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國尋「家」記

¨     王毅

 

我們一家三口,是從中國貴州省的首府貴陽移民來到溫哥華的。

 

說到新移民,有人這樣形容:新移民就像空降部隊,借著「移民紙」這張降落傘,安全著陸。著陸後緊接著就是如何生存,然後纔談得上發展。

 

我們也一樣,剛到加拿大時,我們沒有工作,沒有朋友,沒有親人,生活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整天處於焦慮、孤獨、無助的狀態中。特別是當我們開始找工作時,每天看報紙、發傳真,看報紙、發傳真,一次次的努力猶如石沉大海,沒有一點音訊。時間就這樣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地過去了。這時我們不但感到孤獨,而且感到恐懼。我開始失眠,頭髮也掉了許多。

 

妻子說:「算了,咱們回去吧,何必在這裡受這份洋罪。」

 

我說:「這時回去,怎能有臉見江東父老?不就是掉幾根頭髮嗎?不是說『頭髮越少,智慧越多』嗎?

 

「天啊,我們現在不需要智慧,而需要麵包、牛奶。我們現在就像剝洋蔥一樣,剝掉一層,少一層,同時還在流眼淚。」

 

我故作自信地安慰她說:「對,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話雖然這樣說,麵包在哪裡,牛奶在哪裡,我自己也不知道。

 

因我們在本地沒有朋友,為了與外界聯絡,我們只好往國內打電話。可是,電話帳單一來,嘩,這樣的電話打不起!可總得與外面聯絡啊。我們有一位朋友,在美國生活了十幾年。他在電話裡給了我們一個非常寶貴的建議:到教會去。從前看報紙是為了找工作,現在看報紙是為了找教會。其中在「福源堂」的廣告上有一個說明:「假如交通有困難,可安排車接送。」就這樣,我們來到了「福源堂」,開始認識主耶穌。

 

說實在的,我們在中國接受幾十年的「無神論」教育,要讓我們一下子去相信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上帝,很難讓人接受。可是一到「福源堂」,我們就被那裡的人深深地吸引住了。他們是那樣友善、熱情,關心我們、幫功我們,使我們有一種到「家」的感覺。而這種感覺對我們來說,真是太寶貴了。

 

因著有了這種感覺,我們堅持到教會參加活動。可是時間一長,我也感到有一些困惑,比如基督徒都說自己是「罪人」,可我看他們一個個慈眉善目,和藹可親的,怎能是「罪人」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可是越是有問題,我越是想把問題搞清楚。於是我參加了查經小組,基要真理學習班,主日崇拜。就這樣,一點點地,慢慢地,逐漸明白一個道理:千萬不要證明上帝是否存在,然後再根據證明結果決定是否相信上帝。其實上帝是個靈,要信祂,我們首先要打開心門接受祂、感受祂、體驗祂、領悟祂。正如希伯來書十一章一節中所述:「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所謂信,就是還沒有看見就相信才叫信,如果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還叫信嗎?那只是承認。

 

終於有一天,在禱告的時候,我說:「主啊,雖然到了你的殿堂,學習了你的話語,但我仍有一些問題,求主引領,用你的方式來啟發我,讓我接受你、體驗你。」

 

神是信實可靠的,祂讓我親身體驗到祂的大能,使我不能不歸服在祂的愛子耶穌基督的名下。終於,我決志信主了,成為天父家裡的一個成員。(福源堂供稿)

 

(75期,199912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