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贈我勇氣,完全是您

 

胡楊桂娟

 

 

 

2005 年 3 月回港赴姪兒喜宴期間,偶然走進一間福音書室,當時正播放著一張熱賣中的 CD,覺得非常悅耳動聽,便把它買下來。回加後把它放在櫃中,沒想到數個月後,它竟陪伴我渡過多少個肉體痛苦,不知道前面如何的寂靜晚上。

 

我的神啊,為何是我?

 

2005 年 10 月 4 日是我倆結婚 18 週年的紀念日。當晚約了一對夫婦朋友出外晚膳慶祝。自從 8 月份第一次腦部出血後,身體已漸漸恢復,只是仍有頭痛和步伐不平衡,滿以為不久的將來便可康復過來。

 

10 月 6 日晚開始在家中授課;10 月 9 日頭痛、暈眩、嘔吐等徵狀再次出現,心知不妙,丈夫立即致電醫生,11 日進醫院接受 CT 掃描和磁力共振(MRI)檢查。

 

10 月 14 日醫生巡房時告訴我,檢驗結果証實腦部血管再次出血,而且瘀血範圍漸漸擴大,必需進行顱骨切開手術,把瘀血清除,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之前,不是說動手術會有危險嗎?怎麼現在竟變成不動手術會有生命危險?我的神啊,為何是我?

 

不久,丈夫到來,我將這消息告訴他,他聽後給愣住了,頓時說不出話來,只見他眼泛淚光。

 

神啊,這條路是禰為我揀選的嗎?禰知道我有信心跨過嗎?

 

靜處細省中我在尋問,

 

這一天的功課

 

傾聽禰聲音,每事意義究竟如何

 

就算頃刻充滿著疑惑,即使找不到解答

 

深信禰仍同在,以往幼稚無用懷念

 

有禰加給我扶助,必經過

 

接受手術的前一晚,叫丈夫替我致電身在中國青島宣教的鄭牧師,請他為我禱告,才能安心入睡。畢竟,我的浸禮、婚禮,都有他為我祈禱,這個重要關頭,又怎能缺他呢!

 

10 月 27 日,經過 5 個多小時的手術後,朦朧中聽見護士在叫我的名字,睜開眼睛的同時,腦海中立即思想丈夫、女兒、兒子的名字和樣貌,好!我沒有失憶;動動手、腳,好!我沒有殘廢,感謝神的保守。因為醫生曾告訴我們,手術不會致命,但是手術後的後遺症是必定有的,正如未動手術前已出現的面部癱瘓和步伐不穩。當時心裡禱告神,若是可能,我寧願不能走路,也不願意失明和手不能動,因為不能走路可以坐輪椅,但若失明和手不能動,便不能繼續做麵粉花。

 

感謝神,祂聽了我的禱告,也不用我坐輛椅,使我省下一筆購買輛椅的昂貴費用,因為醫療保險是不保的呢!

 

接下來的數天,是筆墨所無法形容的痛苦難熬。止痛、止暈、止嘔、嗎啡等注射,每天在重重覆覆的進行著。眼睛睜不開,耳朵聽不到(耳鳴),連話也說不出來,身軀動彈不得的躺在床上像個活死人,苦啊!

 

有禰加給我扶助,必經過

 

縱覺心裡像困倦,仍未算

 

以信心闖過前路,必衝開種種迷惘

 

每段試煉禰已先挑選

 

每天,祈盼著丈夫的探望,有他在旁,我可傾訴我的苦況,看見他那為我心痛的表情,痛楚也好像頓時驟降;有他在旁,睡覺時也會特別安祥,他每次都會帶來不同的美食,雖然吃得不多,但仍覺滿足。他每天都與我祈禱,安慰我,鼓勵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還給我讀聖經和中信月刊。當然,少不了媽媽和姊姊的燕窩和補品;二姊姊和外甥女也在百忙之中,從香港飛過來探望我,令剛接受完手術的我陪感欣慰;還有姊姊一家,既出錢,又出力的接載我接受各種治療,令我病情迅速好轉。信件、電郵、慰問咭、電話問侯,甚至乎金錢的幫助,都從世界各地湧至;還有,朋友們的祝福,陳牧師、師母和弟兄姊妹們的代禱及鼓勵(包括我所不認識的),都實實在在的讓我感受到人間有情,主裡有愛,在此向您們一一致謝。

 

曾經踏遍路途千萬里,

 

途中跌倒過攀不起,

 

無望的心感困累,全然交瘁,

 

無助身軀早已沒有力氣。

 

徬徨中,遇見熱誠的膀臂

 

人潮中,碰到您,多驚喜,

 

前路即使千尺浪,得您在身旁,

 

