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轉變與昇華

¨     劉培哲

 

  親愛的讀者,在這裡我想和您一同分享主耶穌的大能和大愛,祂是如何把我從罪惡的捆綁中釋放出來,得以自由地來到祂光明的國度,稱為神的兒女。

 

主的大能改變了我

我是家裡的獨生子。雖然父母從小沒有溺愛我,相反他們很注重我的品學兼優,但因為父母都是雙職工,所以一直大部份事情都是由我的個人意志做決定。雖然很多時候有暫時的自由,但依靠自己的力量,真是很容易失去方向,甚至走上歧途。

  

從我小時起,我的脾氣就很暴躁,在幼稚園時就經常欺負小朋友。上小學時,我當上了小組長和課代表,經常為收作業的問題向同學們拍桌子,發脾氣。在我上初中的時候,中國剛剛改革開放,開始向西方國家學習先進文明的東西,但很多的糟粕也不可避免的流了進來。

 

那時,社會上絕跡已久的幫派又開始出現了。很多的團伙都滲透到學校裡,校門外也經常可見一些幫派裡的人攔路搶劫或調戲女生。那時我在老師的眼裡是個好學生,身體也相對的單薄一些。看到校內的一些同學有校外的團伙撐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且受了幾次欺負,我就開始找一些靠山,免得再受欺負。雖然我剛開始還跟這些團伙裡的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但日子久了就沾染上了一些他們的惡習,比如說髒話,虛榮心強,好面子,爭強鬥狠。到了高中,我結識了有幫派背景的一個同學,並且我也和另外兩個同學成了哥們、「鐵磁」(有義氣的朋友)。我經常和有幫派背景的同學在一起混,學會了抽煙,酗酒,有時為了一個玩笑就揮舞鐵鏈子追打哥們。我也開始有意識的與女生交往,滿腦子不健康的思想。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我的學習也在不斷的退步。放縱自己的後果就是沒有成為公費大學生,而是讓父母花錢成了一名自費大學生。每當回首往事,我真是為失去的光陰後悔,也覺得對不起父母,他們可能到現在還不知道我沒有考好是因為我自己的放縱。

  

感謝主,雖然那時我還不認識祂,但祂仍按著自己的旨意,在1996年帶我去了美國。在美國,我又一次體驗了一個人的渺小和無奈。每當遇到困難,心情不好時,我就又拿起了煙和酒。因為美國的法律很嚴,所以有時我不得不自己一個人對著空地大罵髒話,以此排遣心裡的苦毒。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我借著學武認識了主基督耶穌。雖然剛開始時我對基督教有很大的反感,但隨著時間的流轉,主的靈在我的心裡漸漸動工。在1997年,也就是我到美國的第二年的冬天,我受洗成為了主的門徒。那時的我還不曉得這一切的意義,只知道我從此有了一個新的生命,並且是一個美好的生命。那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有禱告和讀經。隨著不斷的接受和認識主的大能,在我自己毫無感覺的情況下,我的性格發生了改變。我心中的苦毒沒有了,好勇鬥狠的心思不見了,遇事都能耐下心來心平氣和地對待。有時做錯了事,用主觀武斷地判斷了人,要罵人或不小心說了髒話,我的心裡馬上有很大的不平安,要立刻在神的面前認罪悔改。感謝聖靈的光照,使我一次又一次地看見了自己過去犯的罪和隱而未現的罪,使我能夠在主的面前認罪,靠著祂的寶血洗淨我。現在回頭看一下過去沒有認識主時的我,真是慘不忍睹。是主主動地用愛尋找我,用祂的大能改變了我,拿去我心中一切不討神喜悅的東西。

  

主讓我的罪與祂同釘十字架,讓我的生命靠著祂的復活而發動。在主裡,我有了新的生命,也有了終生可依靠的力量。祂必隨時做我的幫助,做我的避難所,為祂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主的神性吸引了我

我出生在一個無神論的家庭裡,父母及祖輩都是共產黨員。他們對中國共產黨的感恩之心也影響了我。我從小就接受了父母唯物主義辯証法的教育,上了學以後,更是系統地學習了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但是很奇怪,我一直把這些當成功課來學習,而不認為它們是一種生活中的思維方式。現在我相信這是神在保守我對祂的純淨的心。

  

