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恩

¨     許一新

 

「我體驗到,天父對我們最大的祝福,莫過於賜我們一顆渴慕祂的心。渴慕的心驅使我們踏上朝聖的路,從此以後不再作世上飄零的殘絮,卻有如雕弦之箭,飛向永恆。」

 

一向以不依賴醫療福利制度而沾沾自喜的我,幾週前卻被救護車一陣呼嘯,送進了急診室。我從未料想到,當莫名的劇痛襲來,我的意志、我的常識,連同我的自恃全然失靈,只聽得我靈在呼求:「天父啊,你在哪裡!求你憐憫我的不堪和軟弱,用你大能的手救我脫離眼前的黑暗,求你醫治,求你帶領......」

  

禱告過後,我如釋重負般嘆了一口氣,因為我立即感到神與我同在,衪用慈愛與祐護完全接納我,如同父母在蹣跚學步的孩子面前伸出雙臂一般,讓我靠自己抵抗病痛失敗時感到的恐懼和驚惶頓時消散了。儘管這時疼痛與嘔吐依舊肆虐,我也不敢肯定醫生是否能做出準確及時的診斷,更不知這病痛的結果會是如何,然而我知道神是信實的,有祂的大愛與大能的保護,我的擔憂都是多餘,畢竟萬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

  

但是,為什麼神允許這病痛此時此地來襲?我一時也搞不明白,只記得「我們曉得萬事

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現在想來,這場病實在於我靈有益,且裨益匪淺。

 

平安的確據

躺在急診室的床上,我回憶起神在我還抗拒祂時,就一步一步地帶領我走近祂,又讓愛子為我而死,使我從罪與死中得拯救,不禁深深感謝主這樣愛我,再次決定把我的靈交在祂手裡。至於身體,則留給醫生處置。此後的很長時間裡,我知道自己都在昏睡,昏睡在主賜的平安裡。

  

蒙主帶領,醫生的診斷與治療都及時且順利。更重要的是,主放在我心裡的平安,始終不曾離開過我。當我的手腳被「五花大綁」快將進行手術時,神讓我還能與醫生談笑風生。聽說醫生出了手術室後對我先生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太太真是勇敢!」先生則回答說:「只因她把自己託付給神。」

  

以前,我雖從未經歷過大於扁桃體切除的手術,卻知道大手術之後幾天的疼痛是很難耐的。所以,手術前我求神賜我力量,讓我在疼痛面前也能榮耀祂。手術後蒙神保守,我甚至連三度以上的疼痛都沒有感受過。我原以為護士在吊瓶中用了很多止痛藥,未料護士說除了一種止痛坐劑外,她們實際上並沒為我用任何止痛藥,還戲稱我像是「Christian martyr」﹙基督教殉道者--大概是因見到我在床上瀏覽一本基督教簡史吧﹚。

  

而且前一天晚上動過手術後,第二天早上我已經能夠拖著四條管子在走廊中漫遊了,負責照料我的護士連連向我豎大拇指。其實,她們哪裡曉得我本不過是外強中乾的「紙老虎」,疼痛把我擊倒全不費力。只有拉著主的手,我才能走過死蔭的幽谷而不再憂驚。

 

大愛的傾注

讓我加倍感謝神的是,在我生病期間,衪不但以衪的同在賜我平安,使我得以在病痛面前得勝有餘,且藉著我周邊的人,將衪豐盛的大愛傾注下來。

 

在這些播灑愛的人當中,首先就是我先生。他為我急、為我憂,每天下班就匆匆趕到醫院來看我,捧著鮮花、我愛讀的書、我喜歡的吃食,更有他關愛的心。他堅信雞湯能助我康復,竟天天燉一砵,至今不輟。

教會的弟兄姊妹聽說我生病住院,更是切切為我祈禱、打電話問安。儘管我和先生力勸大家不必跑來,牧師和不少弟兄姊妹仍然不辭路遠,在百忙中像探險般摸到位於白石鎮的醫院及我們的住所來探望。讓我實在覺得我這挨了一刀的肢體自己不覺得很痛,倒是痛煞了眾肢體的心。但願我在病榻上盡享的主愛,也能與大家同享,這樣才最能回報弟兄姊妹的愛意。

  

神的大愛還透過我們住所公寓裡的老人家以及醫院裡的醫生、護士、病友們澆灌下來,一時間問侯卡像雪片飛來,鮮花滿檯滿地,照顧過我的幾位護士後來雖已輪值到其他病房,仍不時來看望我。沐浴在神慷慨的愛所帶來的平安、喜樂中,時常讓我忘記了病痛的存在和癌症的威脅,或許這正是神願意讓我在病床上學到的功課--生活中無論有什麼事發生,神的祝福正蘊含其中,它的能力遠遠勝過屬世的苦難。

 

苦難中的祝福

當醫生告訴我手術切除的是癌腫的時候,我心裡更是不住地感謝神:幸好癌腫生長在細小的輸尿管上,稍有發展就使得癥狀大發,否則延誤了診斷及手術,豈不是讓事情更複雜?這時我才明白當初的劇痛雖然可怕,其中卻滿有神的眷顧。

  

再者,感謝神用這件事提醒我,我們今世的生命是何等軟弱和短促,為這必朽壞的肉體而忙碌是多麼的虛妄。正如詩篇作者所感嘆的那樣:「我一生的年數,在你面前如同無有......主啊,如今我求什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詩三九5-7﹚我所求的則是神繼續賜我力量,讓我這軟弱而卑微的生命仍能為衪所用,等到將來見主面時,主能因我是棵結果子的葡萄樹而喜悅。

  

這次因病所得的另一個福分是休養中得以在幾本好書中攬勝,從歷史的「廣角鏡」裡初窺神在苦難中的祝福。

 

苦難的歷史雖已久遠,自從始祖背叛上帝以來,苦難就從未遠離過人類。然而我們的神從來就是個大手筆的藝術家,祂總是讓自己的榮耀在黑暗的襯托下更加奪目。從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慘死,神成就了祂對所有信者的救恩;從歷史上罪惡勢力對基督徒多少次血腥大逼迫中,神不但興起了璀璨的基督教文明,且使祂拯救的福音傳到了地極。基督降生兩千年的今天,世界已有總人口三分之一的人稱自己為基督徒。真正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正因堅信神的大能與榮耀定能勝過罪惡權勢,多少知名或不知名的基督徒為了神的旨意,得以面對苦難甚至死亡。相映之下,我實在為自己時常生活在小信的軟弱之中而羞愧,由此更加感念神在我生病、養病期間的帶領。

 

若不是吃了點苦頭,我或許不能這樣深深地體會到神對我們的愛無時不與我們同在;若不是癌腫的警告,我或許會常常錯把今生當永生;不了解一點基督教的歷史,我更有可能在今後的朝聖路上因小信而猶疑徘徊。

  

我想,神之允許苦難此時刻落在我的身上,是因為我需要看到自己的不能和神的大能,從而謙卑己心,一心仰望天父上帝。奧古斯丁所言:「你﹙神﹚將鹹鹽放在我們口中,是為讓我們渴求你」,更道出了天父在苦難中對祂兒女的祝福和美意。

 

從神使我逐漸認識祂﹐乃至信主一年多來神對我們的帶領中,我體驗到天父對我們最大的祝福,莫過於賜我們一顆渴慕祂的心。渴慕的心驅使我們踏上朝聖之路,從此以後不再作世上飄零的殘葉,卻有如離弦之箭,飛向永恆。(信友堂供稿,作者為真理報編委)

 

¨     (92期,20015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