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省思:

如何面對失敗,挫折與痛苦

¨     李健萍 l  採訪楊牧谷博士

 

楊牧谷博士是英國劍橋大學哲學博士,資深神學工作者。自八七年起,全時間從事研究、寫作,並主領專題講座。九二年冬証實患有鼻咽癌,經歷一連串苦痛的治療,心靈上亦走過了一趟火之旅程,從而對生命有了更深邃、更透澈的了解和認知。

  

在苦難和重病中,人們最常發出的問題是:為甚麼人生有痛苦?為甚麼會發生在我身上?哲學家和宗教界人士都曾嘗試去解答這些問題,可是都得不到圓滿和合理的解釋。楊牧谷既是哲學博士,又是神學工作研究者。他在經歷苦痛的時候,明白到生命本身就是有苦有樂,人生際遇本來就是有高有低。不必苦苦追問痛苦的因由,也無須強作解釋。健康與患病既然是生命的一部份,因此他只需要平靜地接受,不需要任何理由或言詞去潤飾。

  

「人們之所以難以應付人生中的逆境,是因為他們對生命有一份錯誤的期待。」楊牧谷說。人們以為幸福快樂是必然的,因此遇到失敗挫折時,他們必定深深的失望。甚至很多基督徒對生命也有極不現實的的看法,以為相信耶穌,人生就會花香常漫;有神保守,就不會有患難災害。其實剛剛相反,很多的苦難和迫害,正是因為相信耶穌而有的。因為基督徒對生命的一份堅持和執著,比不信的人面對更多的災害和心靈上的掙扎。所以基督徒不應該期望因信耶穌,就不再遇見苦難。真正的信仰能給人勇氣和力量去應付人生的風風雨雨。因此信仰不是用來解釋人生,信仰是要來承載人生的。信仰的承載力就是讓我們能接納生命,而不去逃避。

  

然而在生病極深的痛苦裡,身體和心靈同時受到極大的考驗,楊牧谷回憶癌病帶給他的痛楚,真是非經歷過的人所能明白。治療鼻咽癌期間,因鼻孔大量出血,醫生用葯物止血,卻引致頭部血管收縮,帶來極大的疼痛,就像將頭放在油鍋中炸一樣,頭部每一吋肌膚都痛楚難當;又因放射性治療把口腔細胞破壞,影響唾液分泌,吃東西的時候,所有食物都味同嚼蠟,簡直難以下嚥。在身體最虛弱的時候,他敢於與上帝對話,將他最深切的痛苦,最軟弱、最無助的心情,都坦白告訴上帝,從而得到極大的安慰。此外,他盡量尋求醫葯的幫助,用足夠份量的止痛葯,他相信病人有無痛的權利,毋須受不必要的痛楚。而環境和友伴的幫助,亦是減輕痛苦的良葯。日間,當他需要臥床休息時,他會在房間內播放音樂,平靜心靈;晚上,他會與太太出外散步,閑談聊天,親人的支持和安慰,讓他得到無限的慰藉,加添勇氣去與病魔爭戰。

  

楊牧谷認為人受過苦,才知道生命的脆弱,透過從神而來的勇氣和力量,真實地承擔生命種種的苦痛,而不怨天尤人,就是這份信心、力量和勇氣,才可以幫助經歷同樣患難的人,也同樣由於這份特質,能吸引別人相信耶穌。如果信仰不能使基督徒更有勇氣去承擔人生的風雨,那我們為甚麼要有信仰?

  

值得基督徒深思的是:我們的信仰是否能在患難中發揮力量,讓人積極的面對它、超越它?

  

身體患病,自然會尋求醫治,但是對於基督徒來說,患病就只能祈求醫治嗎?楊牧谷在病中,一直感到祈求醫治與痊癒並非必然的。病者並不是一味的只渴求得到醫治,他也可以有比痊癒更高層次的期盼,人生病也可以祈求神的名字得榮耀,神的旨意成就,和別人會得到益處。因此終極的關懷不再是個人的生死存亡,而是神榮耀的彰顯。如此一來,自己對生命就有一份釋然,不再因執著而感到無助和徬徨。

 

同樣,當面臨失敗和挫折時,很多基督徒也表現得不堪一擊。因為一直以來,我們認為能夠得到,能夠擁有,就是成功,失去了就是失敗。因此只要人擁有事業、財富、妻兒,甚至是健康,他就有一個美滿而成功的人生;當我們失去了其中一樣,也算不得完滿。

 

於是,我們常常被魔鬼威逼利誘,我們沒有的,牠用擁有來誘惑我們,就像耶穌在世上時,牠引誘耶穌向牠下拜,就賜給祂萬國和萬國的榮華;若你滿足你目前所有的,牠又會用剝奪來威嚇我們,就像牠威脅約伯離棄神,就可以繼續保存他所擁有的。

 

楊牧谷勉勵基督徒要認清楚這世上的一切都是屬於創造者的,只有上帝擁有一切,魔鬼只會破壞和拆毀。因此,我所有的,是上帝賜給我的;我所沒有的,魔鬼也不可能賜給我,因為牠不曾擁有些甚麼。

  

作為一個基督徒應該明白,這世上和世上的一切,都是屬於天父所有,我們被稱為神的兒女,可以自由享用這世界的一切,從中取其所需,而不必要佔據擁有,也無需以擁有多少來肯定自己的價值。神看來,人的生命,絕不在乎家道豐富。

  

只要能將我們專注的視線從地上轉移到永恆的國度裡,心靈間就會豁然開朗,不再執著於世上的一事一物。沒有的不會苦苦追求,也無懼於魔鬼對我們所擁有的進行破壞和剝奪,即使是健康與生命都被奪去,牠就是不能將把神和神的愛從我心中奪去。

  

如果人生的意義就是不斷的擁有,在有生之日盡力去攫取享受,死亡臨到時就一切都煙消雲散,這樣又有甚麼價值呢?基督徒都清楚知道,死亡並不是終結,它只是一道門,推門進去,就進入了榮耀復活的生命。只有透過死亡,才可進到永恆。因此連死亡都不必畏懼時,我們還有甚麼可以被魔鬼威逼利誘的呢?

  

楊牧谷在重病時,身體受痛苦,健康受損害,生命受威脅之下,他的信仰帶給他無窮的希望和勇氣,使他更積極地熱愛生命,珍惜生命,透過自己的病痛,致力關懷病患者的需要,成為安慰的使者,將有盼望的信息帶給正在苦難中的人。

 

(79期,20004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