頸部中彈生命危

因禍得福得永生

¨     特約記者:黎國成

 

在一宗銀行械劫案中,有一位受害人被匪徒近距離轟了一槍。然而他大難不死,郤因此而進入了永生之門。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四日,多倫多密西沙加市,平時頗為繁忙的中午時分,當日郤是出奇地寧靜,在不尋常的氣氛之下,似乎醞釀著重大事件發生。

  

銀行之內只有一名顧客,忽然闖入三名持槍青年,銀行職員見是打劫,隨即舉起雙手,而站在角落背向大門的那名顧客此時也醒覺到是打劫,乃下意識地跟著舉起雙手。不料因他手持一個黑色皮包,被匪徒誤以為他是警察,立即向他開了一槍,子彈從他的左頸進入了右邊頸部。那顧客應聲倒下,放在檯上的幾張百元鈔票散在地上﹐匪徒不慌不忙拾取鈔票後仍繼續留在銀行內。不多久,有另一顧客進入銀行,見有人打劫,乃掉頭而出,匪徒見勢色不對,才匆匆離去。

  

梁效琦 -- 那位無辜吃槍彈的顧客 -- 於一九八九年六月移民來加拿大,做夢也想不到竟會遇上此巨劫。事發後,救護人員將梁送往醫院搶救,經過五個多小時的手術後,梁始渡過了危險時期。因子彈傷及脊椎神經,雖然保住了性命,下肢郤癱瘓了。休息了整整一年,才算是康復過來,仍要以輪椅代步。

  

梁憶述事發當日,他原本要返工﹐郤在返工前與兒子玩了一會以致誤了返工時間﹔他又想起需經銀行辦理一些事情,故決定先往銀行;又由於他忘記攜帶存摺,本來簡單的工作郤因此而拖延了一段時間。剛巧銀行只得他一名顧客,在種種巧合之下,他就成了受害者。他深覺這次意外並非偶然,而是冥冥中有主宰。

  

在醫院那段日子也是畢生難忘,當時他在一間天主教醫院接受治療,期間三個星期內竟有四次肺炎,他自覺情況不妙﹔遇事後第二個星期他已感到無望,只是在捱時間等死。在臨死亡之時,過往的一切,竟然一一呈現眼前。

  

出事後,梁效琦的家人四出求神問卜,希望得到神靈庇祐。有一天晚上,梁覺得傷口劇痛,家人送他一隻玉馬騮以驅除痛苦,才戴上不多久,只覺胸口像是被尖銳的利器抓得疼痛,梁心想可能是那隻玉馬騮的邪靈作怪,便叫護士替他除掉。護士知道這是中國人幸運的象徵,而此時他最需要的是幸運之神的眷顧,但梁以為這是教會醫院,神不會容許有邪靈褻瀆神聖的地方,乃堅持要護士替他除掉。玉馬騮除去後,果然不覺再有抓痛。但半小時後,又覺有頭痛,梁不知又是甚麼邪靈在騷擾,心想自己實在不能作甚麼,唯有靠神靈解除他的痛苦。因為那是一間天主教醫院,第二天,他便叫太太替他買一串唸珠及聖母像,以作劈邪之用。

  

感謝神,他的太太剛好在醫院門口遇上梁的一位朋友來探訪,那位朋友是一位初信主的基督徒。他對梁解釋說,若要相信那能救人的神,並不需要甚麼唸珠、聖母像,只要口裡承認,心裡相信,便能得著神的拯救。於是這位朋友帶同妹妹為梁效琦作決志祈禱,夫婦倆就在同一天晚上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決志後。梁只覺如釋重負,心內有了莫大的平安,先前的絕望一掃而空,並且靠著神的恩典,康復進度叫人驚訝,甚至連醫生也感到難以置信。

  

移民之前,梁效琦在香港大學的實驗室當技術員,來到加拿大後,本來也有機會重操故業,但因薪酬並不理想,轉而在酒樓任侍應。不久結婚生子,由於酒樓侍應工作時間頗長,與子女溝通的時間不多,故收入雖多,但總覺欠缺了些甚麼似的。

 

出事後,他太太也停止了工作,現時他們一家雖然只靠領取福利金過活,郤一點也不覺缺乏,反而得到了以前缺少了的天倫樂,他深深經歷到神豐盛的恩典。

  

記者問梁效琦,如果他不移民來加拿大,他未必會遇到這劫難。梁心平氣和回答說,如果他不移民,他未必會認識現時的太太;如果他不移民,也未必會有一雙趣致可愛的子女。他沒有後悔移民,反之郤因災劫而得著神的拯救而覺喜樂,這是他一生人最大的得著。

 

(23期,19958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