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健南博士:

一位科學家的信仰與追求

¨    許濟華

 

  如果你常常閱讀本報,就一定看到過「科學趣聞」的欄目。這個專欄的撰寫人就是馬健南博士。最近,他因身患癌症返港醫治。在此之前的半年中,馬博士強忍著癌症的折磨,以堅強不屈的精神,一篇又一篇地堅持為本報撰寫文章。

    馬博士說:「初看聖經,有時覺得其中的一些內容好像會與科學產生矛盾。但看得多了,矛盾就越來越少。聖經是一本很有意義的書,是神的話語。我用神的話語來論證科學,目的是向那些有一定科學知識的人們傳福音。」

 

早年的信心操練

Text Box:  
馬健南博士伉儷
  馬健南博士出生於香港,在上海長大,九歲時就已信主得救。在他人生的路途上,的確經歷了不平凡的歲月,渡過不少艱辛與磨難,也見證了神對他的眷顧和保守。

  馬博士自小就被母親帶到教堂,她想讓馬博士認識福音,接受耶穌為個人的救主。她常和兒子一起禱告,求神開啟他的心眼,認罪悔改。幾天後,馬博士覺得自己有罪。因為,在他妹妹出生後,看到母親抱著妹妹,而不能再像以往那樣抱他時,心裡就很嫉忌。想起來,這是得罪了神,有罪的感覺。認識到自己的罪,是神給了他新生命的一種表現。經過教會內許多討論後,同意為他施行浸禮。

  自那時起,馬博士開始勤奮讀書。而在那個年代,學生的風氣很差,經常作弊,在考試時偷看書本,或讓鄰近的同學代為作答。對這些,他心裡感到難過,知道他們的行為是得罪神的,自己決不參與。由於他的這種態度,使他受到部份作弊同學的排擠。同學們讓他坐在課室的最前排,並嘲諷說:「你不作弊,當然要坐在前排,我們坐在後面,你來保護我們嘛。」也有人說他不會作弊,是個大傻瓜。因為,他靠自己作,考試分數並不是很高,反而作弊的同學分數更高。但馬博士認為考試作弊會使自己心裡不平安,因而堅持自己的原則,絕不作弊。就算自己當時不知如何計算某個數學題,有同學將答案給他看,他也決不偷眼一望。為此,他受到數學老師的讚賞。

 

戰火中的奇異經歷

  抗戰爆發時,馬博士正上中學。在被日本兵包圍的校園內,他曾親眼看見日本兵刺死中國人,利刀從喉部刺進去,鮮血四濺。那時,他祗有十五歲。而當時的恐怖情形,真是難以想像。在那艱辛的歲月,學校關閉,不但沒有學校上,也沒有錢吃飯。他和家人從廣西省的柳州,步行逃難到貴陽。沿途下雪下雨,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分平,一路都要爬山,幾乎一連幾天都沒有一口粥或一口飯吃。到達貴陽後,父親有幸找到工作,賺了點錢買食物。後來一家人又到了重慶,馬博士這纔有機會重新入學讀書。那時,許多人都勸他不要考最難入的清華或南開中學,但聰明過人的馬博士雖然在逃難的日子?遺失書本,但憑著自己的記憶和勤奮自學積累的知識,經過考試,清華和南開中學竟然都錄取了他,這使他深感神不會虧待他的僕人。如沒有神的眷顧,在經歷磨難的情況下,他又怎能重回校園生活?他決定上南開中學。那時,他已失學一年,沒有書讀,並且經歷了戰爭的殘酷,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同胞面臨死亡的那種令人膽顫心驚的場面,承受了一個少年人所能承受的最大的精神壓力。那時的馬博士,在心靈上已不是一個十六歲的男孩子了,他感到自己似乎已經提前進入了成年期。

 

步入科學的殿堂

  日本投降後,南開中學準備遷回天津,馬博士便退學,回到上海,在聖約翰中學繼續學業。當時十七歲的他,認為自己的責任是努力讀書,對於教會或團契活動也不拒絕,但不是十分熱衷。中學畢業後,馬博士考入了聖約翰大學化學系。適逢中國大陸「解放」,本來四年的課程以三年半時間完成,隨後被分配到山東濟南一所中學從事教學工作。

  在此期間,馬博士認識了一位很虔誠的基督徒,常常互相交通,一起崇拜和聚會。由此,更堅定了他對神的信心。後來,因這位要好的基督徒生病,馬博士就負起了崇拜和聚會的重責。雖面對政治上的壓迫,所有的人都需接受思想改造,交待自己的歷史。學生不准離校回家,要向共產黨交待政治立場。在紅色恐怖之下,馬博士仍然帶領基督徒,堅持在學校飯堂一角聚會,敬拜耶穌基督,參加人數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比原來增加了三十倍。

  一九五三年前後,神奇妙的恩典使馬博士取得雙程証到達香港。由於馬博士在大陸聖約翰就讀時期,曾寫過一份醫治肺病的藥物研究報告。當時肺病在中國的流行很廣,也很嚴重。有關部門接納了馬博士的建議,製成醫治肺病的藥,使千百萬中國人民受惠。就憑這一點,雖然當時香港政府不承認馬博士在中國大陸的學位資格,但香港大學卻破例錄用他從事科學研究工作。其後,當香港啟德機場興建,需要一位掌握高科技的管理人材時,馬博士被推薦出任。當時月薪為港幣一千元,比香港大學畢業學生的月薪高出一倍多,成為當時華人薪酬最高者。他掌管科學實驗室,檢驗研究幾千個樣品,屬下員工也有二十多人。

  其後,馬博士還參與過柬埔寨金邊機場興建中的科學研究,只有他和助手二人前往,卻將研究工作提前完成。

 

更上一層樓

Text Box:  
馬健南博士
  回到香港後,馬博士又取得法國的獎學金,到巴黎大學攻讀博士學位。讀取法國的博士學位,一般需時六年。但馬博士憑著堅毅不屈的精神,未足二年,就有數學論文發表,而在第四年就取得了博士學位。

  在巴黎,馬博士生活十分艱苦,在巴黎的幾年裡,全都自己在家煮食,去餐館吃飯只有一次。為了學習烹調,他到中國餐館打工,由最低級洗碗開始,到學習燒菜。三個星期之後﹐他已能烹調出美味的食物給全餐館的人吃。

  馬博士在努力從事科學研究工作的同時,還積極參與教會的事奉,得到弟兄姊妹的愛戴。在知道馬博士要考博士學位時,一齊為他禱告。最後,馬博士取得法國學術最高榮譽。馬博士感概地說:「在學術及法語水平上自己是不配的,只有神才能將此榮耀賜給我。」

  其後,馬博士先後在加拿大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工作。在加拿大亞省工作期間,看到報章上刊登香港中文大學成立,需要化學教授的消息。馬博士沒有想到,他以嘗試的心情應徵竟然會被錄取。在闊別香港二十多年後,他又重返香港,並為香港中文大學在科學儀器的改進及研究工作上,作出極大的貢獻。但由於在港過分勞碌,影響到他的身體健康,最後被迫申請提早退休,來加居住。

  退休後,馬博士並沒有放棄對事奉的熱忱。他運用自己的學術知識,以聖經真理為指導去論證科學,為本刊撰寫信仰與科學方面的文章,成為深受歡迎的作者之一。

在馬博士不平凡的人生經歷中,可以看到神的恩惠慈愛隨著他。今天,他雖然身患癌症返港醫治,但他心中充滿喜樂,一如既往,堅持撰寫文章。讓我們一齊為馬博士軟弱的肢體禱告,求神令他早日康復。

(70期,1999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