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人算什麼?

 

在討論人類的來源時,一個不能避免的結果是引進人尊嚴和價值的問題。這個問題先是影響了我們個人的形像,然後是家庭的關係,再是社會的制度,進一步是國家的政策,種族之間的態度,以及國際間的相處,其影嚮之大與廣,非同小可。

「進化論的矛盾」是一方面強調人只是在無情的時間裡,經由無數的機運巧合,從簡單的氫元素而演變出來的產品。我們既是與禽獸基本上無分別,時間無情的淘汰,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的原則自然是天公地道的了。

大自然千古不變的律亦不斷地推動各種生物,包括人,在進化。正如進化論假設在一億年前是恐龍的世界,橫行全球,是世界之主,但是在七千萬年前忽然全部絕種,由哺乳動物起而代之。但是恐龍如何「絕種」,卻議論紛紛,莫衷一是,到如今已有四十一個理論了!這個課題我們以後再討論。但是在這個原則下,人類也隨時可以被淘汰掉,所以有不少的科幻小說和電影都採納一個主題:就是在未來,或在太空別的星球,有像人有智慧的生物,或像猴子,或像爬虫類,或者甚至像昆虫,不過都脫不了根據地球上有的生物來幻想。

矛盾的另外一面是進化論學者卻高唱「人定勝天」,人類需要控制進化,以保持自己優越的地位。這基本上是要自己成為創造者,或者「神」。這心態我們可以從今日的熱衷研究創造生命、基因工程和優生觀念裡看見。這正是與進化論的基本觀念作正面的衝突。

社會倫理的問題

「自我形像出問題」,人就不知自愛。一個例子是大麻煙(Marijuana),北美的西北區常見有非法種植者。今日西方國家有不少認為它無大害。筆者的大兒子大學在華盛頓州作智商測驗時,高達160。心理學家說只見過一位類似的兒童。該少年測驗時約14歲,可惜兩年後發現這少年的智能已經粉碎,原因是吸食大麻煙。其實筆者的兒子8歲時已有人拿大麻給他,感謝神,他那時已有了主耶穌的生命,也知道什麼是大麻,所以蒙神保守,十歲進入華盛頓小學,13歲畢業數學系。另外一方面今日多少人沉迷在黃色書籍、錄影帶,青年人婚前性行為,都是把人的尊嚴和價值貶低了,視如禽獸。

「人際關係」,人若是與野獸一樣,這樣獸性一發則可為所欲為,只求一時之快感和滿足了。難怪家庭的健全在這世代不斷受攻擊,其實若進化是真理,同性戀則可以算是人口控制的一個好方法,培養兒童可以如農場養牛一樣。

「社會政策」所謂「安樂死」可以演變成納粹時代的生殺隨掌權者之意。正是「你死了,我就安樂」。在美國,16星期前墮胎是合法的,到底是誰決定的呢?原來由那些大法官舉手表決而成。為何以16星期作界線呢?一個原因是認為16週前不是人。這觀念從何而來?它的根據是個落了伍的進化論調:胎兒在母腹重演進化。請看插圖,那正是一16週胎兒畫像。像一條魚麼?即使一個兩歲的孩子都可以指出這是個嬰兒。這胎兒有價值,有尊嚴麼?他的被殺只是為了母親的方便?這種胎兒平均還活了6天,在西雅圖筆者行醫的醫院曾有一位活了30天!在世界各地,不少醫生還趁胎兒仍活時拿來作實驗。進化是真理的話,這是理所當然的。


十六週的胎兒

「種族國際之間」我們已經提出不少次,進化之理論肯定了種族競爭,彼此消滅和暴力侵佔的必然性。

「聖經的看法」我們曾經指出聖經聲明人是神獨特的創作。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或作爬蟲)。」(創世記一章26節),「形像」是副本的意思,雖帶著神的內涵,卻不是神,所以人類,無論是那一個種族,都有造物者所賦予的天份,是動物萬不能相比的。

「樣式」一字在舊約聖經的原文希伯來文多數用於形容神的榮耀或是外形。人本來帶著造物主的榮耀,只因我們選擇不要神時,祂的榮耀就離開了。我們只見到彼此的醜陋。其實每一個人都有造物主賜「榮耀尊貴為冠冕」(詩篇八章5節)人不是可以隨意殺戮的。

人類和環境的關係是「管理」,又說:「修理看守」(創世記二章15節),所以人類不應當摧殘自然環境,殘害動物植物。我們既然是神的管家,有一天就必須向家主交賬了。

「女人的被造」是從男人的一邊「肋骨」(原文作「一邊」﹐創世記二章21-24節)而被造,所以在遺傳基因上男女是相同而相配合的。她是「配偶」,意即一位與男人完全相同的與他同站在一起,所以在價值和尊嚴上,女人與男人是平等的。她為要「幫助他」,所以在家裡、在社會、男女應當互相配合,彼此幫助,並不像現今社會的彼此競爭。

這是造物主美好的計劃,我們舉目四望,好像大多已失去了。讓我們回到祂的懷中,接受祂的愛吧,就是透過祂兒子耶穌基督降世為人,受死復活,帶給我們的新生命。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