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證 l 真信則靈

¨     周腓力 黃艾倫

 

周腓力(丈夫)

我和妻兒於今年8月初從上海移民到溫哥華。抵達第二天,便聽姐姐、姐夫說起耶穌基督和教堂,好奇心使我在到達溫哥華的第三天便去了教堂。

 

初到教會僅是出於好奇心。我以前從來沒有考慮過信主不信主的事,更談不上去感受主的大能大愛,也未曾想過要得神的恩惠。但是,我更未想到自己會在不知不覺中信靠了主。

 

我的見證可以從我買車、撞車和考車牌說起:我於今年1028日買了輛車。因我當時還未真正信主,沒有學會禱告,買了新車很興奮,為了考車牌到列治文去練車。我只想靠自己的能力去通過考試,不巧的事在113日上午11:30發生了──我和另一輛車在十字路口相撞,我的車已不能駕駛而被拖走。我將在118日上午進行考試,而我已無車可練。而且,我心理上恐懼,也不敢再去練。我想起了由好奇心而接觸的主,半信半疑之中,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開始了第一次真正用心的禱告。禱告的內容很不內行:「主,我要真正信靠你,感謝你對我的恩惠,但求你將我撞車的損失降到最小,保佑我在8號的考試中發揮正常。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我在無助中等待,到了考牌當時,我的心七上八下,反應似乎呆滯。就在發動汽車前,我突然想到要禱告:「主,我要進行考試了。可我心神不定,我要將自己全部交給你,請你帶領我考完全程。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於是,我再也不考慮別的,似乎真的信了主,似乎跟著主走考試路線。我的眼睛似乎明亮了,反應也敏捷了。在整個考試過程中,我反而沒有緊張和呆滯。回到考試中心後聽到一句「CONGRATULATIONS」,我知道自己已考過了。「感謝主!」我情不禁地發出了讚嘆。

 

就在我拿到駕照回家,得意洋洋時,又接到了ICBC電話,告知我的汽車已是「TOTALLY LOST」。我正茫然不知所措,神的恩惠不期而至:因為車傷得重,即使修理也不能完全恢復,使用上會受很大影響。結果,他們算給我的賠償金,足以讓我再買一輛比原來的更好的車。

 

我已完全明白自己的渺小,無法左右自己,只有主,只有信主,才是我人生的真正希望所在。因為,在我半信半疑之中,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禱告時,主居然給了我如此的恩惠,也顯現了他的大能。

  

我信主了!在主裡,生活中再無憂慮;在主裡,人與人間真誠相待,無欺騙也無歧視;在主裡,凡事首先禱告,真誠地禱告,跟隨主去進行,去完成。我信主後,每周日去教會參加查經活動,做崇拜、禱告。只是現在再也不是出於好奇心,試試看了。我用真心去信主,我也開始向尚未接近主的人傳福音,也願意帶他們來教會認識神,敬拜神。

 

聖經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黃艾倫(妻子)

我叫黃艾倫,我是今年八月十一日全家三口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的。到步第三天,時差還沒倒過來,就跟我姐姐、姐夫一家來到教會。

 

最初感覺教會的朋友都很友善,很熱情。對一個新移民來講,人生地不熟的,最需要別人的幫助。我感到在教會就像在自己的家,有愛有溫暖。後來每一個星期天都到教會,在牧師的帶領下查經、崇拜,漸漸地領受到了神的話語。

以前雖然沒有機會認識神,但是我自己總覺得宇宙有主宰,人生有來世,有地獄和天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次來到加拿大,神把我領到他的面前,讓我來聽他的話語,使我證實了以前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宇宙是有一主宰,有一個充滿愛的神。就這樣,我信了主。信主後,我心裡一直感到很踏實,不再有擔憂。當有困難的時候,我學會了跟天上的父禱告,而且我領受到了神的愛。天上的父真的聽我的禱告,雖然我的禱告詞語不是那麼完整,斷斷續續,天上的父還是能理解我的心。

 

我到加拿大後一個月開始學習英語,每週一至週四幾乎全時間學習。但週五至週日時間比較空,所以想找一份兼職(Part Time)的工作。我從報紙的廣告上看到一家美容院要招聘足部按摩師,我就去應聘。面談後,老板說只招聘全職(Full Time),不要PARTTIME的。我覺得很喜歡這份工作,但是現在又不想放棄學習英文。在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向天上的父禱告,求天父幫助我。後來,我真的得到了這份PARTTIME工作,感謝主!

 

現在我已工作一個多月,一切都很順利。美容院的客戶都很喜歡我給她們做腳部按摩,而且老板對我也很滿意。我以前沒有美容院工作的經驗,但這麼快得到客戶,老板和同事認可,是主的大能在保守我。我每天做的客戶很多,但老板給出的工資太低。於是我又向神禱告,求主賜給我合理的工資待遇。第二天,老板真的答應給我加工資了,我真的領受了神的大能。感謝主聽我的禱告。

 

不久,我真正信了主,並接受了浸禮,讓主洗淨我的罪,成為一個新人。(溫哥華華人浸信會國語堂供稿)

 

(90期,20013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