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地裂天崩

 

地球上有不少的証據處處指向地球曾經有過劇烈的變化,我們可以從雄偉的峽谷見到,從層疊的群峰領會,從數以億計的化石印証。我們也指出在這些劇變之中,有關乎全球性洪水之浩劫,是人類各民族及古代歷史支持的。

神的容忍

從聖經創世記五章記載,我們估計洪水之來臨,早在一千年前就預言了。「以諾生瑪土撒拉以後,與神同行三百年,並且生兒養女。」,在那邪惡的世代裡,以諾怎麼忽然與神同行呢?聖經說是因為生了瑪土撒拉,瑪土撒拉名字意思:「他死了毀滅就來到」。以諾領受了神的啟示,就因信與神同行三百年。我們計算一下就知道:「瑪土撒拉活到一百八十七歲,生了拉麥。」(創世記五章25節);「拉麥活到一百八十二歲,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挪亞。」(創世記五章28-29節);「當挪亞六百歲」洪水就來了(創世記七章11節),187+182+600=969「瑪土撒拉共活了九百六十九歲就死了」(創世記五章27節),洪水是在瑪土撒拉死的時候來的!這是以諾所得到的啟示。

瑪土撒拉是人類歷史最長命的一位,幾乎活了一千年,神實在是何等寬容忍耐人類悔改歸正,連挪亞方舟也花了120年建造,有聲有色地見証給當時的人看。今日的人類豈也不是這樣麼?他們「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裡呢?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彼得後書三章3-4節);「還是你藐視祂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祂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祂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羅馬書二章4-5節)。

最後的警告

可歎當挪亞時代的人就是到了最後關頭,還不醒悟。創七章8-9節記載:「潔淨的畜類,和不潔淨的畜類,飛鳥並地上一切的昆蟲,都是一對一對的,有公有母,到挪亞那裡進入方舟,正如神所吩咐挪亞的。過了那七天,洪水氾濫在地上。」,這許多的動物自動自發,有條有理地到挪亞所建的「怪物」那裡,難道旁觀者不會好奇麼?怎麼還會以為挪亞的信息是戲言呢?他們明顯眼瞪著奇蹟,視而不見,不悔改,不動心。這機會終於要過去的,「凡有血肉進入方舟的,都是有公有母,正如神所吩咐挪亞;耶和華就把他關在方舟裡頭。」(創世記七章16節),這方舟的門是神所關的,時候到了,就沒有人能開了。

今日主耶穌再來的預兆,逐的應驗在我們眼前:「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這都是災難的起頭。」(馬太福音廿四章7-8節),直到有一天,主再來了:「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耶穌)降臨也要這樣。」(馬太福音廿四章37-39節)。

大淵裂開了

一般人以為挪亞時代的洪水只是下雨而來的,其實聖經把洪水來臨的秩序寫得十分清楚,「當挪亞六百歲,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四十晝夜下大雨在地上。」(創世記七章11-12節)。洪水來臨的第一件事是「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地裡有大量的地下水源,也是我們日用重要的水源。

北美洲地下水流最龐大的莫過於美國中部的「奧格拉拉」水源(Ogallala Aquifer),面積達156,000平方英哩,但挪亞洪水時出來的水可能多數是現今留在海洋裡。「裂開」在原文是被動式的,這『裂』原文是暴力地撕開了,換言之,在方舟之門關了的時候,地殼就到處崩裂了,自然地殼崩裂不是單單地下水冒出來,這也造成全球性的大地震和火山爆發了。

天窗開了

火山爆發的觀察,在近代科學的研究裡莫過於一九八零年五月十八日,華盛頓州的聖海倫火山之爆發了(Mt. St. Helen)。我們在前幾章已稍窺聖海倫火山爆發之壯觀,這本來號稱美洲富士山的雪山,經過兩個月的冒煙,終於在那日清晨八時卅二分爆炸,山頂立時約有一立方哩的沙石冰川被炸為烏有,成為火山灰和水氣上升天空;煙柱高達六萬英呎,從太空都可看見,火山灰圍繞地球三周,9677呎的高峰霎時低了1277呎,只剩下8400呎。漂亮的雪山變成一個大洞。

爆發時是主日,西北區天氣晴朗,一望無際,爆發時我們正要上教會去,也聽見了爆炸聲。當時在火山周圍有個奇怪的現象,是一般熱帶火山爆發所沒有的;就是下大雨。這雨並非尋常,乃是黑不見五指,雷電交加,帶著極熱的火山灰,不少困在其中的人活活被燙死了。當時有一段風行一時的錄影帶,是一位電視記者錄影的,銀幕上漆黑一片,只見中間一點光,歷時十分鐘之久,配著他的呻吟求告聲音,幸好他正沿著一條直路走,那點光是對面山頭沒有下雨的地方,於是逃出了生天。

為甚麼無雲生雨呢?科學家發現兩個因素:一.聖海倫山頂一千多呎含著大量的冰川;在爆炸時都變成水氣了。二.火山灰原來是很細的玻璃片。玻璃原來就是矽化合物(Silica)高熱鎔化成為液體,然後急凍而成的。火山爆發時,山上的沙石在極高熱下鎔化,炸成泡沬上天,一急凍全部變小玻璃片。這種火山玻璃含著礦物質(多數是鐵),故此是近於黑深褐色(obsidian),在一般的火山區都可撿到。玻璃遇到水氣,成為凝結點,是為豪雨下降。

同樣洪水時的第一事件是地裂開了,全球火山爆發,其氣派當然是遠勝聖海倫了。事實上在近代歷史,印尼的克加多火山(Krakatoa)的煙柱竟高達十萬英呎,全球三年夕陽變色。這無數火山灰(即小玻璃片)在洪水即時升上高空,當時保護地球環境的水氣層立刻崩潰,逐漸地凝結在火山灰上成為空前絕後的大雨。「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四十晝夜降大雨在地上。」,這雨混著極熱的火山灰,雷電交加,光景之可怖,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是的,當人類不要那「常用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希伯來書一章3節)的造物主時,我們的世界肯定就崩潰了。審判是甚麼呢?就是落在神恩典的托住之外。「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希伯來書十章26-27,31節)


地裂天崩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