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實驗科學與真理

 

哲理與真理
這是個科技的世代。現代人談論真理總離不了要求科學的求證。有些人很自然地把實驗科學的精神與唯物主義混為一談,認為所有超自然的事蹟既然不在唯物主義範圍內,自然是實驗科學所不能求證,甚至可能被推翻的!其實唯物主義及其相對的唯心主義,早在公元前一百年已是希腊的當代哲學。比如關於萬物來歷:當時的唯物論(以彼古羅 Epicurean)相信:「萬物是由原子偶合相踫而成的」。這論調與現代的進化論之基本觀念相同。至於當時的唯心論(斯多亞Stoic)則相信「萬物就是造物主」,換言之,造物主在萬物之中。兩者都是一種理論,各有它的道理。

科學與理性
現代人要求科學上的證據,以科學理智來衡量一切,自然不是沒有原因的。這一百年來,人類歷史經過多少慘痛的事變,都是人殺人。因人禍而死的群眾遠勝過從天災而死的數目。其中不少是起因於某些理論、主義、信仰或宗教。借用一位年青學者的話:「我們被騙了一次,恐怕再被騙了。」理論縱然講得頭頭是道,其實只是一套幻想,最後發現被騙了。不一定是告訴你的要騙你,可能他自己也被騙了。

實驗科學
實驗科學的從事方法自從十七世紀的科學家「貝康」(Francis Bacon)闡明之後,科學界一直沿用著。科學一字原義是知識:以客觀的觀察收集知識而得的結論。其方法先是觀察,進而假設,再根據假設而實驗。實驗的結果與假設不符合,自然是修正假設而從新做實驗了。如此重複實驗至每做皆準,則形成了理論。理論從未被推翻的,則稱為律。例如地心吸力,物理熱力學第一定律「質能交替不滅」。物理熱力學第二定律「隨著時間的過程,熵度(混亂狀態)會增加」。簡單一句,絕對的實驗科學要求歷史的重演。兩份氫一份氧,燃之成為一份水氣,這實驗一百多年來從中學到博士,做了不知多少次,屢試不爽。這是實驗科學。

貝康 ( Francis Bacon)

證據科學
但在某些事上要求歷史重演的實驗科學是不合理的。例如某人要證明他父親是其親父。歷史重演自然是不可能的。目擊證人(醫生)是一個可能性,但是在科學上,目前倒有個好辦法:父子細胞染色體(遺傳基因)的檢驗。當初胎兒成孕時,他的染色體一半出諸父親,一半是出諸母親。多年來他的細胞分裂時都帶著他父親那一半的染色體。這是父親在他身上留下的證據。其實進化論也是這樣求證的。要求進化論歷史重演是不合理的。因為它要求漫長的時間。例如據進化論目前的估計,從猿進化到人需四百萬年。誰能活那麼久去觀察這實驗的歷史重演呢?所以稱進化論為絕對的科學,事實是不合科學方法的原則的!進化論只是假設有些原則,因此有些推理,從此可以預測一些現象,然後在物質的世界找這些現象的證據,是證據科學。

聖經的挑戰
進化論的相對自然是創造論。基督徒的聖經誠然介紹給我們一位造物主。祂自稱是自有永有的。祂的挑戰:「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一章20節)人類在宇宙中是小於微塵,無人能以肉眼見到創造主,一點不足為奇。但祂說從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而且是叫人無可推諉的。電也是至今無人見過,但是我們卻可研究它的結果而知有電。若有造物主,祂創造時並無人在,祂如何創造也無人可知。祂若將創造的原則叫祂僕人們寫下來,同樣也有一些推理,因此也可以預測一些現象。祂若是真的造物主,就必能在物質的世界找到這些現象的證據。這也是證據科學。 我們會在以後的文章作出更多的觀察與比較。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