在上高中時,我母親在練一種叫作「鶴翔樁」的氣功。出于健康的考慮,我也開始跟母親一起練功。不久後,我就發現自己的氣感很強。有一次母親在切菜時不小心切傷了手指,傷口有一公分深,血一直止不住。我立刻發功為母親止住了血。但在回功(練功恢復元氣)時,我變得非常的虛弱,借著一大碗雞湯才慢慢好起來。從此以後我就對氣功敬而遠之了。

  

在高二時,我的母親得了癱瘓病。我和父親四處奔走為母親求醫,不論是氣功、特異功能、針灸、中醫、西醫還是拜佛,都一一嘗試,但沒有一個是有效的。有的通靈的人說,我母親是被仙靈附體,但是氣功、特異功能和菩薩都不能使我母親好起來。母親逝世後,我從雍和宮(北京喇嘛廟)裡「請」來開了光的佛像,燒香念經,不僅求佛保祐母親在陰間平安,也為家人求福。但是,每次那尊像都在那裡一動不動,祇是多了個精神寄託的對象。來美後,我家裡特地為我寄過來一尊佛像,一卷佛樂磁帶,一條喇嘛用的九節繩,還有一卷經書,讓我不斷唸誦,求福求壽。

  

認識主基督耶穌以後,我還不想立刻放棄中國的宗教,心想拜兩個神總比拜一個好。但是借著讀經(我是從新約開始讀的),神的話語不斷安慰我,祂的真理和神性也深深地打動了我。我沒有了興趣再去拜佛念經,就把它們放在了一邊,當作擺設。主的靈不斷地在我的心裡動工,賜給我平安和喜樂,讓我真的看到祂是信實的主。

  

一天晚上當我讀經的時候,我讀到馬太福音第四章第十節:「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第二十二章第三十七,三十八節:「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這時,我的心立刻得著了啟示。聖靈對我說:「你當單一敬拜主耶和華,不可敬拜他神。」聖靈大大地感動我,我立刻從床上跳了下來,把佛像、磁帶、九節繩和佛經統統扔到了垃圾箱裡。

  

當我做完這一切的時候,立刻有極大的平安充滿了我。我向神禱告說:「主啊,謝謝你讓我看見,讓我曉得你是唯一的主宰,唯一的真神。除了你,別無他神。我從此必不再提他神的名,只要單單地事奉你,讓你成為我生命中的主宰。我願一生依靠你,被你使用。」

  

主耶和華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祂始終與我們同行,祂的杖、祂的竿,都安慰我。依靠祂的人,必不致缺乏。只有祂是宇宙的王,生命的光,我們一生獨一的真神。

 

主的聖潔潔淨了我

每一個年輕人都有過對異性的好奇與嚮往,我也不例外。在初中時,我就想多跟女生聊聊天,也試著約會過幾次,但因為比較內向,一直沒有成功。上了高中以後,因為認識了幫派中的人,我開始接觸到一些淫穢書籍和錄影帶。我開始還感到臉紅,不自然,但慢慢地越陷越深,從偷偷地花錢買書回家﹐到對女同學有調逗的動作和言語。上了大學以後,甚至在交了女朋友後,我還在公共汽車上調戲年輕的婦女。那時的我真是生活在罪惡的黑暗裡,人生沒有目的,每一天都是在靡爛之中度過。去了美國以後,因為一個人生活的孤獨,思想的空虛,我花了辛苦掙來的上百美元訂購了淫穢書籍和錄影帶,甚至有一段時間到了不看淫穢書籍不能睡覺的地步。

  

成為基督徒以後,我也還不時買一些花花公子雜誌跟朋友分享。但主的靈又開始做工了。記得一個星期天牧師證道的主題是愛情與情慾。牧師指出我們當在每天的生活中都注意對付自己的情慾、罪性,不看淫穢書籍、雜誌、錄影帶,甚至不可在意念中有淫穢的想法。正如馬太福音第五章第二十七到第三十節所說:「你們聽見有話說:『不可姦淫。』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挖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裡。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下入地獄。」我聽了以後,很不以為然,心想看看書、雜誌、錄影帶是個人的愛好,又沒犯罪,有什麼關係﹖于是回來以後依然故我。

  

但是,一個星期以後,在一天的晨禱中,我忽然感覺彷彿當頭棒喝一樣,一個聲音對我說:「你當把一切的淫穢書籍、雜誌、錄影帶全部丟掉,它們是不潔淨的。」聖靈大大地催逼我,我把所有的淫穢書籍、雜誌全部剪掉扯碎,把錄影帶砸壞,扔到了垃圾箱裡。主聖潔的靈充滿了我,我彷彿被潔淨了一般,由裡面到外面有說不出的平安與聖潔,就彷彿重新被主造過一樣。

