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綿羊、尋羊

 

張應軒

 

 

 

 

與眾寡立的「山羊」

 

感謝神的恩典,讓我有機會與大家分享神在我身上行奇妙的作為。我祖籍廣東潮州,生長於上海,屬羊,從小迷信,跟我母親去拜佛,自認是個佛教徒。我父親在「解放」前去香港做生意,因為我們的家庭成份是「工商地主」。我從開始進入學校,就每天與工農子弟身份的同學進行「階級鬥爭」(打架),就像一隻好鬥的小山羊。由於忙於「階級鬥爭」,所以忽略了學習,但我只學到一句毛澤東的金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所以從小養成一種好鬥、好勝、保衛自己、與眾寡立的性格。

 

記得有一次,在學校小息時,我與一位工農子弟身份的同學在「鬥爭」,上課鈴響了,老師進入課室了,但我一定要對方認輸才肯放手。又有一次,一個同學在老師前打「小報告」,而讓我知道了,我就告訴這位同學說,放學後,我一定要打你,他就告訴老師,而老師就讓他提早 10 分鐘放學。我看到他背著書包離開課室,我也跟著出去,追了三條街,把他重重地打了一頓,因為我說的話一定要兌現。而我這種性格,也特別得到老師的「歡心」和「關心」,上課時常讓我當「助教」(罰站),周末也常到我家作探訪(控告)。我就這樣讀完了小學和初中,而在 1958 年暑假和我母親離開老家去了香港,從一個「社會主義」的國家進入一個「資本主義」的社會。

 

香港是一個講英語與粵語的地方,而一個只能講潮州語與上海語的我,跟本沒有學校肯收我,所以我只能在父親店中當學徒。雖然我不會說當地的話,但我能看中文,因此迷上了武俠小說,而我最祟拜的人物是東邪黃藥師。我夢想,如果能學到他十分之一的功夫就好了,所以我就偷偷地去學武術,不但練得一身好功夫,也有一副好酒量,黑白二道的朋友都有,但我能潔身自好,不隨波逐流。

 

迷途知返的「綿羊」

 

1976 年全家移民來加拿大溫哥華,進入卑斯省電話公司工作,兒女聽話,生活安定,覺得自己運氣好,靠自己,樣樣都能,所以經常與同事去酒吧喝酒、跳舞,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幾次因酒後駕駛而被停牌。在 1984 年,在一次因酒後撞車不顧而去的交通意外中,我賠了過萬加幣。由於經常醉酒,夫妻關係就亮起了紅燈,最後在 1994 年結束了 29 年的婚姻。

 

離婚後,喝酒更多,脾氣也壞,經常因酒醉不上班,就是求佛,心中也沒有平安。在 1995 年復活節前三天,因酒後駕駛而被吊消牌照一年。事後,有位朋友的朋友,是列冶文播道會的會友,邀請我去參加他們教會崇拜。那次是音樂佈道會,牧師講什麼我都不記得,但唱詩歌時,卻給我心中帶來前所未有的平安。這樣我就開始去教會消磨時間,心中還是信我的佛。

 

同年 5 月參加了大溫哥華培靈會,講員是吳勇長老,我由於不贊同他所講的,就自己買了生平第一本聖經,之後便一邊喝酒,一邊把聖經從創世記到啟示錄看了兩遍,希望找出聖經裡的錯處,但反而看到了自已的過犯,也認識了天父上帝這位獨一的真神。由於我居住在溫哥華,停牌後不能開車去列冶文聚會,就去了溫哥華基督教頌主堂。我在 1996 年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基督進入我心中,作我個人的救主,掌管我的一生,並在當年 12 月由潘士宏牧師為我受洗,歸入基督。

 

但我好像並沒有成為一個「新造的人」,真正讓神來作主掌權。我的生命沒有改變,照舊醉酒,不久就離開母會到處流浪,但神卻沒有離棄我。雖然每個主日我都有去不同的教會祟拜,但心中沒有一種歸屬感,想回母會,但又要面子,不好意思回去,像一個無家可歸的孤兒一樣,在外流浪。

