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黃彥斌女士

服務中僑 榮耀神人

¨     黎煥儀

 

一群入世而出世的神國國民,在世上彰顯公義、慈悲、憐憫,為神做見證。                    

--查理.寇爾森

 

  觀其纖巧的身型,聞其文弱的聲音,不認識陶黃彥斌女士的人們﹐恐怕很難把她與她「中僑互助會行政總監」的角色聯繫在一起。然而,正是這位小女子,以其基督徒熱誠的心,在自己多年的社會工作中,彰顯了神的大愛,為神做出了美好的見證。

 

目標──神的旨意

  1974年,在溫哥華緬街一間僅僅300平方呎的辦公室裡,陶太與一群熱心才俊──據說其中多是基督徒──開始了協助華裔新移民安頓的服務項目。時至今日,這顆「芥菜籽」在「關懷他人,共同分享,服務社區」的精神感召下,已成長為在低陸平原擁有15間辦事處,240多員工,7500義工的大型社會服務機構──中僑互助會。身為中僑行政總監的陶太,更是運籌帷幄,廢寢忘食,以架設文化之橋為己任,為少數族裔的權益而奔走呼號。

  然而,做社會工作並非她的初衷。陶太說,「年輕時,我曾想過當教師或心理醫生。」是什麼使她最終選擇了社會工作呢?陶太回憶道,中學三年級她在夏令會決志信了主,從此改變了她一生的方向。「認識了神,使我看到自己是如此渺小。人的一生再輝煌也不過像一小片彩色玻璃,只有配合許多色彩的玻璃片,構成完美的圖畫,才能在社會中發生功效。」從那時起,她說,「我開始學習讓自己的人生目標不再是表現個人的重要性,而是去實現神對我的計劃和神的最終旨意。」

  陶太深知,神將她放在社會工作的大背景之下,是為讓她在世上「作鹽作光」,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於是,她欣然順服了神的旨意。

  在香港政府社會福利署工作數年後,1974年,陶太與全家移居溫哥華,又經過在BC省政府工作的磨礪,於1986年出任中僑行政總監。十數年來,陶太和她所從事的事業雖歷經多方的挑戰,她卻與各位理事、職員、義工及社區熱心人士一起,將挑戰當作鞭策,盡心盡力地拓展社會服務。許多人士認為,中僑在協助新移民,提供就業培訓,輔導家庭、青少年、耆英等方面,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在溝通華人與加國主流社會,促進各族裔融洽方面,中僑也頗得各級政府及社會各界的稱許。身為行政總監的陶太,在其中的重要貢獻是盡人皆知的。

  多年來,陶太服務社會方面的貢獻,並不局限在華人族群。在擔任中僑行政總監之前,她曾投身於蘭里市多項精神殘障人士護理康復設施的建立與管理工作,並積極倡議、促成了環境再造中心的建設。

  由於陶太在服務社區工作中的卓越貢獻,她曾榮獲溫哥華市多元文化社會優秀服務獎、加拿大聯邦125周年獎章、國會社區服務獎等多項表彰,並被《溫哥華太陽報》評為1998BC25位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陶太深感這一切成就和榮譽均出自神的恩典。正如耶穌在《登山寶訓》中所應許的:憐恤人的人、使人和睦的人、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53-11)。陶太與她急人所難,爭取各族裔平等、和睦共處的事業,怎能不備受上帝的祝福呢?

 

本份──榮神益人

  社會工作之繁雜、忙碌盡人皆知,社會服務管理人士的日程表,時常超出時間和精力的負荷,更是令人無奈。對肩負著中僑眾多使命和千頭萬緒事務的陶太來說,似乎只有上班時間,卻從無下班鐘點,一日三餐只能「見縫插針」,就連假期也往往被犧牲掉。

  然而,心繫上帝神聖使命的陶太卻樂此不疲,在她心目中,正如寇爾森在《當代基督教與政治》(Kingdoms in Conflict)一書中所說:「對於認真順服神的信徒,為善是一個命令,沒有選擇,是個必須。」她認為,在神所指派的崗位上刻盡職守,精益求精是自己的本分。

  她最大的心願,也是她最常用的詞語之一,就是「幫到人」。不管是青年、老年、婦女、家庭;也不管是新移民、老移民、難民,哪方有難,都只見陶太以真誠的關懷與愛心,廢寢忘餐地與各方商討對策,籌措資金,調動人力,竭力給予支持和幫助。

  無源之水難以長久。對於數十年如一日地向一切困乏者傾注愛心的人,人們不禁要問:此人之愛源自何方?這一個問題在陶太看來,已經值得她為自己的事業千百度獻身。當人們得知她是基督徒的時候,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只有神國子民才會具有如此襟懷。

 

謙卑──渴望永恆價值

  陶太──這位二百多員工的上司,移民權益的倡議者,頻頻見諸電視、報端的人物--並不自視過高。相反,在諸多困難和挑戰面前,她時時感到神在不斷給予自己操練的課程。

  在有眾多人士參與,服務對象複雜的社會工作中,陶太的精誠奉獻所得到的有讚揚、支持,也有歧見、批評、曲解、中傷。對此,陶太認為自己的課程是學習接納不同意見和見解,堅持去愛,去包容一切人。她說﹕「只有與主同行,才能使我堅守愛的原則不動搖。」

  面對壓力與挑戰,她知道自己的課題是仰望神。她說:「行事為人有著基督的心,神賜予的力量和辦法就必不缺乏。」

有神的恩典,陶太說,令她甚至能比較平靜地面對失敗和受傷的自尊。因為她深知基督徒「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837)眼前的成敗得失,在她看來並非十分重要,她更渴望的是自己屬靈的永恆價值。

 

(82期,20007)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