 

「你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賽一:18)。從此以後,我看見一切不潔淨的事物,心裡就覺得厭惡。之後的一段時間,魔鬼還不時地用過去的罪性情慾來引誘我,但我一發現,就立刻向主耶穌禱告,宣告我過去的罪已被釘十字架,已得主耶穌寶血的潔淨,已得赦免,並靠著聖靈的大能和聖潔,使魔鬼在我心中無立足之地,無隙可乘。

  

主的靈是聖潔的,是公義的,祂必洗去一切的罪惡和不義。只要尋求祂,仰望祂,祂必赦免我的一切過犯和罪惡。我現在格外珍惜這種被主赦免並潔淨後的新生命,我要靠著聖靈的幫助和帶領,在主的面前做一個手潔心清的人,靠主的聖潔,過一個得勝的生活。誠如聖經在哥林多後書第五章第十七節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主的呼召

感謝主的帶領﹗雖然我信主的時間很短﹐才兩年左右﹐但靠著主的大能﹐我的屬靈的生命每一天都在成長著。

 

1998年4月份﹐在一次禱告中﹐主對我說﹕「你要回中國去。」當時我剛剛拿到電腦聯網專業的畢業證書﹐準備開始新的生活﹔在武術上也準備幫老師再開一間武館(我已達到一定層次)﹔並且我正在申請去加拿大的技術移民。所以,我想這可能是主讓我將來再回大陸工作。我打算在國外幹出點名堂再回中國去﹐反正主沒說現在讓我回去。

 

1998年10月份﹐我去了芝加哥﹐並在朋友幫助下在一家電腦公司找到了工作。在芝加哥﹐我參加了「芝城華人基督教聯合會」的崇拜。那段時間﹐藉著教會的主日學﹐我不斷地在神的話語上扎下根基。

 

1999年2月份﹐在我認識了我的妻子靜儀以後﹐神在我的一次禱告中又向我顯示了異象﹐祂讓我去加拿大進神學院接受裝備﹐全時間事奉祂。我又向神禱告了兩三次﹐神的啟示都是一樣的。

 

那時,我剛剛進行了加拿大移民的面試﹐親自看到神大能的工作﹐祂在我思維中完全不可能的情況下賜給了我面試的通過。我決定接受神的安排﹐因為我相信祂比我更了解我﹐祂也必會把最美好的賜給我。

 

從我接受主的呼召以後﹐主不斷的賜福給我。祂賜給我靜儀作為妻子﹐讓我們學習互相恩愛、互相扶持、互相勉勵﹐體貼基督對教會的愛﹔祂藉著教會弟兄姐妹們的關愛和幫助﹐賜給我們加拿大的綠卡﹔祂藉著如雲彩般的見證﹐賜給我聖靈的憑據﹐使我對中國的骨肉同胞有深深的負擔﹔祂藉著先知聖徒的事跡﹐使我靠著聖靈不斷的剛強﹔祂藉著祂自己的話語﹐不斷地顯明祂的信實和公義。一天天地我經歷祂的恩典﹐一天天地我堅定事奉的心﹐一天天地我得著祂豐盛的生命。

 

主開的門﹐沒有人能關上﹔主鋪的道路﹐必正直又光明。我願一生被主所用﹐把我的生命擺上﹐作祂面前馨香的活祭。不論主的呼招在哪裡﹐我們必降服在祂的面前﹐讓祂作我們的主宰﹐從今生直到永遠。

 

主的憤怒轉眼即過﹐祂的慈愛卻是千古長存。祂時刻都在我們的心門之外﹐只要我們願意打開我們的心﹐祂就會進入我們的生命﹐改變我們﹐用祂的血洗淨我們的一切不義和罪惡﹐作我們生命的主宰。我們不光要接受主的恩典﹐還要成為可流通的管道﹐主可使用的器皿﹐把主的慈愛和福音傳播出去﹐使萬民作主的門徒﹐使每一個願意尋求祂的人靠著聖靈的帶領﹐藉著為我們擔當贖罪祭的耶穌基督﹐來到榮耀的天父座前﹐成為祂光明的兒女。

 

願父子聖靈的名得著榮耀、讚美、敬拜﹗阿門﹗

 

(7881期,200036月號連載)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