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老祖宗是誰?

 

在探討生命之起源,對我們最切身的問題莫過於人類的祖先是誰?因為這問題肯定了我們對人類本身的價值,也提供了一些對人類種族之間的分別之解釋,連帶也提供了一些支持種族之間互相款待的基本觀念。

人類是否從猿猴進化而來?這些「原始人」是否經過競爭淘汰而創作出今日之現代人?在這競爭的過程是否有不少這種「原始人」被無情地消滅了?種族之形成是否因為有不同的「原始人」老祖宗在不同的地方進化,以致形成今日之種族之間的分別?種族之間是否有進化程度之不同?誰最進化?


進化論的難題

進化論之人種學家所面對的基本問題之一是我們曾經討論過的,就是進化論的基本原則既然要求沒有特別的設計,也沒有創造者,所以一切生物該是透過無數的巧合,慢慢從簡單以致複雜演變而成。這樣,我們應該找到無數的變化過程中的生物,即是「過渡生物」(Transitional Organisms)。我們已經指出在生物界中,生物都是各從其類,並無「過渡生物」,自然人類也是如此。在人類和猿猴之間有一段跨不過的鴻溝,無論在生理上、解剖學上、心理上、智能上,人類和最聰明的猿猴之間都有一段相當大的距離。數年前一位科學家花了幾年的時光教了一隻黑猿(Chimpanzee)在打字機上打出「我愛你」(I Love You ),就喜得不自禁地登載在權威的雜誌「科學」( Scientific American)上。其實能說「媽媽,我愛你」,是小孩子的本能,一位沒有高深教育的農婦也能教她的兩歲孩子如此說。況且,動物心理學的從事者告訴我們,這種動物的訓練多數是以食物來訓練的。「I」可能是一條香蕉,「L」可能是兩條香蕉也不一定。「我愛你」對黑猿可能是幾條香蕉而已。

原始人

從生物界,進化論學者確實很難找到猿猴和人類之間的「過渡生物」,故稱之為「失去的一環」(Missing Link),到目前尚未找到。在過去這九十年,進化論的人種學家不斷的致力於找到這「失去的一環」,其中最重要的一類稱為「直立原始人」(Homo Erectus)。這自然是很重要的一環了。因為猿猴雖然有時也能以後肢站立,但是它們的四肢之結構到底與人類有很大的分別,所以就算是大猩猩也是比較自然以四肢行走。據進化論的人種學者,「直立原始人」都能如人類直立行走,只是腦袋比人小,自然智力也較低,視為比較未進化之「原始人」。這些「原始人」只給進化論人種學者找到化石而已,意即他們的進化視為死路一條,故此不能存在至今,只能留下骸骨。

原始人的分析

我們在過去的討論中已經指出達爾文的名句:「化石抗議進化論,因為化石中沒有『過渡生物』。」進化論的人種學家找到一些可能是「原始人」的化石,自然是喜出望外,如獲至寶了。然而我們在博物館、書本上、雜誌裡所見到的圖片和模型是那麼地栩栩如生,到底是否真正找到這樣的生物呢?原來所找到的,只不過是殘缺不全的幾塊骨頭而已,無肉、無皮、無毛的。所以比如在插圖中那兩位先生,你以為那一位較可能是你的老祖宗呢?原來這兩個造形都是從同幾塊骨頭構想出來的,只不過是透過兩位不同的權威學者構想,從畫家的筆創作出來,所以在分析「原始人」的可靠性時,我們必須強調到底找到的是什麼?這才是真正的証據。


同一個頭骨可以構想出不同造型的面貌,那一位是你的老祖宗 ??


北京人

在「直立原始人」中,與我們華人最切身關注的莫過於一九二零、三零年代在北京附近的周口店所發現的「北京人」了。發現者是一位中國人「白博士」和一位美國人「黑博士」(Dr. Davidson Black)。當時「黑博士」立刻宣稱這「失去的一環」是位女士,稱為「娜妮」(Nellie)。其實所找到的原來是一些牙齒、頭蓋和下巴的碎骨,這些頭骨誠然比現代人的小,但是奇怪的是並沒有找到任何身體或四肢的骨頭,而且「娜妮」的骨頭在1941-1945之間,第二次大戰之時神秘失蹤了,如今所有的根據就是「黑」「白」兩博士的模型而已。當探討一下現場的証據時,發現那地方原是個龐大石灰岩洞,此石礦洞後來塌陷了,裡面找到有十個有身體四肢的現代人之骨頭,也有無數的燒窟和這些有頭無身無四肢的小腦袋,這可能說明可憐的「娜妮」和它的同伴是被獵取的猿猴,礦工只吃了它們的腦,繼後把小腦袋丟在洞中而已。

其實我們古代華人都是相信獨一的造物主。在外國的敬拜未傳入中國以先,皇帝祭天是沒有偶像的,先賢對人的獨特性和尊重也是十分肯定的,如今後代子孫竟然把祖先視如禽獸,可悲哉!

聖經告訴我們:「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裡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腳下。」(詩篇八章4-8節),可悲現代的人卻把自己看賤了,所以人不自愛,傷害自己之餘也彼此殘殺,正如今日的光景!


北京人塑像及頭骨造形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