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誰最進化???

 

在進化論人種學者中,如今討論得很熱烈的一個問題是:「第一個直立原始人(Homo Erectus)從那一個大陸出現?」不久前,中國大陸的進化論學者曾說自然是根據前一章所談到的「北京人娜妮」,與它的同伴。但我們已經指出「娜妮」大有可能只是礦工所吃的猿猴而已。

其他的原始人

世界上其他的進化論人種學者,卻仍有信人類的進化是約三、四百萬年前在非洲開始,然後分散到各大洲的「直立原始人」。其中有亞洲的「北京人」,另有太平洋群島的「爪哇人」(Java Man),美洲的「美洲人」(Nebraska Man),英國的「貝爾當人」(Piltdown Man),以及德國的「藍田人」(Neanderthal Man)。這些「原始人」可以說是進化論人種學的基石。進化論學者說起的「直立原始人」在一至二百萬年前,從非洲分散到上述各地區,因為各自的進化,以致形成明顯的不同。


北京人 爪哇人 美洲人
進化人種學者相信人類進化的過程

這種看法試圖解釋:(一)人類種族膚色之分別是因為適應不同環境而促成的。(二)種族之間既是隔開各自進化了百萬年,種族之間進化的程度自然有分別。(三)這樣,甚至同種族之間也可能有些民族比較進化,另外有些會被稱為「原始民族」。(四)在適者生存的原則下,「優秀的民族」可能消滅了「原始」的民族,以促進全人類之進化。

上述四點所引起的可怖後果,在歷史上已是顯而易見的;種族的互相歧視,彼此消滅,就是自我為中心,自私自利極端的表現。我們先看看這些「直立原始人」有多少實際的証據。

爪哇人 JAVA MAN
一八九一年一位法國科學家杜巴(Dubois)因求人類「失去的一環」心切,受僱為職業兵,結果在印尼的爪哇島上找到一塊頭蓋骨,一年之後又在五十英呎外找到一條現代人的大腿骨。頭骨是猿的,腿骨是人的,故此這「爪哇人」只是進化到能直立,頭腦卻尚未發達,所以不能說話。誰知卅年後在別的科學家快要發表之先,杜巴才承認在同一個地區和地層,他也找到兩個現代人的頭骨,還有其他現代人的腿骨。杜巴在臨終幾年承認他找的不過是一種長臂猿(Orang Utan)的頭蓋骨而已。
美洲人NEBRASKA MAN
「美洲人」是在一九二二年發現的。這個「原始人」的証據只有一枚牙齒而已,但是科學家卻從此推論出它的下巴、頭骨、四肢,甚至全家之樣貌如何,真是想象力豐富。數年後(一九二七),才發現這牙齒原來是屬一條豬的!

貝爾當人 PILTDOWN MAN
「貝爾當人」的造型可以說是「爪哇人」的相反。一九一二年在英國所找到是一個現代人的頭骨和一個猿的下巴骨。故此人類進化的過程是由頭腦發達開始,正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是進不化的。誰知四十年後(1953年),發現是個騙局:有人拿了一個現代人的頭骨,一個現代猿的下巴骨,動了一些功夫,塗上一些化學品,叫它們看來舊了一點,埋起來,科學家發現了便如獲至寶。

藍田人 NEANDERTHAL MAN
「藍田人」於一百年前在德國的「藍田谷」(Neander Valley)被找到。起初這些人被認為未完全直立,相貌野蠻;但現在一致公認他們是真正直立的,只不過是住在山洞裡,有關節炎和缺乏維生素D,所以長相較為難看。有人曾以法國及美國的革命英雄,拉發葉(Lafayette)之輪郭疊在「藍田人」的頭骨上,發現天衣無縫。不用奇怪,他們基本上都是現代歐洲人嘛!

真可嘆,如今博物館與書本上提及人類的進化,仍然如圖所示的行列。前三隻本是不能直立的猿猴,後五隻就是我們曾討論過的「北京人」,「爪哇人」,「美洲人」,「貝爾當人」與「藍田人」了。

聖經的看法

其實聖經使徒行傳十七章26節說:「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人類表面上有種族文明之分,基本上都是隔離生活的結果。

「膚色」:其實人類只有一種膚色,就是褐色(Melanin),膚色之深淺全看褐色素細胞(melanocyte)之多少。一般來說,熱帶的人膚色深,寒帶的人膚色淺是與氣候有關的。

「長相」:種族之間長相雖然有不同,但是生理上卻完全一樣,又完全可以通婚,生兒育女,只是兒女的長相就一半一半了。正如狗可以有不同種,諸如「法國狗」,「狼狗」,「獅子狗」,「牧羊狗」等等,其實都是隔離培養的結果,如果讓之混合交配,經過幾代後都變作長成像中國土狗了(Mongrel)。但狗仍是狗類,人仍是人類。

「智能」:有人以為有些種族比較笨。其實,天才白痴,每個種族都有,智力的潛能常常是沒有適當環境培養﹐以致懷才不遇。筆者曾在澳洲與一位工程博士暢談,他溫文有禮,談吐大方,博學多才;原來是婆羅洲「大雅」獵頭族的後代。我們都是兄弟,都有同樣的潛能。

「血統」:使徒行傳十七章26節之「一本」有古卷作「血脈」或「血」。聖經在二千年前已指明人類各種族有同一血脈。醫學界對血的認識不到一百年,但如今我們才知道血是何等複雜。單單血之凝結就需要十二種因素,其中大多數必需是人的才可以用。例如「血友症」(Hemophilia)是缺少第八因素。雖然動物中(牛、羊、馬、猴子)都有同樣的第八因素,治療「血友症」卻必須輸入人類之第八因素。輸血也是如此,血庫裡的血並不分種族,雖然有基本的血型,但是每個種族都有同樣的血型。種族之間,血是互通的。動物(包括猴子)的血輸入人身卻會引起極大的反應,休克死亡,反之亦然。

是的,我們都是「照著神的形像,按著神的樣式」被造的。從一位祖宗而來,所以人類的遺傳基因相同,血相同,智能也相同。這是進化論所解釋不來的。耶穌基督的福音是普及性的,超文化的,因為人類同有一位祖先,是愛我們的天父所創造的,所以種族之間理當彼此相愛,互相尊重,互相欣賞,這才真是個大公世界的基礎。

AUSTRALOPITHECUS
HOMO ERECTUS
NEANDERTHAL
EARLY HOMO SAPIENS
奧斯人
直立原始人
藍田人
超過三百萬年前
30-50萬年前之間
3萬5千至11萬年前之間
3萬5千年前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