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燕城博士的自白

莊嚴的決定

¨     梁燕城

 

  九四年四月,接到香港商業電台的前時事評論拍擋李碧心來電,詢問回港重新做評論員的可能性,五月其經理張承襄飛來溫可華面談,十分誠意地邀請回港,答應付年薪達一百二十萬港元。七月我們一家回港一個月,每天在電台評論時政,得到聽眾和商台好評。同時,香港世界宣明會知道我們可能回流,即邀請我太太任一重要職位,並願負擔子女們的教育經費。還有一間學院請我任部份時間講師,並提供宿舍。計算單太太的薪酬已夠生活,電台收入袛須三、四年工作,就可退休,過自由的生活。

  當時一切回流條件都已具備,袛剩下個人自由意志的決定了。我沒有回流,因有幾個基本反省:

  生命的意義,不在乎賺多少錢,而在乎自己的使命有否完成,恩賜與才能有否充份發揮。在二十一歲時﹐我決志把生命獻給永恆有恩情的上主,己隱然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無條件地把一切最好的獻給中國,也把最崇高的靈性價值與中國文化的智慧融合。多年來是從學術文化上作裝備,希望完成中西精神文化和境界的接通的世紀性使命。當然也要做一個盡責的中國人,故此也作時事評論,那是一個知識份子對時代的責任,用剩餘的學問回饋社會,但這並不是我的主要使命。此外也常在教會講道和佈道,那是一個基督徒不可推脫的福音承擔,盡可能多關心和愛一些人,但佈道卻不是神託付給我的最大異象。

  我的最大使命和異象,是那十三億的同胞,那五千年的歷史文化,那五萬萬里的錦鏽山河,袛願能將最高的愛與寬恕帶給中國人,讓中國人彼此相愛,中國文化能重建其尊嚴,中國民族能有靈魂的淨化,中國人有好日子過,不再內鬥內耗。這是二十多年來神給我的一個境象。

  剛在九四年二月,我們開展了「文化更新」研究中心的工作,創辦海外鮮有的中文學術刊物「文化中國」,在世界各地推動「文化中國」運動,進而以海外的精神資源反哺中國。結果得到各方面積極的回應,從學術文化界到草根大眾,都期待著這種重建中國文化的工作。一切都剛在起步,怎能一面呼籲大家支持,一面自己卻跑回香港去擔任另外的工作呢?

  推動文化中國運動是我真正的使命,並非當一個高薪的時事評論員。但文化更新的事工卻十分貧窮,當時袛有一張書桌去辦公,經費何來呢?能否自己賺高薪來養活這機構呢?但若回港另任工作,就很難真正領導起一個使命,文化中國有了錢財供應,卻失掉靈魂,也沒有意義。

  況且我們反哺中國的其中一個訊息,是呼籲中國人不要袛顧賺錢,也須有一種承擔文化價值的骨氣,及探尋屬乎靈性真理的勇氣。如果我在作出這呼籲時,自己卻跑去賺大錢,這是甚麼的道德和骨氣呢?

  一百二十萬是十分吸引人的,工作三四年就可退休,到加拿大享受山明水秀的生活。

  但那十三億同胞又如何?我們中國人近百年來從被外國欺凌到自相殘殺,文化和道德價值亦已衰亡至盡,如今這十多年是最關鍵的轉變時刻,若一步差錯,又會萬劫不復。我們一家人即使獨自賺取數百萬,在加拿大過舒適日子,也是無法安寧。

  這是神聖的不安,上帝在呼喚:中國啊!中國。

  中國人的靈魂,上帝的異象,是比數百萬元重要,這是一個中國基督徒的骨氣。

  雖然看文化中國運動的展開險阻重重,誤解甚多,資源極為貧乏,但若清楚這是上帝神聖的召喚,就當不顧一切的,無條件地憑信心闖過去。

  夫妻兩人於是毅然地憑信心婉拒了香港的兩份極富吸引力的工作,留在加拿大推動文化更新與文化中國的事工,深知在海外將全球的資源反哺中國,遠比在香港傳媒中天天評論貢獻更大。

  作了這抉擇,雖然以後要面對較貧困的經濟處境與籌款壓力,但內心的平安和喜樂,無法形容。

  兩年半以來,文化更新的事工憑著全世界華人草根大眾一塊錢一塊錢的捐獻支持,維持了生存,且發揮了更大的作用,如今已有兩千會員,成為世界華人最多會員的機構之一,也正在把最深的愛心情懷帶回中國。

  信心可以成就一切超過所想所求的事。

 

(40期,19971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