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之傑—余漢傑

以事業榮耀神

¨     黎國成

 

  余漢傑,一個你可能覺得陌生的名字,在香港的保險界,卻是個中翹楚。他的「威水史」包括:九一年獲全港傑出推銷員獎,九五年及九八年獲全港傑出經理獎,九八年獲美國人壽保險經理協會頒發管理卓越金獎(全球約四百位保險經理能獲此殊榮),他也是香港人壽保險經理協會創會董事及名譽秘書。

  余漢傑在保險業的成就,跟你跟我似乎沒有什麼關係,但是與他推銷保險的同時所作的,卻成為很多人的祝福。

  余漢傑七七年信主,一九八三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隨即加入保險行業工作。當時的保險工作並不是一門吃香的行業,他的同學都不支持他從事保險工作。但憑著努力,他很快便扶搖直上,八七年至八八年間,他的收入比起同期畢業的同學有過之而無不及,但他仍不斷要在工作上突破自己,年薪一百萬是他的目標(這個數字對當時一般的打工一族實在是天文數字)。

  作為一個基督徒,他沒有停止返教會聚會,但卻只是限於公式化的聚會。忽然之間,他覺得以前讀書時期一起上教會的同學消失了,究竟他們去了哪裡,連自己的同學也不能把他們留在教會,更遑論帶人信主了。因為工作忙碌的緣故,他需要多請一個兼職秘書,在眾多的應徵者當中,有一個是月入九千多元的申請人,余漢傑覺得奇怪。乃相約而談,原本這名申請人是一個異端教徒,她為了要傳她的「福音」,願意放棄全時間的高薪工作,以便有更多時間做她認為更有意義的工作。余漢傑深受感動,慨嘆自己只曉得在事業上打滾,忽略了神的工作。他決心裝備自己,進入神學院進修,但他清楚知道神沒有呼召他作全時間事奉,乃摸索帶職事奉的可能性。他在自己工作的保險公司內組織團契,人數漸漸增多之後,又開始查經班,搞福音聚會等,在六至七年的時間當中,帶領了百多人信主。

  與此同時,余漢傑也在短宣中心實習,經常帶領短宣中心學員及自己公司團契往別的公司舉行午餐見証分享,因時間容易安排,很多公司的行政人員都樂意參加這些午餐分享會,故效果十分好。漸漸地,他聚集全港所有保險公司的基督徒開始了保險業團契,開佈道會、培靈會等,吸引不少人參加。這樣,帶職宣教的異像被確立了。

  帶職宣教會不會影響工作﹖余漢傑肯定的說不會。他回憶在讀神學的期間,雖然要應付功課,又要工作,但他的生意額不單沒有下降,反而是最好成績的一年。只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其他一切的都會加給你。

  除了在公司舉辦各項福音活動之外,余漢傑也在推銷保險之餘,將福音與人客分享。因保險營業員常要與人客建立良好關係,取得人客的信任,當身份由人客變為朋友時,很容易就可以與他們分享福音了。

  保險公司有不同的營業隊伍,余漢傑在公司搞團契,搞福音聚會,吸引其他營業隊的成員來自己的隊伍參加聚會,其他營業隊的經理會否懷疑余漢傑的動機﹖余漢傑並不擔心別人的看法,因他們除了團契之外,還舉辦不同類型的講座。譬如保險工作的壓力很大,他們會邀請一些社工或專業人士講解如何消除工作壓力,又或者在聖誕節時舉辦聖誕晚會等,讓其他同事都理解他們所作的,都是為公司,為同事,並無不良動機。

  余漢傑很重視在工作上榮耀神的信念,他在公司搞團契,要求團契職員要先做好本身的工作,始能擔任團契的職員,若沒有好見証,就不能說服他人。故他們的團契職員,其營業額都是排在前列位置的。既然有好的成績支持,公司對團契的運作也沒有什麼異議。

  作為一個成功的推銷員,余漢傑深信對客戶誠實,提供專業的服務是必需的,特別是一個基督徒,更加要堅持這一點,讓人客在自己身上聞得基督的香氣。

  余漢傑相信保險是一個可以幫助人的工作,當一個人在最需要的時候,你能夠為他提供所需,這是何等的有義意。他引用主耶穌所說: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這些事作在弟兄中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基督身上。保險就正正可以做到這點。

在帶職事奉的路向上,余漢傑亦不斷地動員更多人參與其中,將福音帶到不同的群體,讓更多人認識耶穌基督,在工作崗位上榮神益人。

 

(第84期,2000年9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