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找到了真愛

¨     雷國濤

 

感謝天父的恩慈!也得感謝孫偉鴻牧師及師母的帶領和鼓勵;藉著聖經中靈奶和活水的澆灌;又在主家中得到眾兄弟姊妹的熱情愛護,終於在四月二十六日晚聆聽蘇緋雲博士的「真愛何處尋」佈道會中受到聖靈的感動,我攜同與我同甘共苦二十年,在屬靈生命中又願意與我一起出死入生的內子,決志信主。

 

在「主的愛」歌聲中步上講台接受蘇博士的祝福禱告,在那一刻;我百感交集,血液沸騰,淚涕交加。心裡祈求:「主啊!求你寬恕,我虛度了五十八年,今天才歸。」

  

兩年前,我們經歷了一段非常痛苦的日子。就是至愛的雙胞女兒的反叛。當第九班時,她們竟暗裡結識男朋友,違抗了我反覆宣示的「不可在十八歲前交男朋友」的誡命。當時我手足無措,暴跳如雷,對她們說:「妳們的生理,心理都未成熟,應集中精神讀好書,上大學,將來有份優職,妳們應以某某為榜樣。」女兒說:「法律並無規定結識異性朋友的年齡,你不要比評,她是她,我是我。」我厲聲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是一家之主。在家裡就得聽我的!我要妳們讀好書難道有錯嗎﹖」女兒說:「讀書是我們自己的事,你管不著,你只想利用我們在人前炫耀自己。」我冒火了:「妳們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用我的,就得聽從我!」女兒說:「是你們要把我們生下來,應有責任養育我們。」

 

我戰抖著說:「好!讀書由在妳,給錢由在我,我就養妳們到十八歲,到時妳們自由,我也自由了。」愛變成恨。從此家無寧日,充滿惡罵、痛苦、失望、無奈,夫妻間更為女兒事互相指責。我不時自問:我們都愛女兒,都甘願為她們付出,盡力而為,但她們卻領受不到我們的愛護,還強詞反叛,為什麼﹖為什麼﹖!我約見學校委員,參加青少年教育研討會,也與一些有同齡子女的家長交談,都不外是主動溝通啦,多些愛心啦;我已如此行,卻遭到抗拒。奈何!

 

天父並未遺棄我們。其中一個女兒參加了教會團契,在孫牧師及師母悉心教導下,去年三月已決志信主,前後判若兩人。當我聽完蘇博士的「如何教育子女」的早上講座抵家時,女兒問:「爸爸,座談會講些什麼呢﹖」我說:「關於如何教育子女。」她又問:「應該怎樣呢﹖」我沉重地答:「我違反了真理!我一直用高壓將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妳們身上。」女兒說:「我們也有錯,思想太幼稚了,對你們不夠尊敬。」我說:「我傷害了妳們,不配為父!」她安慰說:「爸爸,我們重新開始!」

 

感謝主!我嘗到了真愛的甜美。原來,「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十三4-8)自問,我過去做到了幾多呢﹖零!

 

因交通問題,我得送女兒上教堂。她下車時說:「爸爸,我們一起進去吧!他們會歡迎你的。」我正猶豫,聽到女兒說:「來吧!快開始了。」我就是這樣第一次進入教堂。唱詩歌,不順口;低頭祈禱時,我睜眼張望。那天的講題是「浪子回頭」,細聽之下,有些共鳴,講員好像知道我的心事。

 

我繼續參加主日崇拜及主日學。孫牧師送我一本聖經,瀏覽了一次,很神化,不可思議。我在中國大陸出生長大,受一元化的唯物論教育,我是讀農科的,達爾文進化論是主修科,與聖經完全對立。當孫牧師與師母第一次家訪時,我準備了五個WWhat? Where? Why? Who? When?)來挑戰他們,連訪三次,每次都談論二,三小時。我的心態就如聖經中的以東人一樣「狂傲自欺」。但神對我網開一面,未有像懲罰以東人一樣懲罰我。我漸漸收歛,變得謙卑,我敬重他們夫婦為主獻身的精神。我與他們亦師亦友了。

  

在創造天地萬物,大智,大能的神面前,人是何等渺小,我算什麼呢!每次主日崇拜後,我都把當日講題轉告給內子。不多時,她也一起去教堂了,朋友覺得希奇。我們每天都讀經,也特別喜歡唱「不一樣的愛」,經常禱告,特別是為另一女兒禱告,期待她有一天也會信主。今天,我家滿有平安喜樂,夫妻女兒之間也存平等互信,包容忍耐。這就是我們渴望得到的。

 

感謝天父的恩典!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願仍在被捆綁中,痛苦爭扎的人,在耶穌基督裡都獲得釋放!(高貴林華人浸信會會友)

(第三十五期,19968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