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紅伶紅虹信主

演藝事業俱更新

¨      紅 虹 

 

編 者 按 : 著 名 粵 劇 紅 伶 紅 線 女 的 女 兒 紅 虹 , 七 月 份 將 到 溫哥 華 演 出 粵 劇 , 令 人 最 興 奮 的 是 紅 虹 信 了 主 耶 穌 , 本 來 這不 算 大 新 聞 , 但 在 芸 芸 眾 多 導 人 向 善 的 宗 教 中 , 為 什 麼 紅虹 偏 要 信 基 督 教 呢 ? 原 來 她 是 經 過 一 番 爭 扎 的 追 尋 , 她 曾經 拜 過 觀 音 、 拜 過 華 光 師 傅 , 信 過 各 種 神 ... ... , 讀 者 想 知道 其 中 因 由 , 想 知 道 她的 改 變 嗎 ?

 

我 自 小 於 香 港 學 習 芭 蕾 舞 和 鋼 琴 。 返 大 陸 後 , 又 在 中 央 音 樂 院 的 附 屬 中 學 主 修 音 樂 。 三 年 級 那 年 , 因 練 琴 的 時 間 太 長 , 傷 了 手 腕 , 不 能 繼 續 學 琴 。 當 時 我 的 母 親 在 上 海 拍 電 影 , 我 給 她 電 話 , 告 訴 她 我 要 跟 隨 她 。 她 誤 會 我 的 意 思, 以 為 我 要 跟 她 學 演 戲 。 在 我 到 達 前 , 一 切 已 為 我 安 排 妥: 在 上 海 戲 曲 學 校 學 昆 曲 、 學 京 劇 , 再 另 請 老 師 教 我 做 花 旦 等 等 。 當 我 說 我 不 喜 戲 曲 , 而 喜 學 外 語 時 , 她 說 一 切 已 安 排 妥 了 , 不 想 學 也 不 行 了 。 我 便 因 這 美 麗 的 誤 會 進 入 了戲 劇 界 , 得 到 很 好 的 栽 培 。 由 於 那 時 我 的 年 紀 已 經 稍 大 ,資 質 又 不 是 很 聰 敏 , 惟 有 特 別 下 苦 功 。 每 天 很 早 起 床 練 習 功 架 ; 星 期 六 、 日 學 習 唐 詩 、 宋 詞 、 聲 樂 、 發 音 等 等 中 國 傳 統 文 化 精 華 及 西 洋 傳 統 聲 樂 , 我 覺 得 很 有 意 思 。

在 老 師 和 父 母 悉 心 教 導 下 , 我 漸 漸 在 戲 劇 界 奠 下 了 基 礎 , 成 為 獨 當 一 面 的 正 印 花 旦 來 。 後 來 移 居 台 灣 , 成 立 了紅 虹 劇 團 , 到 世 界 各 地 巡 迴 演 出 , 認 識 了 一 些 基 督 徒 朋 友, 常 常 帶 我 去 教 會 , 向 我 作 見 證 , 因 而 對 基 督 教 有 所 認 識。 比 在 香 港 聖 保 祿 書 院 唸 書 時 只 知 神 的 名 字 和 一 些 聖 經 故事 , 要 好 些 了 。

  九 九 零 年 到 美 國 演 出 , 與 久 別 的 姐 姐 重 聚 。 在 記 憶 中 ,她 比 我 大 , 我 很 害 怕 她 。 可 能 因 為 我 年 幼 時 很 頑 皮 ,唸 書 成 績 不 大 好 , 常 受 她 管 束 、 責 罰 。 因 此 重 逢 之 時 也 有 點 緊 張 。 但 慢 慢 發 現 , 感 覺 不 同 了 。 她 很 關 心 我 , 找 空 和 我 說 出 了 很 多 肺 腑 之 言 , 處 處 為 我 設 想 。 後 來 跟 她 一 起 探 訪 親 戚 長 輩 時 , 他 們 告 訴 我 : 「 妳 的 姐 姐 改 變 了 很 多 , 妳 覺 得 嗎 ﹖ 」 我 說 : 「 是 呀 ! 我 也 覺 得 不 同 , 是 甚 麼 原 因 呢 ﹖ 」 他 們 說 : 「 因 為 她 信 了 耶 穌 , 並 且 是 一 個 很 虔 誠 的 基督 徒 。 」 我 那 時 心 想 : 「 基 督 徒 有 那 麼 好 ! 我 在 台 灣 的 基 督 徒 朋 友 也 是 那 麼 好 ! 」 我 姐 姐 親 切 地 問 我 : 「 妳 有 沒 有信 仰 ﹖ 」 我 說 : 「 所 有 的 神 我 都 信 。 我 拜 觀 音 , 也 相 信 耶 穌 。 」 她 說 : 「 那 樣 不 行 , 妳 一 定 要 分 辨 清 楚 那 一 位 是 真 神 。 宇 宙 間 只 有 一 個 主 宰 , 祂 要 我 們 專 心 一 志 的 敬 愛 祂 。

上 帝 是 獨 一 的 真 神 , 整 個 宇 宙 是 祂 創 造 的 , 祂 愛 我 們 , 拯 救 我 們 , 妳 可 以 追 求 認 識 祂 。 」 以 後 她 不 斷 的 寄 有 關 基 督 教 的 錄 音 帶 給 我 聽 , 又 送 我 一 些 福 音 書 籍 和 一 本 聖 經 。