 

直到 1997 年聖誕前,我參加了唐人街溫哥華自立中華基督教會的福音話劇聚會,主題是《家》。回家以後,使我更加覺得需要一個屬靈的家,心中想這是否聖靈在告訴我,這就是我所要加入的「家」,因此在 1998 年開始,我就在自立中華基督教會聚會,加入了這個屬靈的大家庭。在當年 9 月,教會增加了國語堂,而教會也讓我有機會學習參與事奉,主要是向國內出來的同胞傳福音。同時,在主的大能幫助下,我再也不受酒的控制了。在 1999 年參加由加拿大華僑佈道會去北歐短宣,在其間,看到了自已的不足,回加後,先後完成中神和建道在溫哥華舉辦的延伸課程,來加強對基督教的認識,以便能傳出正確的福音。感謝神,在 2000 年,神賜我一愛主的姊妹,婚後,我們學習彼此接納、彼此忍耐,彼此相愛,並一起在教會事奉。

 

2002 年,我們參加由溫哥華基督教短期宣教訓練中心的國語傳愛團事奉,感謝神的恩典,在神的憐憫和管教下,神把我完全的擘開,讓我學習用信心的功課,完全地去順服和依靠衪,衪把我從一隻好斗的「山羊」變成了一隻馴服的「綿羊」。

 

投身福音聖工為主尋羊

 

2004 年,我提前退休,得到溫哥華基督教短期宣教訓練中心的董事和同工的接納,讓我有機會在中心學習佈道並參於事奉,成為一個敢說、敢講、敢做、敢傳福音的基督精兵。希望有心為主所用的弟兄姊妹們,都能去參加短宜中心的佈道培訓,成為「300 福音勇士」之一,用傳福音的實際行動來榮耀神。在 2006 年,神讓我有機會參加本那比國語頌恩堂在楓樹嶺的植堂工作,成立了楓樹嶺第一間華人國語教會。

 

在 2007 年 6 月底,我們搬到沙省雷城居住,在 7 月份中,我有機會再次參加由加拿大華僑佈道會董事胡家亮牧師帶領去東歐的短宣隊,我們去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和羅馬尼亞的布加勒斯特,當地有許多從中國去的商人和家人,每天勞苦工作,但心中沒有平安,當隊員帶領他們信主後,看到他們的喜樂,真是榮耀歸神!

 

在羅馬尼亞最後的一個主日祟拜時,詩班所獻詩的詩詞使我非常感動:

 

牧人哪,你今在哪裡?

 

羊群在聲聲呼喚你,

 

無牧人的羊群,

 

四處流離,生命危險,道路迷失。......

 

牧人哪,回來吧,主的羊群需要你。(詩歌:《牧人哪回來吧》)

 

當我聽完這首詩後,心中總是不能平靜,眼淚向心中流,回到加拿大後,每當想起這首詩歌時,晚上就不能入睡。想到主耶穌為了我這樣的罪人,道成肉身,到世上來尋找拯救失喪的人,我也因此得到救恩,雖然我目前什麼都沒有,但我有了耶穌,那比我在沒有信主前所擁有的一切更好,生命充滿平安和喜樂並有永生的盼望,為什麼我不肯把這樣的好消息,帶給那些沒有得到福音的人呢?為什麼我不能離開加拿大去羅馬尼亞呢?因為主耶穌留給我們的大使命,是要我們走出去,使萬民作主的門徒,我可以不去嗎?但心裡又害怕,自已腳又不好,每天要去市場探訪,身體能支持住嗎?自已所知有限,能應付那邊的需要嗎?

 

但是我肯去,願被神用,因為我知道我不能,神萬事都能。感謝神的恩典,神同時感動我的太太,她也願意今年四月底和我一起去羅馬尼亞尋羊。最後要謝謝加拿大華僑布道會,給我們機會並支援我們長宣的工作,請大家為我們禱告,並希望大家都能走出去,人人傳福音,使家家得救恩。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我們趁著白日,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榮耀歸神!

 

 

(178期,2008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