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路加教授

文革歲月血淚見證……

¨    許濟華

 

引言:這是神賜給他恩典的見證。這是一位中國基督徒有血有淚的真實見證。

 

  時光讓我們返回到六十年代 -- 中國大陸十年動亂的文化大革命時代(1966--1976)。正因為許路加是牧師的兒子,正因為他是基督徒,正因為他不放棄自己的信仰,拒不在毛澤東畫像前下跪,這位音樂造詣高深的鋼琴教授許路加,在他人生的道路上經歷了不平凡的悲慘遭遇。

    許路加曾在北京中國音樂學院任鋼琴教授,現定居溫哥華。波蘭華沙音樂學院主任教授霍爾諾夫斯卡(蕭邦第十代門生),曾經這樣高度評價許教授說:「蕭邦是波蘭的鋼琴大師,我授予你蕭邦第十一代門生的榮譽。這樣的人才我在波蘭找不到,卻在中國找到你。」

   對於這位中國音樂奇才來說﹐「耶和華向來作了我的高臺,我的神作了我投靠的磐石」(詩94:22)。在面對凌辱甚至死亡的時候,許教授堅守基督的信仰、默默的禱告,在主耶穌基督的憐憫之下,在人認為無法生存的環境下,他卻蒙主恩而生存下來……

    如今﹐他溫哥華溫和的陽光下,自由的空氣中與我們分享他的見証。

 

通紅火鉗汗毛燒焦

  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這中國史上的大悲劇,同樣降臨在許路加的身上(那時他是沈陽音樂學院鋼琴教授)。許教授慨嘆地說﹐在文化大革命初期,他家裡被抄,樂譜被一頁一頁的檢查,看有沒有電報密碼﹔琴鍵被一根一根的抽出來,看是否連接著發報機﹔連家裡的地也被挖翻三尺。

  那時教會被封,改為倉庫、學校或廁所,牧師被抓。他父親也被抓去掛牌批鬥、改造、放羊,甚至被捉去假槍斃,槍聲響後,別人死了,他父親卻發覺自己仍然活著,如此多達十次。父親因而患了精神錯亂症。

  許路加教授因是牧師兒子的關係,又是基督徒,在學院裡也被紅衛兵捉出來揪鬥。他憶述當時的情景說,冬天他被迫赤裸身體,在一團燒得熱騰騰的火堆前挨批鬥,紅衛兵拿出燒得通紅的火鉗挨近他的身體,他能聞到自己汗毛燒焦的氣味。他們要他低頭認罪,從早鬥到晚,打他,將他踢來踢去,許教授被打得滿天星斗。然而﹐他緊記著聖經上主耶穌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

 

鐵釘捶入鼻孔

  這樣的批鬥還不夠,許教授說:「在一次學院公開批鬥大會上,紅衛兵要我在毛主席的畫像前下跪﹐低頭認罪。這是不可能的事,我是基督徒,毛澤東不是全能的耶穌基督,我絕不下跪。」許教授堅忍不屈的信仰,激怒了紅衛兵,他們死按他下跪,許教授寧死不從仍然站立,他們就用腳踢他的腿腰,用拳頭打他。在這時刻﹐許教授心裡默默地呼求﹕「耶和華阿,我投靠你,求你使我永不羞愧,憑你的公義搭救我。……你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所以求你為你名的緣故,引導我,指點我。求你救我脫離人為我暗設的網羅,因為你是我的保障。」一個紅衛兵,看到他就是不肯低頭認罪跪拜,沒有理性地從地上拾起一支有一吋半長的生鐵釘子,和幾個紅衛兵把他按倒在地上,要把釘釘在許教授鼻子與上嘴唇中間(所謂人中的地方)。當時有一個工宣隊的領導(文化大革命工人派到學院做領導工作的組織),還怕如果釘不死許教授而留下疤痕,對己不利﹐故此叫紅衛兵把釘子從他右鼻孔釘下去。當時,許教授心裡禱告﹕「神啊,假如我死了,求你接我去﹔不死,我要讚美你。」這個紅衛兵學生就從地上拾起一塊磚頭,用釘子從許教授的右鼻孔用力打下去,穿過嘴裡兩顆門牙中間和牙根。當時,牙根斷裂,許教授也暈過去。

