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大鈞 兩度中風

¨     真理報採訪組

 

楊大鈞先生生於一九四八年﹐幼年跟隨父親從上海往香港定居。由於自覺根在中國,中學畢業後便返回中國大陸讀書。初讀化學,後轉入醫學院。以往一直以為中國是平等自由國家,但經三反、五反及大飢荒的體驗後,楊對年少的理想失望了,更覺人生是一個騙局﹐人際關係是互相利用和鬥爭。唯有懂得保護自己才可生存。

 

物質難填心靈空虛

返港後,楊抱著掙扎求存的心態,努力向上爬﹐搞好人際關係,以搏取成功。果然事業順利,這時他自高自大,不斷追求物質享受。每年換一次車,穿名牌,飲酒作樂。表面看來是很寫意的生活,但內心卻不快樂,物質仍不能令空虛的心靈得到滿足。雖然他對此種生活亦感厭倦,但因不知如何打發空虛的日子,故仍不斷搞些新玩意來尋求刺激。

 

放任生活中風癱瘓

後來家人在星加坡開廠﹐楊弟兄便放棄香港的事業往星加坡幫手,籍此轉換環境。雖然成功地開設了電話廠,生意上了軌道,但他心裡仍覺不滿足,照常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終於弄壞了身體,染上糖尿病和高血壓。後再返回香港,未幾於八一、八二年間第一次中風,半邊身癱瘓。因楊先生曾學醫,有醫學知識,加上運動療法,大致上恢復過來﹐但仍有些毛病,故於四十八歲那年決定退休。

 

退休失落移民加國

退休後的生活一點也不愉快。眼見別人和社會一齊進步,自己卻停滯不前,靠利息過活。在別人眼中像一個無用、走下坡的人。楊先生內心十分不忿,覺得自己的成就本可更高一層,奈何因健康問題被困此境況,愈想內心愈痛苦。於是決定移民加拿大,表面是轉換環境,實則是怕面對現實,是逃避。

 

二度中風無望人生

以退休移民身份來加拿大後,心想就算不工作,自己的積蓄可夠安享餘生。而太太亦找到工作,生活大可無憂。但九二年再次中風,手腳不靈,口齒不清。這次中風對楊先生的打擊很大。他更害怕的是再有下一次,遂生活在惶恐中。

  

自卑感重時,和太太的關係便日益惡劣。楊太太本是在楊家廠內工作。他們結婚時,楊先生有娶妻服侍自己的心態﹐常覺得自己的學識比太太高,便凡事隨己意行,從不尊重她的意見。中風後要完全依賴太太的照顧,便重估彼此的關係,終日胡思亂想,更猜疑她對自己不忠,自然爭執常生。

 

愛的感染認識基督

經過一段生不如死的痛苦日子後,楊先生有機會參加教會團契。覺得所接觸的基督徒都很喜樂,彼此亦坦誠相處。心想自己的經濟環境不錯,衣食無缺,卻毫無喜樂﹐故決定深入了解基督徒喜樂的源頭。在一次三福佈道隊的探訪中,他終于決志信主。讀聖經後,更了解到自己的本相和明白罪能使人與神隔絕。唯有認罪悔改,才可恢復和神的關係,才能有正確的人生目標。

 

奇妙大愛夫妻和好

想到神的愛才是永恆,人際關係並非彼此利用,而是在愛裡彼此建立﹐便發覺自己對太太很虧久,不體貼她為自己的病所承受的壓力。以前雖然供應太太一切所需,但祇是出於責任,並不是愛。於是他重新和太太溝通,夫妻關係竟有一百八十度轉變。楊太太看到丈夫的改變後,亦相信了耶穌。神成為他們一家之主。

 

榮耀真神人生目標

不久,楊先生面對另一次衝擊 -- 脊椎神經退化。他走路越來越慢,後來更要坐輪椅。以前積極參予教會事奉,現在卻要退下來。聚會亦要別人特別幫忙接送,感覺欠了很多人情債,成為別人的負纍,心感難受。由於不良於行,他有較多時間研讀聖經。神的話給他無限安慰和提醒,漸漸體會到人的身體祇是軀殼,最終都要衰殘。唯有心靈才最重要,生命的意義是活出基督,人可以不同的方式去榮耀神。他開始接納自己,亦不再視別人的關懷為憐憫。明白到在神的家裡,大家共同的目標是彰顯神的愛,無論是施予或是接受。於是他籍著自己的體驗去安慰其他在困境中的人。

  

認識真神後,楊先生對人生充滿希望,不再消極無奈,而是積極利用神所賜餘下的日子去見證神。神創造人,人榮耀神,這才是人生的真正意義。物質和知識不能填滿人空虛的心靈﹐唯有打開心門,讓神進入心裡,才能得到滿足。因為神的靈才是喜樂和滿足的源頭。

 

(51期,199712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