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底發出的感謝

¨     方玉

 

「感謝主!」好像是我的口頭禪。凡遇到什麼困難一旦解決,就會順口溜出;例如考駕駛執照通過了,或者忽然在抽屜底發現找了好幾天而找不到的鑰匙,都會自然而然喊出三個字:「感謝主!」多年信主以來,我的順口溜,口頭禪即是「感謝主」。究意我的內心深處是有多少程度的謝意,我的感覺並不是那麼清楚踏實,而時效也只在那一剎那,一會兒就消失,自己又去忙別的事了。「主是我隨時的幫助」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不大在意也不大放在心上。

 

但去年十二月廿二日中午所發生的一件事,確實令我深被感動,主對於我的奇妙恩典,非比尋常的寵愛,我必須記下永不忘懷。

 

去年十二月廿二日,我還住在台北羅斯福路的家。大約是上午九時左右,我去中區購物,為了準備移民到加拿大長住,要去買些生活必需用品,還有傷風感冒等小病成藥。在熱鬧的街上逛來逛去,一晃已經十一點多鐘了,原來是打算乘計程車回家的,不知為何自己竟站在一群等候公車的人群中,巴士久久不來,一等再等,快半小時巴士方到。上車後又是半小時才到我家的巷口一站下車。時間已經是十二時多了,趕緊往家跑,到巷口一望,我家公寓正冒著濃煙,還有火苖由四窗口?出來。哇!是我家大樓失火了,大群的警察、消防人員,夾雜著許多閒人,塞滿了巷道,十幾部救火車正在灌救,水龍在火舌間噴射,火勢顯然仍未控住。我急忙從人群中衝入,被警察攔住。

 

    「不能進入,太危險了!」警察先生說;

    「我是那幢公寓的住戶呀!我住在三樓。」我慌忙的申辯。

    「不行,住戶也不能進去, 有燒焦的東西掉下來,你會被壓到,也會被燙到!」

 

  警察先生見我手中拿著鎖匙,他不停的說:「不用匙了,門老早燒通了!」此時我聽得見我的心砰砰地跳,而腦內有如雷轟,人群在我眼前糢糊地晃動,整個人似乎要崩潰了。

 

  焦急,驚慌,無法可想,不知所措,怎麼辦?怎麼辦?我已經有些歇斯底里了。猛然間我想到主,我喊出來:「主呀,不要燒我的房子!」我即時的抓住主,使我的意識清楚了,趕緊迫切禱告,全心全靈的流淚呼求:「主呀,你要保護我的家,不能被火燒掉,全能慈悲的主呀,我就要去加拿大,衣箱行李十大箱、護照、入加移民簽證、機票、加幣等等都準備好了,不能燒掉,主呀,你要顯出你的大能來,火不能燒到我家……」真的是發瘋了,我的眼睛看到火,但我的心,我的靈,仰望著主,口在不停的呼求,雙手合掌,在人群中相當大聲的喊著:「主呀,不要燒到我的家。」四週的人們以為我已經精神失常,我甚麼也察覺不出,專心的祈求禱告。

 

聽禱告的主,祂作工了,大約一小時後,火被撲熄,整棟樓房成了一片漆黑,電斷了,水流滿了樓梯間,而且由四樓直洩下來,燒燬成炭的器皿,堵塞滿了樓梯,無法通行,我孱孱巍巍地向大樓管理員借了一支雨傘,摸著黑,淋者水,一步步摸索往三樓爬,終於爬到三樓我的家,果然不用鑰匙門開了,門已經燒成一片木炭,但仍完好關著,門銷挖了一個大洞,想是消防員插入水管用的。我推門而入,滿地積水半尺許,我全屋一瞄,傢俱,沙發、餐桌椅都在,我臥房的床舖衣櫃都原封未動,衣箱行李則泡在水中,然而珍藏在壁櫥中的重要物件:護照、機票、簽證紙,以及外幣(不多)等,都依然存在。

 

「感謝主!」剎時間我的那句口頭禪真正的由內心發出。奇妙全能大愛的主實在是太愛我了,怎麼會沒有燒掉呢﹖我明明看見火在燒的呀!是主垂聽了我的禱告,我不由自主的跪下向主流淚感謝:「主呀,謝謝你,我如此的不值得你愛,但你仍然愛我,垂聽我的禱告,讓大火即時在我家門口停止。如果你不讓我在街上遲延,早些回家,則一定會開門跑出,火就順勢燒進來,那後果將不堪設想。如今我受到的損失只不過是室內淹了水,衣箱行李少少的泡壞了幾件而已。第二天找了幾位人把積水抽出,清洗清洗就沒事了。我依原訂計劃來到加拿大,也是主從頭到尾的安排照顧,如今已經九個月了。現在才述說主奇妙的恩典,求主寬大赦免我的怠惰,仍然是我的那句口頭禪順口溜:「主呀,感謝你。」──那是真正從心底感謝!

(列治文華人宣道會會友)

 

(第14期,1994年11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