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二)在狂風暴雨中

 

我們曾經指出,時下進化論所提倡的多次絕種論,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生物既然絕了種,如何在進化論偶合的假設下,從新進化出完全同樣的生物呢?聖經的解釋是「可以留種」,用的是「方舟」。
我們也討論過,方舟之容量足夠帶進世上各類的生物,所以在洪水以後,這些生物繁殖,生出本來的生物,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遺傳基因是一樣的。但是在那空前浩劫,驚天動地的洪水中,挪亞如何照料它們呢?你說,我有兩個孩子,都已夠手忙腳亂。

積蓄食物

第一個問題,自然是食物的供應了,特別是肉食獸。那裡來的肉供應它們一年之需?聖經的記載,洪水以前,神說:「至於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和各樣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將青草「植物」賜給它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創一30)或有人說,那些有大牙的恐龍(如霸龍Tyrannosaurus),不是吃肉的嗎?霸龍真正吃甚麼,我們不知道。但是霸龍的牙齒,給考古學家一個難題:

一、它的牙齒比牙根長。咬起骨頭來,一下子就崩了!今天,有許多吃樹皮和硬殼果的動物,也有很大很利的牙齒。

二、動物在不利的環境中,常常可以進入睡眠狀態。在這種狀態中,牠的新陳代謝降至極低,可以有一段的時期不喝不吃,我們最熟悉的,自然是「冬眠」了,但是在乾燥或極熱時,這種睡眠狀態也可以發生,這本能從何而來?

Tyrannosaurus
霸龍的頭骨
霸龍的牙齒比牙根
是不適合吃肉


超越的生命

我們曾經指出,方舟的構造是駁船的樣式,在風浪中不容易翻轉,何況還有神全能的手在保守。創世記七章17節「洪水氾濫在地上四十天,水往上長,把方舟從地上漂起。」,我們也曾經指出這節是論到水的量。一個在神保守中的生命,無論環境多惡劣,壓力多麼大,總能超越過去。這一切只叫他與神更親近。正如使徒保羅勝利的宣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馬書八章37節)這好像絆腳石與踏腳石的分別。

創世記七章18節「水勢浩大,在地上大大地往上長,方舟在水面上漂來漂去。」我們也曾經指出,這裡是論到水的威力,就是龐大的海嘯。「漂來漂去」原文與創世記六章9節 「挪亞與神同行」之「同行」同字,意即往來散步。在全能的造物主之手裡,無論反對的勢力多麼兇猛,我們都可以優游自在,有出人意外的平安。主耶穌說「我將這事告訴你們,是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

創世記七章19-20節「水勢在地上極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水勢比山高過十五肘(約22.5呎),山嶺都淹沒了。」,地理告訴我們,地球上的水是遠勝于海洋所能容下的,地質學家告訴我們,全球都有深厚的沖積沉澱物,化石告訴我們,如此眾多無數的骸骨,都是遭遇暴力的沖積所致,各民族的傳說,都指向一個全球性的洪水。

在那浩劫中,凡沒有在神恩典的方舟裡的,都逃不了審判。「凡地上各類的活物,連人帶牲畜,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了,只留下挪亞和那些與他同在方舟裡的。」(創世記七章23節)。主耶穌說:「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部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馬太福音廿四章38-39節),親愛的朋友,你是否已經在主耶穌的救恩裡?

神記念

創世記八章1節「神記念挪亞和挪亞方舟裡的一切走獸牲畜,神叫風吹地,水勢漸落」,本節原文有「但」字。方舟雖然可以保存性命,但若被困在其中,長久也是煩惱。聖經說一共有150天。正如有時屬神的人,在苦境中,也會問:「守望的阿,夜裡如何。守望的阿,夜裡如何。」,「但」是個轉機,關鍵是「神記念」。我們的環境有多苦,人們多麼容易忘記我們,只要愛我們的天父記念,我們一定可以「凡事盼望」的,知道祂必定叫我們「從苦境轉回」。

叫風吹地

聖經記載洪水的消退,第一件事是「風吹地」,這是洪水以前所沒有的。洪水以前的世界,因為有一層水氣包住保護,所以四季皆春,無寒帶與熱帶,是個溫室,並沒有風雨。洪水以後,地球突然失去保護,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又在洪水時被洗掉。兩極與赤道溫度之極端,所引起的氣流,其威力不可想像。就是現今的高空氣流(Jetstream),時速達175哩,也常是等閒之事,這氣流與地球上的氣候有很大的關係。每年冬天,它只要稍向南移,北美兩岸就風雪交加(1995、1996初就是一例)。

這風在洪水後,先可造成兩極下大雪,繼是兩極冰塊的形成,這是地球上的第一個冰河時期。地球上不少的水,是收藏在兩極的冰塊裡,兩極的冰塊深至數千呎,這是地理學家公認的。如今只要地球氣溫,稍提高一兩度,恐怕多數人口集中的平原,都要在水平之下了!洪水後,兩極急凍引起「水就漸消」,這句在創世記八章3-5節講了三次。正如洪水「水勢浩大,在地上共一百五十天。」(創世記七章24節)洪水的消退也要150天。

諸山升上

創世記八章4-5節「七月十七日,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上,水又漸消,到十月初一日,山頂都現出來了。」,「都現出來了」原文是主動的,或者可以作「顯露出來」。詩篇一零四篇6-9節「你用深水遮蓋地面,猶如衣裳,諸水高過山嶺……(諸山升上,諸谷沉下),歸你為他所安定之地……耶和華使泉源湧在山谷,流在山間……他從樓閣中澆灌山嶺,因他作為的功效,地就豐足。」。

海洋裡的深坑是我們都知道的,最出名的是菲律賓旁邊的「岷尼拉海溝」(Manila Trench)了,它深超過四萬呎,喜馬拉雅山倒進去還差一萬多呎!世界上的山脈,仍然在上升,也是大家公認的。只是進化論的學者,強調現在的速度,就是一向的速度,所以算出漫長的年代。我們也已經指出,這地球上的證據,是支持劇烈的變化的。

洪水後,諸山升上,諸谷沉下之際,方舟便「停在亞拉臘山上」了。這亞拉臘山如今還在中東的土耳其,正在叛區(Kurds)與亞米尼亞(Armenia)和伊朗的交界。

歷史上,當地不少的土著見過這方舟,是停在山上的一個冰湖裡,要在特別乾燥和炎熱的夏天才亮相。歐洲人探險最生動的一次,可能是1916-1917蘇俄末期,莎皇派去的一隊兵,他們拍了照,畫了地圖,還進了方舟,看了那些動物的房間,可惜回國時,革命已經發動,莎皇也已喪命,他們散失了,文物也不見了,只有近年來,其中一位從記憶中畫了當時的情景。近年來又頻傳有所見,不過還是不能肯定。

創世記八6「過了四十天,挪亞開了方舟的窗戶。」挪亞所面對的新世界,有了甚麼不同?方舟裡的生物,如何變成今日的光景?人種如何形成?讓我們下回分解。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