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各從其類

 

我們曾經指出地球是目前太空發現唯一的綠洲,具備了生命的要素:有地裡的元素、水、光、地球的自轉,以及空氣,在這小小的地球上,生命的確多姿多采,顏色繽紛,真是令人驚嘆。
進化論指著生物界和化石的記錄作証據,以從最微小的所謂「簡單的生物」以致所謂「高等的生物」如人類,生命豈不是從簡單到複雜嗎?聖經的原則卻是「各從其類」。讓我們用一個例子來比較一下兩者的預測,看看所發現的證據是誰合乎科學。

「各類之間」
「進化論強調」無設計者,萬物的定律進度古今一樣,進化乃是依循無數的巧合,透過微小的變化,累積而成的結果,所以要求很長的時間。既然如此,類與類之間應當有無數的「過渡生物」(Transitional Creatures),意思是在變化中的生物。舉例說,依進化論,飛鳥是從爬蟲類進化而來的,我們若觀察一下,發現兩者之間的差別非常之大:

一.爬蟲在地上爬,飛鳥在空中飛翔,飛行是一門相當複雜的科學。科學家數千年求從飛鳥學習飛行的功課,到如今仍比不上飛鳥飛行的實用和經濟。

二.爬蟲是冷血動物,飛鳥是熱血動物,而且可能是動物中體溫最高的。飛鳥飛翔時體溫可以超過華氏110度(攝氏43度)。體溫的控制是個極複雜的過程,牽涉全身的內外分泌,新陳代謝和肌肉與內臟等等。

三.爬蟲的表面或是沉重的鱗甲,或是堅韌的皮;飛鳥的表面卻是空心的羽毛。

四.爬蟲的骨頭沉重而結實,飛鳥的骨頭卻是空心的。
我們姑且提供這四大分別吧。按進化論,爬蟲進化到飛鳥既是要經過無數的小變化(鱗甲忽然間變成羽毛是神蹟,不是進化),數學上的要求自然是要發現有無數的變化中之生物了。我們若是假設這四大分別可拆開成為一百個小分別(事實上從生物學上的觀點是算不盡的),則預測會有變了一點、二點、三點........等等的生物。並且,譬如在變了十點的生物也可以有不同的組合,不一定是一到十的,可以:1,3,11,25,34,56,69,73,82,97,等等。數學告訴我們這樣爬蟲和鳥之間的「過渡生物」可以有「100!」類(意即00 99 98 97 ........ 1類),而且各類的數目應當相當平均。

「聖經的理論」卻是截然不同,創世記第一章強調了「各從其類」十次。各類的生物是為它的環境而被造的,所以造物主賦予其特別的本能在它的環境中生存,這些本能早已設計在這生物的遺傳基因裡,以應付它環境中一切特別的情形。在不同的需要下,那些本能便發揮出來了,所以類與類之間有不能跨越的鴻溝。預測的結果是:

1.沒有「過渡生物」,更不必說無數了!

2.生物界應當是井井有條的,各從其類。

3.不同類的生物不能配合產生後代。

4.男性和女性是為彼此而造的,所以雖然在結構上有很大的分別,基因上卻是互相配合的。

5.在同一類的生物之間,雖然可以有不同表面上的分別,但是卻可以交配生產後代。

6.在不同類的生物裡,可以有類似的器官有著類同的功能,這表明都是來自同一位設計者。例如不同的房屋可以用同一樣的門。

7.表面上看來「簡單的生物」可能有些器官,比較所謂「高等的生物」的還複雜。

「科學証據」給我們看見的是:

一.生物明顯是各從其類,並沒有甚麼變化中的「過渡生物」。正因如此,生物學的分類學(Taxonomy)才有可能。分類學的鼻祖,法國科學家蘭納(Carolius Linneaus)是位基督徒。他就是讀到創世記中「各從其類」的原則,才悟出分類學的觀念。

二.化石的記錄裡沒有「過渡生物」,只有「各從其類」,類與類之間有鴻溝的分別。達爾文起初提倡進化論時也承認化石是最反對他的理論的,因為沒有「過渡生物」,只是他認為當時所發現的化石不多,以後當發現有更多化石時,就會找到無數的「過渡生物」。然而,一百多年後的今天,化石已是多得博物館無從收存,卡市(Calgary)附近的化石河谷(Red Deer River Valley),科學家估計有數百萬隻死恐龍的屍骨埋在那裡。美國拿洲(Nebraskka)的化石魚以億計算。但是到如今,化石裡仍見不到有「過渡生物」,遑論無數!

三.類與類之間不能配合生產。基因、結構、體溫等之各種的因素都叫之不能。人和豬生出豬八怪只在神話裡才有。

四.相反的,同類的生物,外形可能很不同,但卻能配合生產。例如狗的品種可以有很大的差別,但卻可以交配生子。馬和驢可以生出騾子,雖然騾子本身卻不能生育。

五.所謂「低等生物」有些器官確實比所謂「高等生物」複雜。例如蒼蠅的眼睛比人的較複雜。事實上,地裡掘出來的古代生物不少根本與現代的生物相同。例如:科學家發現古代的蟑螂(按進化論是「三億五千萬年」老)和現在的蟑螂結構一樣,基因也一樣。三億五千萬年沒有變過,是否蟑螂已進化臻於至善?!還是根本蟑螂受造就是如此,實在沒有變過?

 

蘭納(Carolius Linneaus)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