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伴著我走

¨     馮思豪

 

我於1993年患上鼻咽癌,電療後腫瘤仍未能消退,故醫生要我做手術,可是成功機會只有50%。其實鼻咽癌位處複雜,根本不能完全切除。19938月,大女兒芷婷Vivian出世,過了兩個多月苦無對策,往癌症中心照電腦掃描,腫瘤竟然不見了!我經歷了神奇妙的醫治。這次的電療沒有很大的痛楚,很快我便恢復體力,再次投入教會事奉中。時間過得很快,199712月,我的小兒子俊傑Jonathan出生了,竟然與我同一日生日。

 

1998年,我患鼻咽癌已五年了,五年後復發率是比較低的。但我從來沒有想過就在986月我的癌病復發了!我馬上回港再接受電療,由於有第一次的經驗,所以沒有太害怕電療的影響。誰知這次的電療的後遺症令人十分之震驚。

  

19986月開始再次接受電療,跟著的幾個月也沒有很大的痛楚。還記得在199811月和12月皆有講道。12月還返回溫哥華往UBCCCF(基督徒團契)探望可愛的團友。但於19991月回港後,一切都改變得很快,快得近乎適應不了!從未想過原來第二次電療所帶來的後遺症有那麼厲害的殺傷力。

  

我開始看東西看不清,聽聲音聽不見,吞東西吞不下,發聲音發不出,睡眠睡不著,左側睡,右側睡,仰臥,俯睡,通通都感到痛楚。每天晚上的睡眠,每個多小時便要起來,有時索性不睡,半夜坐起來聽音樂。平時走路快一些更會感到呼吸困難,手腳麻痺無力,頭、面、頸麻痺脹痛,發燒、發冷、發炎無日無之。到底在1999年我如何能渡過癌病痛苦的煎熬?跟癌病共舞的日子又有誰伴我走呢?

 

摯愛的家人伴著我走

對於一個長期病患者來說,真可謂生無可戀。對於一個基督徒來說,與主同在是真的好得無比。因為不再有眼淚,不再有痛楚。不過,留下來的家人又將會如何?正如保羅在苦痛中說,能離世與主同在是好得無比,但想到留下來能叫人又長進又喜樂,便不知如何抉擇了。換句話說,從自身來看,能與主同在,除去痛苦是最好不過的了。但我們也應該抽離自我中心,看看他人的需要,特別是家裡的人。我就是因為神賜給我賢淑的太太伊莉,6歲大活潑的女兒,2歲大可愛的兒子,我很渴望能與太太共同養育兒女,看見他們的成長。為此,我怎能不努力與癌爭戰,求神施恩憐憫,延長我的生命呢?芷婷每一餐謝飯禱告都說:「求主醫治爹爹好番病」(她的語句) 。前幾天,兩歲的小俊傑竟然要求到爹爹床邊跪下禱告(因他見我每晚也跪在床邊禱告),禱告後更說想與爹爹一起睡!是神所賜摯愛的家人伴著我走!

 

神大能的話伴著我走

話雖如此,長期受到痛苦的煎熬,斷斷不能單單因為想留下來與家人一起便能熬過。若不是從上頭來的能力,根本很難過渡每一個痛苦的時刻。每天細讀神的話語﹐的確是與癌共舞得力的源頭!

  

詩廿二24﹕「因為祂沒有藐視憎惡受苦的人,也沒有向他掩面,那受苦之人呼籲的時候,祂就垂聽。」

  

賽廿六3﹕「堅心倚賴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倚靠你。」

  

耶十六19﹕「耶和華阿,你是我的力量,是我的保障,在苦難之日,是我的避難所。」

  

耶十七14﹕「耶和華阿,求你醫治我,我便痊癒,拯救我,我便得救,因你是我所讚美的。」

 

美妙的詩歌伴著我走

「為何爸爸會笑?」一天小女兒突然問我太太為何爸爸會笑?原來在她心目中已很久沒有見過我笑了。因為長期在苦痛之中,我根本笑不出。但為何她會看到我笑?原來當時我正用耳筒細聽美妙的讚美詩歌,在讚美中與神聯合竟然面露笑容也不自知!所以美妙的詩歌、向神的讚美是得力之源!

 

「為何爸爸仍返教會?」

又一次小女兒在教會裡問我太太,為何爸爸不能唱詩,又不能說話,還回來教會崇拜?對她來說,返教會是要開聲唱詩,要與人交談說話,但我既然做不到又為何回來呢?我雖然因未能發聲歌唱,未能與弟兄姊妹交談而感到難過,但在讚美的詩歌裡深感到是和弟兄姊妹一同敬拜,一同歌頌,在敬拜裡,心中的力量也剛強起來!

