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人到信徒

趙蹇歷數神帶領他的腳步

¨     一新採訪

 

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詩32:8)

 

論背景,我本屬於遠離神,在生命旅途中迷失的人。然而,神的恩手竟領我到了北美,藉各種機緣讓我歸信了他,並在他的事工中有份。神在今世的生活中保守我,還應許我靈魂的永生。每回想這一切,心裡就不能不由衷地稱頌神的榮耀,感謝他對我的恩典。

  

我生在中國四川省。國內稱我們這一代人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從小受到正統的共產主義教育。從少年時代起,我就進入解放軍軍校學習,畢業後又被分配到軍事部門工作。除共產主義以外,那時我不知還有什麼可以稱之為「信仰」的。

  

八九年的「六四」對我的「信仰」是一個極大的衝擊,以前認為共產主義的理想是那樣美好而崇高,而這一事件讓我看到,打著共產主義的旗號,一個政府竟可以向人民大開殺戒。我的共產主義理想徹底地破碎了。不過,當時我怎麼也沒有想到,日後會到北美來信奉上帝和主耶穌基督。

  

「信仰」的破碎使我無心在軍隊裡工作下去,就打了報告申請復員。我們軍校畢業生照例要在軍隊服役很多年,才可獲准復員轉業。我的同學至今均仍在軍隊工作,可那時我才服務了兩年,然而我的復員申請居然被批准了,這可以說是破天荒的事情。

  

復員後,我到香港探望我的伯父。伯父是個基督徒,陪他去教會的時候,我見到那裡的人與外面的不同,很友善,雖然他們講的廣東方言我聽不懂,但第一次接觸教會就給我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九三年我如願被一所美國大學錄取,此後的兩年裡拿到了化學、電腦科學兩個碩士學位。讀書期間我認識了一位印尼華僑同學,是基督徒,我們經常在一起讀書、做項目。這位同學向我傳福音,帶我去福音營,使我開始了解基督教的真理。

  

後來在一家傳銷公司裡,我們的小組長是基督徒,還領組裡的一些人信了主。漸漸我發現這些信了主的──其中有些是以前在街上遊蕩的黑人、墨西哥人等等...... 行事為人有了很大轉變。我想:為什麼共產黨幹部腐敗墮落成風,而基督教卻使許多人變好呢?這不由地讓我產生了認識基督教的濃厚興趣。

  

認識我太太以後(她那時已是基督徒),她也向我傳福音,並送給我《聖經》和《海外校園》雜誌。初讀《聖經》,就覺得它歷經幾千年而愈久彌新,其中滿含人生哲理,是一部神奇而雋永的書籍,應當認真研讀。

  

我太太的見證,對我的震動也很大。在絕境中神對她的拯救,行神跡使她家人信主等等...... 讓我看到,神不僅真實地存在,而且在用愛和智慧呼喚我們歸向他。

  

在教會聽道更讓我領悟到,為甚麼那位華僑同學面臨英文、電腦不會,讀書難度壓力大,且要打工生存,卻總是平靜從容,滿有喜樂。一個靈魂得救,對主的應許充滿信心的人,真是不同啊!

  

96年夏天,我雖然在理性上還沒有很深刻地認識神,但神的感召已深深打動了我的心,於是我滿心情願地決志信了主。還記得信主後從美國東部驅車來溫哥華landing的途中,停歇時研讀《出埃及記》,開車時思想神的話語,感覺真是美好!

還是在來信友堂聽道,同時更深入地查經之後,我才對無神論、進化論等以前盲目接受的理論進行了反思。尤其是參加教會的事奉,使我看到許多人由不信到信,又由信到整個生命的轉變,從而確實感到神的作為偉大而奇妙。我的信心由此深得造就。

  

神的愛在各方面都保守我們。比如在家裡,我和太太本來個性差異很大,但是不論我們遇到什麼問題,只要一起來到主的面前,都會迎刃而解。我們共同的感覺是:越是親近神,我們兩個人的感情也越親近。感謝神,現在我們又有了一個小寶寶(存信),我們把他也交在主的手裡,覺得很放心。

  

在工作中,我們也時時經歷神的同在。神把我和妻子安排在一家電腦軟件開發公司工作,祂有時通過項目開發中的難題,讓我們信靠祂,仰望祂的智慧;也有時用似乎「山窮水盡」的景況讓我們心意更新。我受聘時這只是一間「一人公司」,如今它在加拿大、美國都發展很快,我們深知,是神在其中彰顯了祂的榮耀。

  

我的見證其實沒有多少戲劇性,然而,得救、蒙恩的感受在我心裡卻是實實在在的,許多來北美信了主的人或許都有同感。

 

(83期,20008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