不久,覺得自己靈命不甚成熟,所以只是跟在擔任教會執事及詩班指揮的丈夫後面默默觀察學習。1999 年 8 月 31 日我自己一個人先搬到亞省的 Edmonton 讀書,丈夫陪我一同來熟悉環境後就回台灣了。記得丈夫離開那一天,覺得很無助,Edmonton 沒有一個認識的人,天氣又好冷(那年 9 月 30 日下第一場雪),心裡倍覺淒涼。我在心裡向主禱告說:「主啊!我的心裡很害怕,主啊!求你與我同行,可是我現在感覺不到你,主啊!我知道你是不容試探的,但是請你讓我知道你與我同在,我現在要去學校拿英語能力考試的號碼,如果你與我同在,好不好就讓我拿到 49 號(當時家中電話號碼的尾數是 49)」,結果還未拿到號碼前,我的心裡有一個很強的感動,覺得主已經聽到我的禱告,當我拿到號碼時,我的心中竄入一股暖流,定睛一看,我的號碼果真是 49 號,我的眼淚又止不住汨汨地流下了.......。

 

1999 年 10 月 3 日,我第一次參加「愛城信義會善牧堂」的主日崇拜,那一日是聖餐主日,當我跪著領聖餐時,身體忽然有一股暖流流過,臉一陣朝紅,眼淚又不爭氣地流下來了,止也止不住。我告訴自己,以後這裡是我屬靈的家了,我願意在這個教會學習事奉。這段時間教會的陳以諾牧師,張惠珠師母及翁陳桂香姊妹對我很照顧,我心中充滿了感謝。上帝讓我在這個教會中學習基督徒應該學習的功課,為此我感謝主,藉由事奉,與主更親近,誠如詩歌【越事奉越甘甜】中唱到:

 

「我感到事奉祂,越久越甘甜,我感到越愛祂,祝福越加添;使我福杯滿溢,在地如在天.......」。

 

在這個教會近四年中,我有很多學習事奉的機會,上帝藉由不同的事奉來磨練我,這樣的磨練,也對我日後的工作有很大的幫助。也由於自己一個人,無牽無掛,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為主做工,祂同時讓我學習到當耶和華的祝福滿滿時,因著上帝的愛與教導,越是要將這份祝福與人分享。靈命愈健壯的基督徒越應是體貼人心與神意的,切忌有所謂「屬靈的驕傲」,因為我們實在是沒有什麼可誇口的,若有可誇的,也如保羅所說的,當指著上帝誇口啊!如果我沒有離鄉背井到異地工作求學,我永遠都是一個住在安樂窩裡,躲在丈夫背後,不知長進的禮拜天的基督徒。上帝藉由困難不安的環境來造就我,讓我深刻的體會到與主同行是何等快樂的事,為此我再一次地感謝主。

 

靠祂得福

 

2003 年 6 月從亞伯達大學研究所畢業後因著先生工作的關係,我們從 Edmonton 搬到氣候宜人的溫哥華居住。搬來前,教會的弟兄姊妹們都很捨不得,幫我辦了一個盛大的送別會。但是夫妻還是要住在一起才像一個家,因此雖然捨不得,還是收拾行李,在教會弟兄姊妹熱誠的幫忙打理及祝福下,拖著租來的 U-Haul 拖車,開了 17 個小時的車程來到溫哥華。來卑詩省前心裡有些猶豫,因為好不容易適應了 Edmonton 的環境,加上想到四年前剛來加拿大時所遇到的種種困境,心裡很害怕,加上剛畢業,前途茫茫,真的沒有別的依靠了,只有仰望上帝。只因嘗過主恩的滋味,所以雖然心裡猶豫,依然鼓起勇氣搬到溫哥華。

 

剛到溫哥華的前六個月日子真的很不好過,我們過著非常儉樸的生活,經濟雖然困窘,但是我們夫妻對上帝的信心沒有因物質的缺乏而退縮了。我們堅信祂是我們的牧者,我們必不致缺乏,因著祂的愛,我們必不致羞愧。在我們經濟最拮据的時候,我常常覺得我們是「最富有的窮人」。在這段時間裡我常常想起一首詩歌【主如明亮晨星】:「.......祂仁慈善良的愛,領我衝破狂風巨浪,主如一顆明亮的晨星,帶給我無限的希望」。

 

感謝主,祂是聽禱告的主,在歷經半年阮囊羞澀,跌跌撞撞的苦日子後,祂為我們預備了另一條我們從不曾奢求的路。藉著「溫哥華浸信會懷恩堂」Ganby 姊妹的介紹,我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同時,上帝也為我們預備現在落腳的居處,一個溫馨、寧靜的家,以及一個充滿愛的教會—「本立比華人宣道會」,這一切都超出我們所求所想的。我的丈夫也在一次清晨的讀經靈修中被提摩太後書二章21的經文:「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所深深的感動,向我提出重回神學院進修的心願(他曾在 1999 年台灣 921 大地震後,有感於同胞靈魂得救的重要,決志入中華福音神學院帶職就讀,為將來的事奉做準備。後來,因為捨不下我一人在加拿大,毅然辭去在大學的教職,到加拿大陪伴正在寫畢業論文的我)。心裡雖然捨不得,但知道這是上帝對他的呼召,只能給予祝福及鼓勵。上帝也剛強我的心志,雖孤單一人卻沒有寂寞的感覺,因為有教會一幫可愛的弟兄姊妹們如同天使般地陪伴著我。

 

詩篇34篇八章說道:「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有時現實景況如哈巴谷書3章17-19節中寫的:「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真是這樣啊!上帝真是我們的天父,當祂呼喚我們的時候,像孩子般迎向祂的人就有福了!

 

「凡投靠你的,願他們喜樂,時常歡呼,因為你護庇他們;又願那愛你名的人都靠你歡欣」。(詩篇五篇11節)

 

上排左至右:

丈夫(摩西),本人,哥哥,弟弟

 

下排左至右:

父親,公公,婆婆,媽媽

 

(154期,2006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