  也不知經過多長的時間,他甦醒過來,嘴紅腫,滿身鮮血。也不知那裡來的勇氣,他看到釘在鼻孔上的釘,竟然伸手用力拔出,也不知疼痛。他伸手捏一捏自己的大腿,感覺有點痛,知道自己還沒有死。他一步一步就這樣披著滿身的鮮血,忍著鼻嘴的腫痛爬回家去。太太見狀,驚駭得暈倒過去。

 

神的恩典治好嘴傷

  他嘴腫不能吃東西,不能說話,牙根破斷。他去找牙醫朋友幫他醫治,但這位牙醫被抓去下鄉勞動了。只有兩個赤腳醫生(文化大革命時非經正統醫學培訓的醫生),一看許教授的情形,就認定他是反革命份子。他們就用繃帶把他綁在椅子上,不打麻藥,用不是牙醫用的鉗子﹐把兩門牙根硬拔出來,塞塊棉花就叫他走。

  感謝神的恩典,這錯誤鉗法,卻給許教授帶來根治。他那位牙醫朋友後來知道了﹐說這是神的作為(這牙醫後來信耶穌得救)。因這兩位赤腳醫生使用錯的牙鉗,拔牙的方法也錯,如拔不好,會發炎,破傷風並會死亡。但許教授一點併發症均沒有,二個星期後嘴竟然好了。但惡運還沒有完,他又被抓回學院裡的牛棚(被揪鬥的人被叫做「牛鬼蛇神」,被關的地方叫「牛棚」)。

 

牛棚內高歌讚美耶穌

  許教授說他在牛棚裡總是唱詩歌讚美神,唱耶穌是道路,是真理。紅衛兵就每天打他,捏他,向他吐痰,不准他唱。漸漸地,紅衛兵一天不打他,他反而更害怕,不知又要用有甚麼刑罰對付他。打了,他反而知道今天安然了。聽到許教授對神的讚美,紅衛兵就用膠布十字形封他的口,但他在心裡仍然哼著讚美詩。每天兩餐吃飯時膠布被撕下,嘴上的皮拉破,在他口上留下帶血紅的十字架。

 

竹筷夾指血肉模糊

  紅衛兵要他改名,不准叫許路加,說這是美帝國主義的名字,要他改名為許革。許教授堅持不改,因路加這名字取自聖經,是神賜給的。紅衛兵就用彈琵琶的指甲,在他赤裸的背脊捏他,每捏一下背上就有一個血泡,他強忍住不出聲,心裡哼著我是基督的精兵,來抵擋痛楚。每捏一次,血泡就多一個,他強忍連嘴唇也咬破了。後來,背上留下有二十多個血泡,他已經感覺不到痛了﹐只是不能躺在床上,只能趴著睡。那時是冬天的季節,他卻不能穿衣,因為穿上衣服會很痛。但是﹐感謝神,他沒有發炎,凍傷,反而漸漸康復了。

  紅衛兵見許教授不屈服,就要把他手指弄斷,讓他以後不能彈鋼琴。對一位鋼琴家來說,手指是何等重要﹗許教授含著淚說,當時有軟弱的沖動,有去自殺的念頭。但這時像有聲音在耳邊響起﹕「身體是神的殿,不可損壞,不能死。」他跪下來向神求赦罪。

  紅衛兵用五根竹筷子,夾在他的手指間,先用手捶下去。竹筷子不斷,他們也手痛,就改用紅磚用力捶下去。這些失去理性的紅衛兵,還大笑,每捶斷一根筷子,就唱一句毛澤東語錄歌:「下定決心,不怕犧牲……」。

  當時他的手指被捶得血肉模糊,骨頭都露出來,指尖指甲也爛了。紅衛兵還恐嚇說,這事不許讓人知道,否則殺了他全家。沒有醫藥繃帶包扎,他太太袛能用又髒又破的舊褲子為他將手包起來,沒有上藥,血肉與布連在一起。真是神奇妙的恩典,筷子斷了,但他的指骨卻沒有斷,竟然在這種酷刑之後漸漸痊癒了。今天,他還可利用神賜給的手指,彈奏美麗的樂章讚美神。

