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無反顧廿七載  

¨     何鄭愛暉

 

我在一九六七年夏天清楚決志接受耶穌作救主。再過幾年,到一九九七,當眾人等著看香港的政權移交時,我可以同時慶祝自己人生主權移交的三十週年紀念了。

  

為甚麼我要信耶穌呢?中學時期,從別人看來,我應該是個快樂人。雖然父親很早逝世,但家中的經濟情況並沒有太大的困難。在眾多的兄弟姊妹當中,我感到母親最疼愛我。在學校裡的學業成績,又是其他同學所羨慕的。因此在別人心目中,我應該活得相當快樂。但奇怪,我覺得自己沒有真正快樂過,而且更愈來愈覺得人生毫無意義!

 

那幾年,香港的建築業十分蓬勃,建築工人在高空工作的景象隨處可見。我看著他們在凌空的棚架上操作,覺得人生實在是個可笑的矛盾、一個沒有意義的循環;每天活在死亡的邊緣,目的只是賺錢糊口而繼續活在死亡的邊緣上。

  

考進港大以後,我對人性更加失望。從前我以為教育可以助人發揮內裡的良善,改進道德標準,但是當我看到那些看來是紳士淑女的同學們的行為時,我發現教育在這方面是徹底失敗的。醫學生們厚厚的醫書,竟然可以成為上課時賭博的工具。男生宿舍內,有女生在房中過夜是司空見慣的現象。

  

大學一年級的暑假,我讀到「基督教是否可信」這本書而大受感動,讓我曉得自己過去雖然一直參加教會,甚至以基督徒自居,但其實我只是透過門上的匙孔與神接觸。當時,我跪下祈禱,打開心門,正式接受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和人生的主宰。

  

從那天起,我已作基督徒二十七年了,在信仰中度過半生。為何我今天仍然持守信仰?總括起來,有兩方面的理由:

  

理性的根據

面對這個繁複,浩瀚而又配搭完美,設計精密的世界,要我去相信這世界是在機緣巧合底下無意中產生並進化而成,是違背理性的。我在大學時修讀物理和數學,發現所有物理現象都可以用數學的定律來計算。是誰預先在宇宙中定下這些定律呢?

  

這位造物主既然造人,自然願意人認識祂,曉得祂的存在。而聖經宣稱是造物主寫給人的書,又宣告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叫被造的人藉著祂可與永活的創造主建立關係,我們豈可對聖經掉以輕心?

  

我們怎能確知聖經是可信的?真金不怕洪爐火,我曾深入研讀聖經,發覺聖經絕不簡單。除了神以外,無人能寫成一本像這樣的書。事實上,也曾有過科學家和考古學家是為了證明聖經的錯繆而研究聖經,結果反而相信了耶穌。今天,你若仍未看過或研究過聖經而硬說它是不可信的,那麼你的推論就不大合乎理性了。

  

基督教的信仰不單是合乎理性的,更是可實踐的

容我引用一位非基督徒為基督徒所作的見證來表達:幾天前,我和另外兩個人去探望一位女士,希望能帶領她信耶穌。最後,她雖不覺得需要信耶穌,但她卻為另一位基督徒作見證:她移民抵加後,因為受不了新移民的種種壓力,精神近乎崩潰。但後來這位女士信了耶穌,情況就改變了。她的親人都感到稀奇。過去她常與弟弟激烈爭論,想不到如今因信主而經歷了耶穌所帶給她心靈的平安。

  

神未必即時改變基督徒所處的環境或解決他們所面對的難題,但祂卻往往改變他們面對難題時的態度。外面的環境並不是決定性因素,裡面的回應和心靈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許多基督徒都可以見證主耶穌怎樣改變了他們的人生,給他們心靈的力量去面對人生的各種風浪。

  

今天,我的人生已過了大半,我可以放膽說:除非我們短暫的人生能夠與永恆的造物主接駁起來,否則,我們仍活在一個沒有意義的循環裡。傳道書三章十一節說;「神將永恆的意識安放在世人心裡」,只有那掌管永恆的神才能填滿我們心靈內的空檔!

 

(9期,19946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