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

他為何不願作基督徒?

¨      李健萍

 

 一個有二十年黨齡的共產黨員,衝破了歷史的包袱、文化的障礙、唯物論的哲學和理性的掙扎,終於明白了,耶穌基督不僅是世界萬物的創造者,也是他個人生命的主!

 

昔日的馬列主義講師,今日的基督徒

 范學德五零年代出生於中國北方的一個小鎮,從小就在共產黨的教育下成長,熱烈地崇拜毛澤東,甚至願意為他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所以,他加入了紅小兵,當了中學的紅衛兵幹部,十六歲就讀了「共產黨宣言」,十九歲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二十歲時,已通讀了「馬克斯恩格斯選集」和「列寧選集」一至四卷。他畢業於吉林大學哲學系,又在中共中央高級黨校獲得馬克斯主義哲學碩士學位,並在培訓中共中級領導幹部的省委黨校中教授馬克斯主義哲學多年。

 一九九一年秋﹐范學德來到美國芝加哥,接觸了當地的教會和基督徒。他一直自信絕不會信上帝,然而當他真誠地探索真理,面對信仰時,他發現了神的真實,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偏見,信仰上帝,成為祂的兒女。

  

經歷心靈上的困惑和掙扎

 回想這一段探索的日子,范學德經歷了心靈上的痛苦、掙扎和困惑,深深的領悟到作為一個近代的中國知識份子,在接受基督信仰的過程中,有著多少的障礙和疑問。因此,他真摰地作出了深刻的反省,供誠實地探索真理的朋友作為參考,也讓基督徒理解到一般中國人不願意成為基督徒的癥結何在。

 首先,范學德在未認識基督教之前,已經對基督教存著仇恨和敵視的心態。在官方歷史學的影響下,他認為傳教士是在列強的不平等條約的保護下,到中國進行文化侵略,目的是要瓜分中國;列強也以傳教和保護傳教士為藉口,一再向中國發動侵略。因此,在感情上,他對基督教非常反感。直至他到美國後,閱讀了一些有關基督教的書籍,他才發現福音在中國傳播的歷史大大地改善了中國人民的生活:若不是傳教士昔日大聲疾呼,我們的母親和姊妹可能今天還是裹著小腳;若不是傳教士把第一位留美學生容閎帶到美國,我們今天那裡會有這麼多的留美學生,學成回國,貢獻社會;西醫西藥和許多大醫院是傳教士在華奠基的,挽救了無數中國人的性命;傳教士創立了許多學校和大學,促進了現代知識在中國的傳播,提高了人民的知識水平;還有最早的孤兒院、精神病院、盲人學校、聾啞人學校也是由傳教士開創的。縱使部份傳教士在中國確實有過不光彩的地方,可是仍然有很多很多西方宣教士千里迢迢離鄉別井到中國來,將上帝愛人的訊息告訴千萬的中國人。他們心中若非確信神就是愛,是甚麼力量驅使他們如此奉獻,甚至連生命都擺上呢﹖

 

領悟神愛中華的真情厚意

 作為當代的中國知識份子,范學德亦在信仰和文化的衝突之間苦苦掙扎過。基督教的基本神學觀念與中華文化的某些觀念之間,確實存在著明顯的對立和衝突。最尖銳的衝突是人性的善惡,儒家的思想是「人之初,性本善」;但基督教的教義卻是人有原罪,人性全然敗壞。另一個對立的觀點則是中國人相信「為仁由己」,一個人只要依據心中的善性而行,自己就能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仁人志士;然而基督教則宣揚人無法自我救贖,人必須無條件地信靠耶穌,讓祂來管理自己的生命,否則無法稱義。在這種矛盾與衝突之間,范學德覺得要接受基督,就必須斬斷中華文化之根,這是他難以割捨的。可是當他再深入鑽研中華文化時,他才發現往聖先賢如孔子,面對高高在上的天時,心存敬畏,他諄諄地告誡人們:「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如果他不是感受到蒼天是個有德性、有感情、有智慧的神明,又何需敬畏呢?而每個人心中的仁義,正是上天賦予給人的,如孟子所論:「盡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也,則知天矣」!中國的聖賢執著地追求「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就是渴望通過仰望太空和反省自己的天良,來體認上帝的大能和神性,在福音沒有臨到中華的情況下,中華兒女仍然懂得敬畏上天。反顧五千年的中華文化,范學德不得不承認上帝一直在眷顧掌管中華民族,祂讓古聖先賢能領悟到人生最大的使命就是依天命而行,中華民族才能延續到今天。

 

衝破唯物論的藩籬

 多年以來,范學德虔誠地相信共產黨的哲學──馬克斯主義哲學,把物質視為最高實在,根本不相信天地萬物有創造者。他堅信唯物論的基本觀點是正確的,宇宙萬事萬物的共同本質是物質,認為物質是自存的,永存的,既不能被創造,也不能被消滅,而精神也是有由物質產生的,並且由物質決定。可是當他開始認真地解析唯物論的理論時,他驚訝地發現,唯物論的基本前提﹐只不過是一些有待證明的假設。倘若精神是由物質產生,兩個性質完全不同的東西,怎麼可能互相轉化?無情無義的物質怎麼可能產生有感情有意識的精神境界﹖即使唯物論概括了宇宙萬物的共同本質,依然無法否認上帝的存在。上帝不是宇宙萬物中的一物,萬物的共同本質只有與上帝聯繫起來,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釋,人才能明白物何以有始終,事何以有本末。

 雖然拋開了歷史的包袱、文化的衝突和唯物論的障礙,范學德仍然無法通過自己的理性去接受基督教的信仰,他認為凡不合自然規律的神蹟,凡是科學不能證明的,都必須加以否定。可是,事實擺在眼前,許多偉大的科學家對上帝深信不疑。再者,在浩瀚無涯的宇宙中,科學不能證明、不能解釋的現象多如星塵,人類怎能以有限的生命和頭腦去理解上帝無窮的智慧呢﹖

 

無偽的愛化除最後的懷疑與偏見

 而最令人感到痛心的,就是基督徒本身成為信仰的絆腳石。比較為真理而獻身的烈士──保羅的信仰,范學德在許多基督徒的生命中,很難發現基督在他們裡面活著。在日常生活中,基督徒所追求的和世人一樣,當他們唯恐房子不夠大,車子不夠新,薪水不夠高時,他們心中的主就是上帝嗎?當基督徒傳講耶穌是愛時,心中卻沒有真誠的愛心,一切的關懷和問候只不過是例行公事時,非基督徒如何能體會上帝就是愛﹖基督徒的生命若沒有被上帝改變,不願意遵耶穌的命令而行,怎能勸人相信上帝?由於看到這麼多軟弱的基督徒,范學德不僅對他們的信仰打了問號,更對這個信仰本身產生了懷疑,上帝既賜人新生命,怎麼我們看到的基督徒卻是如此不濟?

 感謝上帝,范學德仍然通過一些真實的基督徒看到了上帝,他們對主耶穌的敬虔,對人的真誠無偽的愛心,使他看到上帝改變人心的奇妙,他終於謙卑來到上帝面前,放下了一切的懷疑、偏見與執著,承認上帝的存在,接受祂的大愛,享受祂所賜豐盛的生命。

 

(74期,199911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