縱使呼呼風雨,仍覺甚美。

 

能在絕望孤單中偶然遇到您,

 

是我根本不配受的福氣,

 

來日禍困迎面,滿途挑戰,

 

能贈我勇氣,完全是您,

 

年月縱過去,未忘掉您。

 

豐足恩惠比海沙更多

 

12 月 16 日,終於離開復康醫院回家去了。這段期間,實在痛苦難受,但若相比起我的同房病友,我的病情真是算不上甚麼。她才廿多歲,在產下第一名嬰兒後,腦部發生問題,使到雙腳殘廢,只靠輛椅幫助走路。另外一名同房病友,亦只有廿九歲,剛結婚一年,是一名護士長,她在同一天內,接受了兩次腦部手術,性命得已保存,但卻幾乎全身癱瘓,只有右手可以動。所以,幸福真的不是必然,更要感謝保守我的主。

 

12 月 25 日,是女兒接受洗禮的大日子,當然不能夠缺席呢!這兩年來,女兒除了接受門徒訓練外,還參加詩班和司琴等侍奉;週未下午又去當兼職文員,希望這些都成為她身、心、靈成長的緞練。

 

2006 年 1 月 5 日,在頭痛、頭暈、眼朦、手震、步伐不穩的情況下,開始了第一天的授課。當天,約了幾個相熟的學生到家裡來,主要是來探望我的病情,其次是按我的情況才慢慢教授。早在復康醫院期間,物理治療師常建議我嘗試製作?粉花,但當時仍然頭暈眼花,病情不穩,所以常拒絕她。回家後,病情慢慢好轉了,自已也靜不下來,故此決定開始授課,這樣,除了可以有人相伴,不用整天一人呆在家;也可以為教學而備課,消磨時間,不用胡思亂想;再者,又可以賺一點錢,減輕生活的經濟壓力,這對我的康復過程,實在很有幫助。

 

1 月中開始,除了定期返回復康醫院接受物理治療、眼科、耳科及腦科的覆診外,還開始了中醫的針灸治程,從 1 月中到現在,已接受了 110 多次的針灸治療,喝了 170 多劑中藥。5 月中,經學生介紹認識了第四位中醫師,經他的診治後,進展相當理想,尤其是走路方面,步伐穩定多了;而左邊面和頭部癱瘓方面的進展則較綬慢,左眼仍然合不上,臉上仍然沒有笑容;右邊身、手、腳的感覺仍未完全康服。針灸時下針的部位包括:頭、臉、手、腳,每次平均施下 40 多針,單是施針也花上半個小時,痛啊!

 

一般引至中風的原因是高血壓、糖尿病、吸煙、高膽固醇、肥胖、冠心病等等。愈老,中風的危險愈大,高峰年齡在 60-70 歲之間(即長者中風),主要是腦血管梗塞或硬化引致,屬於缺血性中風,死亡率有兩成多。

 

而我所患的屬先天性腦血管畸形,血壓突然上升,使到畸形的血管破裂出血,屬於出血性中風,死亡率比腦梗塞高出 1-3 倍,多發生於壯年,高峰年齡為 40 歲至 60 歲。過度疲勞是中風的常見誘因,也是我中風的主要原因,準啊!

 

根據唐醫生所說,我腦部出血的位置,在病發時是極容易引致呼吸窒息而死亡的,所以指我很大命呢!

 

10 月 4 日,又是我倆的結婚週年紀念日,吃自助餐去了,好味啊!

 

10 月 25 日,過兩天便是接受手術的一週年紀念日,痛苦的回憶,不提也罷。但是值得一提的是當天下午,接受了 <明報> 的訪問,由於我行動不便,記者小姐特地到家裡來,替我的其中一些作品拍照和示範了 2 款小作品的製作過程,還作了一個簡短的訪問,11 月 23 日刊登,看啊!

 

現在,我的生活也相當充實,每星期授課 4 次、接受針炙治療 3 次、每天做按摩床。心信這些都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快將成為過去!

 

誰曾應許天天看顧著我

 

晝夜眷佑連頭髮也數過

 

誰還以愛驅走心裡懼怕怯懦

 

那懼路途捲動著漩渦

 

誰曾應許一生不撇下我

 

每段窄路誰陪我去走過

 

誰還領我於青草恬靜處躺臥

 

豐足恩惠比海沙更多

 

因禰是我主

 

我避難所

 

我盾牌和詩歌

 

禰是我的高臺我隨時幫助

 

來吧用信心讚頌和高歌

 

禰永在我心窩

 

唯禰有永生江河

 

除禰以外不倚靠別個

 

我究竟算甚麼

 

神禰竟這般顧念我

 

(162期,20073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