 

苦難歲月神救拔

  神並沒有離棄他。在經歷了文化大革命苦難的歲月後,在無情的政治壓力下,在許多人認為不可能的情形下,神帶領他離開了曾在那裡受盡折磨的沈陽音樂學院。1983年許教授及太太調到了北京音樂高等學府──中國音樂學院任教﹐又先後兩次在北京崇文門基督教會任司琴,還為原駐中國大使並後來成為美國總統的布殊先生彈奏了「何等恩友」﹐以讚美神恩。

  19898月初,神又帶領許教授離開中國﹐旅居菲律賓,並在北美地區作巡迴表演。1997年,在沒有任何條件可以移民加拿大的情形下,加國政府毫無條件地讓他以音樂家的資格移民加國。感謝神,他知道神在對他說:「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現他呼吸到真正自由的空氣,並得以用他的琴聲來盡情頌讚神的恩典。

 

榮耀歸於耶穌基督

許教授在結束訪問時,用坦誠平靜的語調說:「過去受了這麼多的苦難,我沒有因此而憎恨過任何人,包括當時打我的紅衛兵。我前半生所發生的一切,袛是神對我信仰上的考驗,榮耀歸於耶穌基督。我深信基督勝過魔鬼,而我的一切乃是基督勝利的宣告。」因為耶穌說過﹕「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甚麼能害你們。」(路1018-19

(第六十期,19989月號)

 

 

許路加教授小傳

 

    許路加先生於一九三一年六月,出生在江西南昌一個牧師家庭。一共有九兄弟姊妹,他排行第三。路加的名字取自聖經,他是一位基督徒。

    許教授從三歲開始信主,這是一個非常奇妙的經歷。一天,他父毌親帶他到湖邊遊玩,不小心掉下湖中,他父毌驚慌之下跪在湖邊向神禱告,神的大能在此時作工,一陣南風吹來,把許教授從湖中吹回湖邊,神再次賜給了他生命。許教授從此認識耶穌為救主,為真神。

    他從小非常喜歡彈鋼琴,可是,家裡窮困沒有錢支持他學琴。這時,神安排一位鋼琴老師發現了他的音樂天份,免費教授他,使他走上鋼琴藝術生涯。        

    許教授小學、中學均在南昌教會學校及男校渡過。由於他嚮往到蘇聯深造鋼琴藝術,以出色成績考入了在沈陽的「魯迅文藝學院」(後改為「沈陽音樂學院」),很可惜,因政治關係他始終不能如願。在這學院裡他由學習到任教﹐更度過了苦難的年月。他不能出國深造,也不能代表國家出國表演。

    可感欣慰的是﹐他得到當時在這間學院任教,簫邦第十代門生 -- 波蘭華沙音樂學院的霍爾諾夫斯卡主任教授的欣賞。在那特殊政治環境中,許教授成為他得意學生,一九五六年獲沈陽音樂學院鋼琴院士和碩士,被他譽為簫邦第十一代門生。且許教授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鋼琴音樂研究生,隨師出訪上海、北京等各大城市巡迴鋼琴演出。

    六十年代,許教授興同校女學生,後為著名聲樂教授程浩秋結婚,但因政治因素一直不敢生育。一九九二年程女士在菲律賓定居時病逝。八十年代,許教授在他遲來的藝術春天中,演奏了自己創作的大型鋼琴獨奏曲「「春天來了」。

    一九八二年,許教授在中國榮獲美國授予美國演奏家阿巴札碩士證書。

    一九八三年許教授和太太一起調到北京中國音樂學院任教。

    一九八九年八月許教授出國菲律賓後,因他鋼琴音樂的才華,被邀請到北美多個國家巡迴演奏,並用鋼琴從事福音事工。

一九九七年十月,許教授以音樂家資格移民加國定居溫哥華,繼續用雙手頌讚神的大能。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