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南博士

希望做撒種人

¨    許濟華

 

Text Box:  
陳耀南博士希望做撒種人
       陳耀南博士這位性情中人的香港大學名教授,相信對在九五年後才移民溫哥華的香港人來說,並不陌生。

       在那年代,從香港的報章上、電台、電視以及社會公益活動或演講會上,我們不難見到他生動的形象,聽到他尖銳而雄辯的詞鋒。今天,在溫哥華這塊人類居住的樂土上,他與我們再度重逢。不減當年活力的他,滔滔不絕地講述了他移民澳洲後的感懷﹐和信主後繼續要走的人生路。非常的榮幸,本報在梁燕城博士的家中,訪問了陳博士﹐聽他述說一位基督徒的心聲﹕  

      「如果說我怎樣經歷神的恩典,就不能不數算自己怎樣能夠平安地長大。我是一個孤兒,能完成中學、大學及成為一位大學教授﹐這已是神大大的賜福予我。也就是說,自己有生以來﹐都是在經歷神的恩典。」陳耀南博士以滿懷感謝之恩的情懷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他說﹕「為何我移民澳洲後才信主成為一位基督徒呢﹖深信這也是神的引領。移民澳洲後,也是引發我信主的導火線之一﹐就是自己在深思﹕人到中年,也五十多歲了,撫今追昔,檢討過去,展望將來,環觀世事混亂,自己本身和所認識的人之軟弱,我深感人生有一種空虛感。我想﹐兒女也長大,在有生之年,應當做一些自己青少年時代該做而沒有做到的事。讀多些聖經,為主作些未作的工,就如學生未交或遲交功課,現在補交回來,因而於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一日正式接受浸禮。

       「其實,在我二十至卅多歲的期間,也很欣賞基督教,也曾到教會聚會及讀些屬靈的書藉。但在那個階段,自己猶豫不決,不知自己到底配不配成為一位基督徒,還沒有想明白。加上在港時工作繁忙,信主的熱情時冷時熱,及沒有人的帶領,得不到屬靈的栽培,信主的溫度降下來﹐直到移民澳洲後。」  

       信主後的人生路應該如何去行走呢?陳博士表示在這餘下的有生之年,他將在研究國學活動從中傳主福音,協助教會做義工,多作見證演講。並以「以心為心共聽心」為主題,講述儒家、佛家、道家以及基督徒對心的認識和比較。他根據自己的所學整理、比較中國文化幾種核心思想與基督信仰﹐探討基督教怎樣成全中國文化。他也會寫一些書藉,如基督徒讀論語,基督徒如何閱讀唐詩。他認為這些文字工作很有用,應放在聖工上。 

       陳博士認為中國傳統文化,儒家思想不是宗教,沒有解答靈魂問題,宇宙創造的問題,生前死後的問題。佛家的思想如佛教雖然很流行,但佛教信仰有不足之處和值得懷疑的地方。他說﹕「我忠於自己的信仰,我認為基督教優於佛教是有道理存在。不要怕他人說你批評其它宗教,我認為這點絕不要含糊不清。我尊重其它的宗教,但我可以通過對話來作比較。但態度要溫和,動機要良好,立場要嚴正。」  

       另一點,陳博士希望使人認識到聖經是普世的,而在主耶穌未來到世上之前﹐中國的文化、學術、律法、禮儀都有神的美意。怎樣見證這個事實呢?他希望自己能從這裡做一些工作﹐有所貢獻。

       在談到個人移民澳洲的感受時,本報問陳博士﹐由香港的知名人士,到國外的無名百姓﹐是否有一種失落感。陳博士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是很平靜地作出移民決定,完全沒有失落感。想到自己能在大學教書二十多年﹐已是神所恩賜。自己何德何能,讓神將恩賜賜給我呢﹖有些人一生都不能入大學,更何況能在大學教書呢?是神眷顧了我。且在移民後的初期,我算是帶薪休假,後來以無薪休假處理。其實,當時我可以返回大學繼續任教。但在港的房子賣了,書藉也帶來﹐況且對香港的前途,政局也沒有很大信心,所以並不留戀以往的歲月。今後在澳洲雪梨,我可通過中國文學的研究來做傳揚福音事工。我認定這就是我以後要走的路。

       「再者,我希望在雪梨籌辦一間『講學圖書中心』﹐利用自己的學識和藏書二萬餘本,貢獻在屬靈的聖工上。讓更多未信主者從該中心內得到神的福音,亦讓教牧人員,基督徒在中心內研讀中國文學資料。當然,籌辦費用是非常困難,但我將盡力而為之,相信神會看顧。因為天上『有一個撒種的』(馬太福音133)『種上以後,就長起來,比各樣的菜都大,又長出大枝來,甚至天上的飛鳥可以宿在它的蔭下。』(馬可福音432)」我們求神成全陳博士的構思,並且通過他的事工﹐將福音的種子廣泛播撒。

 (第六十三期,199812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