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     曹倩娣

 

我剛從上海移民來溫哥華不久,從真理報上得知貴處有佈道傳福音的短宣培訓,這真是我所渴慕的,是我心中嚮往已久的事,也是我靈裡所負擔的。雖然我是個不配的軟弱肢體,我願意盡我微弱的力量在神的大使命中作個小小的螺絲釘,為神作見證,將神的福音傳給更多的人,因衪榮耀的名使更多的人靈魂得救。但是做起來往往力不從心,效果不理想,故很想在短宣中心通過學習,在傳福音方面能得到培訓與造就,掌握傳福音的技巧,用神的話來裝備自己,在靈命上得到更大的長進,在事奉中更好好地學習事奉神。以下是我簡單的得救見證:

 

從小我是在一個基督徒的家庭長大。記得小時候,父母親總叫我們弟妹一起禱告。當時我的禱告並不是出於真心,仍是出於父母親的壓力。我當時未明白禱告的真正意義,更不明白神的真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長大參加工作,結了婚,離開了父母。白天事業上的進求,下班回來要照顧三個孩子,受的又是無神論教育,經歷了各種的政治運動。那時,我將一切的信仰都歸於迷信,成了一個真正的無神論者,只相信自己,只知靠自己的努力來創造財富。對於母親多次提醒及勸告,要我敬拜神、要我禱告、讀經,我只是口頭上應付,回家就拋於腦後,反而認為母親無知、迷信。就這樣,我離神越來越遠,追求的只是現實生活。

 

但是,我們這位慈愛的神,衪不願一人沉淪,但願人人明白真理。有一天我在因公外出差的路上,發生了三輛汽車相撞的嚴重交通事故,當時我在車上撞得不省人事,鮮血滿面,昏迷不醒,造成全身上下十多處骨折,單單頭上,就有顱骨二處骨折,面骨骨折,牙齒撞掉二個半,耳朵縫三針,加上肋骨斷了六處四根、鎖骨、盆骨骨折,當時頭腫得像面盆一樣大,眼睛凸出眼眶外,像熊貓眼一樣,嘴腫到鼻子,渾身沒有一塊好地方。我丈夫、孩子聞訊趕來醫院,他們都無法認出我是誰,只能從衣服上來認出是我。面目全非的我,成了世界上最醜的女人。醫院連續發出七次病危通知,稱我已無法拯救,隨時都會死去,要家屬簽字作好後事準備。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神愛世人,甚至將衪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叫一切信衪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我是一個悖逆神的人,在神面前我是個罪人,並且是一個罪魁;然而,我蒙了神的憐憫,因神愛我,在大水中將我拉上來,又領我到寬闊之處。因著我父母弟妹的禱告祈求,按著神的應許:「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這位全能的救主從撒但的手中將我拯救出來,使我脫離了死亡。

 

當我從昏迷中醒過來之後,還聽到醫生說:「這人醒過來也沒有用,不是植物人,就是痴呆人。」感謝主,人的話不管用,只有創造我,給我生命的神,衪的話才帶有大能力,永遠長存。

 

因著我的回轉認罪,重新回到愛子的光明國度裡。神的生命之靈向我吹氣,神的醫治大能使我全身上下所有的傷痛得到奇跡般的醫治,並痊癒。弟兄姊妹們,如果今天不是我為神作見證告訴你們這個實際經歷,單單看到我本人,誰也不會相信我曾經是一個足不能走(坐輪椅)、手不能舉、不懂喜怒哀樂的痴呆人。我能恢復得跟平常人一樣,因為我們所信的神是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的﹐是掌管我生命的神﹐是全能的神,將榮耀頌讚歸於神!

 

是神給予我第二次生命,對我這個不配的人來說﹐我還能說什麼呢﹖除了感謝,感謝我的恩主,是祂拯救了我、憐憫我,將我這個不配衪愛的人,竟當成了衪眼中的瞳仁,在衪日夜看顧、保守、引領中,讓我感到喜樂無限。祂是我一切一切的總源泉、我的至寶、是我唯一的得救保證,使我深切地感到「除衪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可以靠著得救。」

  同時,我也盼望,如今仍在黑暗之中的同胞能離開黑暗,投向光明,趁著今日神的福音大門正敞開,在這末後的時代能醒悟過來,快快地歸向神,歸向耶穌基督。只有祂能愛你、幫你、救你到底。為了神的國不斷擴大,讓神的子民人數天天增加給教會,讓神的旨意能成全在我身上,我願意說:「主呀!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94期,2001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