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豐盛

謝予見證神的恩典

¨     一新採訪

  

我七歲就隨母親從內地移居香港。與許多新移民一樣,我們住的是貧民窟,人們輕蔑地喊我「大陸妹」。在我幼小的心靈裡,那裡不是我的家。

  

十年後(1989),父母因生活變遷所帶來的壓力而離異,我則懷著一顆傷痛的心離開了破碎的家,到多倫多自費留學。對於像我這樣的窮孩子來說,留學就意味著打工。在餐館裡從收桌、洗廁所,到端盤子、調酒,我樣樣都幹過,由於沒有工作身份,老板只給我四元多一小時的工錢。

  

為了不受貧民區裡流氓的欺負,我結交了一群窮朋友,還學會了吸煙、喝酒、打架。那時,我想像中自己一生最好的結局,不過是能到一家稍好的餐館工作,每月能掙到800元,能買幾件舊衣服穿。生活是那麼無聊、無奈、無指望。苦悶中,我曾兩度自殺未遂。

  

91年,命運又把我帶到美國芝加哥,陷入既沒有錢,又沒有身份,只有法律麻煩纏身的絕境。

  

誰想,一次買菜的經歷,卻成為神從絕境中拯救我的契機。在買菜的路上,我見到一座建築上有「中華友愛教會」的字樣,由於實在苦悶孤寂,便決定進去看一看。第一次參加團契,我就發現那裡的人們一起讀經、禱告、唱歌、談笑,充滿了發自內心的喜樂,使我覺得恍若來到了另一個世界,真想成為他們當中的一份子。

  

接著,我聽說在這喜樂的人群中,並非人人順利。其中一位姊妹正身患紅斑狼瘡的絕症,另一位的丈夫剛去世不久.... 這些通常本應痛苦傷懷的人卻如此超脫,使我著實驚訝。他們告訴我,這力量來自天父上帝。困境中的我是多麼需要這種力量啊!

  

那時,我雖來到世上不足20載,卻嘗盡了人間的苦辣辛酸。教會裡的弟兄姊妹們卻像長輩一樣關心我、照顧我、教導我、責備我。年老的為我織毛衣、煮湯;中年的幫我找學校、想辦法解決法律糾紛,讓我第一次感到在世上有了自己的家。

  

參加教會聚會不久,我了解到教會裡的人之所以與外面的不同,是因為耶穌基督曾來到世上,為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使一切信祂的人罪得赦免,獲得永生。信徒不再屬于世界,他們是神通過主耶穌新造的人。

  

教會弟兄姊妹的新生命如此美好,對比我自己在世上毫無意義的掙扎,我知道我也需要主耶穌的救恩。所以,我很快決志信了主,並在91年聖誕節受了洗。

  

當時,我住在舅舅家,便向他傳福音。舅舅雖然對我信主後戒了煙感到滿意,但他認為我信主是為逃避現實。對於我將所面臨的身份、讀書、法律、財政上的種種難題交托給主,舅舅更是不理解。他認為人生在世只有靠自己奮鬥。

  

一天,他獨自開車出去,到晚11點還未回來。我不禁緊張起來,便跪下來急切地禱告,求神無論如何保守舅舅安全歸來。結果,舅舅凌晨2點才到家。他一進門,我就說:「舅舅,你這麼晚才回來?我擔心死了,只能禱告,求神送你安全回家。」

  

舅舅聞此異乎尋常地問道:「你什麼時候禱告的?」

  

我想了想說:「晚上11點。」他當時沒有再說什麼,就進自己房間安歇了。過了許久,他突然跑來把我從夢中搖醒,說他一定要信耶穌。

  

原來,就在我禱告的那個時刻,他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車禍,人、車卻無恙。這使他頓時醒悟到,他曾以為屬於自己的生命原來盡在神的手中。自己的驕傲原來是如此荒謬,而神一直在耐心等待他從叛逆的路上浪子回頭。於是,在舅舅的堅持下,初信的我深更半夜在廚房一隅領他做了決志禱告。

  

全能、奇妙的神啊,祂竟是這樣讓我舅舅 -- 一位無神論者、物理學家 -- 一夜之間認識了祂!此後,神又感動舅舅用他的物理學知識向很多知識份子傳福音,領他們信了主。繼舅舅之後,我們家裡母親、姨母、姨父、表姐,也都相繼歸了主。真是感謝神的恩典!

  

信主以後,我真實地感到永遠地告別了以往心靈漂泊的日子。有很多事是我過去從未想到的:我從沒想到,自己一個窮途末路上的女孩能夠大學畢業;從未想到能夠結婚,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更未想到信主後,生命的每一天都有神的同在,祂管教我走義路,又讓我看到過去、今天、將來的每件事上都蘊含著祂的美意。

  

主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1010)我要不住地感謝主,是祂賜我這貧兒以美好而豐盛的生命。

 

(84期,20009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