  

我因為一日五餐都要坐下來用胃喉灌入營養奶,每次也要一個小時,所以每次滴奶便聽詩歌,無論是古舊的詩歌或是新近的詩歌。一年內大約翻看了千多首詩歌,當中有讚美和安慰的詩歌,自己在當中敬拜神,深得安慰,也預備一些拿回教會中給敬拜小組使用!神卻使用這些美妙的樂韻使我有能力與癌共舞!

 

主看顧麼?

主看顧麼?當我心痛苦,令我不能快樂歌唱。當重擔壓下,當憂慮增加,我的路艱苦又漫長?主必看顧,主必看顧,救主體恤我痛苦;當白晝甚難過,夜裡又淒楚,我知救主看顧。

 

我總不忘記你

主寶貴應許我總不忘記你,無何事能叫我與救主分離。縱然要經過極黑暗的幽谷,那邊卻是永遠光明的美地。我總不忘記你不離開你,我手永遠托住,我臂永遠扶持。我總不忘記你不離開你,我是你救贖主,必然看顧你!

 

親友肢體伴著我走

在過去一年,岳母大人每天像上班一樣來照顧我們一家的衣食住行,她對我們的幫助實在是難能可貴。太太除了照顧兩個小孩,也要時常為我操勞,一切電話聯絡,書信來往,看醫生和買藥,甚至所有的操重工夫也要承擔。

  

另一方面,弟兄姊妹的探望,禱告和關懷實在是我得力之途。還記得從溫哥華返港的一位姊妹受託拿了些禮物給女兒,她在為我禱告時一直流淚,令我們很受感動。另有一位弟兄是維真神學院的校友,我們素未謀面,但他因看到維真的通訊而得知我的情況。當我在瑪麗醫院留醫時,他竟然老遠從新界來到香港瑪麗醫院來探望我,我們實在感受到主內肢體的關愛。親人和弟兄姊妹伴著我走﹐同樣是我面對癌病的力量!

 

主的恩典與慈愛伴著我走

詩篇六十五篇十一節﹕「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詩篇廿三篇六節﹕「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過去一年多以來雖然活在苦難中,但更加經歷到神無盡的恩惠和不止息的大愛。每天所渡過的每一刻,縱然痛苦累累﹐更是祝福串串!

我們為著過去年多以來串串的祝福而衷心向神獻上感謝。一對愛心的夫婦免租金提供住所給我們,無論是往返瑪麗醫院或岳母來照顧我們都十分方便。我們在瑪麗醫院遇上的醫生和護士對我們十分之關懷和愛顧。在友人介紹下看的中醫、自然療法的醫師、微電治療師、耳鼻喉專科醫生、牙科醫生,都是充滿愛心的專業人士。有人更說笑地慶賀我遇著的都是「高手」。

  

有對傳道人夫婦為失去因癌病而過世的六歲兒子而仍在傷痛,竟能夠經常帶同我們的女兒出外遊玩和參加教會的活動,他們付上的時間和心力實在令我們感恩不已。還有過去牧養過的教會,有些雖然離開了十年有多,但仍然滿有愛心地關懷和支持我,更加上在溫哥華各教會和加拿大一些不同省份的宣道會的慰問和支持,真的令我們感動萬分。我們真實地感受到我們肢體雖多,但同屬一個身體,就是基督。也為這緣故,我時常得到力量!

  

我能夠在痛苦中與癌共舞的最主要力量,是因為深深相信神很愛我,即或癌病未能根治,神對我的愛永不改變,祂永遠與我一起,永遠拖帶著我走過這條人生路!

  

長期受著痛苦的煎熬壓逼﹐令人不能不有時感到只有一個人孤孤單單地走在途上,因為其他人根本無可能完全體會箇中的痛楚滋味,就算摰愛的家人也不例外。若非有主的愛天天時刻伴隨,根本沒有力量向前走下去!所以每個早晨我皆向神獻上感恩禱告:「感謝神,讓我有一個新的早晨,讓我仍然有生命氣息存留,深深相信你豐盛的恩典與慈愛要伴隨著我走過這一天的路!但願我無論或生或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親愛的朋友,在人生艱苦的歲月裡,我們親愛的主耶穌願意伴著你走!2000年前祂來到世界上,並且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顯明了祂要將恩典與慈愛賜給每一個在苦難裡的人,你願意相信祂,接受祂的恩惠得著永生,讓主時刻與你同在走過這條人生路嗎?

  

你可以向神發出如下的禱告:「親愛的主耶穌,我承認我是一個罪人,有我的良心作證。現在我要悔改歸回聖潔公義的路上。我願意相信你做我的救主,因為惟有你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三日後復活過來,再沒有其他方法可以洗淨人的罪;我接受你做我生命的主宰,因為離開了造物主,再沒有其他的途徑使人知道活在世上的意義。從今以後,讓我不再懼怕苦難、疾病和死亡,因為深信你以恩惠和慈愛陪伴我走過人生路直到天堂。奉主耶穌的名祈求,阿們。」

 

(81期,20006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