從 那 時 開 始 , 我 真 的 認 真 思 想 , 尋 求 我 當 相 信 甚 麼 。我 繼 續 參 加 教 會 崇 拜 , 查 考 聖 經 。 當 人 問 我 信 甚 麼 宗 教 時, 我 說 相 信 上 帝 ; 朋 友 問 我 為 甚 麼 不 接 受 洗 禮 , 我 說 , 我 還 要 多 研 究 聖 經 。 因 我 覺 得 要 懂 整 本 聖 經 , 才 有 資 格 受 洗。

      一 次 , 我 去 澳 洲 演 出 , 乘 飛 機 時 , 領 隊 的 太 太 坐 在 我 旁 邊 , 談 及 信 仰 問 題 。 我 說 我 信 耶 穌 基 督 。 她 問 : 「 有 沒 有 受 洗 ﹖ 」 我 說 : 「 還 沒 有 。 待 我 把 全 本 聖 經 研 究 清 楚 , 完 全 明 白 了 , 才 受 洗 吧 ! 」 她 便 說 : 「 妳 知 道 現 在 所 乘 搭 的 飛 機 是 飛 往 哪 裡 嗎 ﹖ 」 我 說 : 「 當 然 是 飛 往 澳 洲 雪 梨 。 」 她 再 說 : 「 妳 登 機 前 , 有 沒 有 先 研 究 這 飛 機 的 構 造 及 駕 駛 方 法 呀 ﹖ 」 我 說 : 「 當 然 沒 有 。 怎 可 能 每 個 人 都 要 學 懂 駕 駛 飛 機 才 能 乘 搭 飛 機 呢 ﹖ 」 她 說 : 「 對 呀 ! 妳 信 任 此 飛 機 會 把 妳 帶 到 澳 洲 雪 梨 , 妳 便 乘 搭 它 。 我 們 相 信 主 耶 穌 也 是 同 樣 道 理 , 不 必 等 妳 明 白 了 所 有 真 理 才 相 信 。 只 要 妳 明  白 上 帝 是 獨 一 真 神 , 祂 愛 我 們 , 差 遣 祂 的 獨 生 子 來 為 我 們 釘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 死 後 復 活 , 升 天 , 以 後 還 要 再 來 審 判 死 人 活 人 。 妳 只 要 接 受 祂 作 妳 的 救 主 , 祂 的 寶 血 就 洗 淨 妳 一 切 的 罪 , 叫 妳 蒙 拯 救 , 不 至 滅 亡 , 反 得 永 生 。 主 耶 穌 為 我 們 成 就 了 一 切 , 不 必 再 等 待 了 。 信 主 後 妳 可 以 追 求 更 認 識 主 , 那 是 生 命 的 長 進 。 」 她 的 話 語 像 一 股 清 流 , 立 時 流 進 我 心 ; 我 恍 然 大 悟 , 最 重 要 是 相 信 、 接 受 主 。 當 時 心 裡 有 一 個 感 動 , 我 既 已 接 受 主 , 是 主 的 兒 女 , 理 當 接 受 洗 禮 。

     從 澳 洲 回 來 , 便 毅 然 向 教 會 申 請 受 洗 , 正 式 歸 入 主 的 名 下 做 基 督 徒 。

    信 主 後 , 我 常 禱 告 , 特 別 把 一 切 人 力 辨 不 到 的 事 交 託 給 主 。 這 是 我 深 信 不 移 的 一 點 : 祂 會 成 就 合 乎 祂 旨 意 的 事 。 隻 身 到 紐 約 進 修 聲 樂 時 , 神 為 我 安 排 願 意 借 出 鋼 琴 給 我 練 聲 的 教 會 , 因 而 解 決 了 找 教 會 聚 會 的 問 題 ; 起 初 居 住 的 地 方 不 理 想 , 我 祈 禱 , 祂 安 排 一 位 姊 妹 接 待 我 。 我 感 覺 事 事 有 主 引 領 , 深 深 體 會 做 主 的 兒 女 蒙 福 。 一 個 信 主 的 人 最 要 緊 是 行 在 神 的 旨 意 中 , 無 論 到 那 裡 都 蒙 神 眷 顧 , 神 的 愛 無 微 不 至 。 此 外 , 我 也 嚐 到 主 內 弟 兄 姊 妹 的 互 相 關 愛 。

我 更 體 會 : 「 我 們 愛 , 因 為 神 先 愛 我 們 」 、 「 施 比 受 更 為 有 福 」 的 道 理 , 噢 ! 這 是 聖 經 上 的 話 啊 ! 並 非 佛 家 發 明 的 。 我 很 喜 歡 與 人 分 享 神 的 愛 。 神 的 愛 不 會 越 分 越 薄, 相 反 的 , 捨 得 越 多 , 得 著 越 豐 富 。 從 前 教 學 生 時 , 常 為一 些 學 生 達 不 到 我 的 要 求 而 抱 怨 、 責 怪 他 們 。 信 主 以 後 , 發 覺 自 己 在 教 學 上 也 改 變 了 。 有 了 憐 憫 的 心 腸 , 懂 得 關 心 學 生 , 給 他 們 鼓 勵 ; 如 果 學 生 缺 課 , 我 會 主 動 問 他 原 因 , 盡 力 幫 助 他 , 慢 慢 地 與 學 生 建 立 了 感 情 。 我 知 道 這 是 主 的 生 命 充 滿 了 我 , 改 變 了 我 。

 

(真理報第三十四期,1996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