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的追尋

一位生物化學博士……的心路歷程

¨    蘇緋雲博士

文字方塊:  蘇緋雲博士合家照

  有一位父親說:「我希望我兒子長大後做一個科學家,所以我不要他去聽耶穌,因為如果他信了耶穌,他就不能成為科學家了。」

  我丈夫回答他說:「我自己是醫生,我太太是生物學博士,我們的長子九歲就考入了大學,十三歲就得了數學學士,現在是電腦博士,長女學位包括化學和遺傳學碩士,次女將是醫學博士和生物化學博士。次子讀數學和電腦,他們都是十二歲考入了大學,我們全家都是信耶穌的。」

  有些人以為信耶穌的人就不能做科學家,因為他們以為信耶穌是信教,科學家不能信教,因為科學家不會迷信,信耶穌是迷信。其實這是因為他們未有機會認識科學,也未有機會知道什麼是信耶穌。

 

凡事真理作主導

  我自己以前也有些分不清,直到我在大學時期,因為要選擇主修科才開始思想。我問自己,我應該選修那一系呢?我對很多科目都有興趣,而且修過的科目也好似讀得來,怎麼辦?我想:我選修的科目對我將來的生活有必然的影響,所以我要知道將來的生活怎樣才是有意義的,才能知道要選修那一科。但是我認為怎樣的生活才有意義,只是受我自己的思想所影響,而我的思想則是被我認為甚麼是真理所支配。

    想到這裡,我發現要決定選修那一系之前,要先知道甚麼是真理──不變的事實。我需要知道甚麼是不變的事實,就是不會因時代、文化、地域或任何因素所影響或否定的事實。如果一些理論能因時空、文化而改變,那就不是真理,這些理論今天認為是真的,明天可能不是真的。如果我做的決定是根據這種理論豈不是愚拙嗎?我做的決定,要根據那不變的事實,才不致失望。比如,要建一座橋,要根據不變的事實,就是地心吸力,根據這真理就可以計算用甚麼材料,怎樣造才不會在地心吸力這不變的事實之下倒塌了。如果不管地心吸力這真理的話,再漂亮的橋也可以前功盡癈。有一位工程師小指頭上帶了一個戒指,我好奇的問他,那有甚麼特別的意義?他告訴我:曾經有一組的工程師,在設計建造一座橋,但是橋快要完成之前,原來計算好可以承擔那重量的鋼鐵數量不大夠,他們認為只差一點點,用承擔力不大足的鋼鐵來補足就好了,怎知道就因為這一點點的差別,結果橋倒了,造成了傷亡。為提醒工程師以後不可以再讓這種慘案發生,所以就以那橋的鋼鐵作成了戒指,叫工程師帶在小指頭上。這風格就流傳下來。是的,只要一點點沒有達到真理的標準,就可以導至慘劇的傷亡!

  那時我想,是的,真理是絕對重要,而且是不可沒有的,但是甚麼是真理呢?真理要去甚麼地方找呢?那時我想,為甚麼我們開的汽車要用汽油,為甚麼不可以用牛奶或汽水;也不可以一天用汽油一天用牛奶,也不可以汽油加一半汽水,用汽油......對我們的車子來說是真理,那麼這真理是從那裡來的呢?這很容易:這真理是根據設計汽車者的設計。設計者設計了用汽油的車子,所以我必須根據他的設計用汽油。他設計了這個機器,他知道這機器的「真理」。所以,要知道世界的真理,則要問世界的設計者。

 

真理在聖經裡

  但是,世界有沒有設計者呢?當時我讀了一點科學的課程,以為科學是萬能的,科學最可靠。所以我給了自己一個題目「用科學証明到底世界有沒有設計者」。另外,有一本書,是世界歷久不衰,銷售量最大,被翻譯成最多種語言,又是無數藝術家、音樂家、文學家,甚至科學家最常取材的,它的中心思想是愛。對於大學生,最關心的事莫過於「愛」,我的同學,因為「愛」狂歡,也因為「愛」狂悲。每週末,同宿舍的女同學有約會就高興的不得了,沒有就會低沉。「愛」實在是年青人生活的中心,我喜歡這本書上所講到的愛,但是偏偏它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的疑問:「起初上帝創造天地」。於是我給了自己第二個題目:「以科學証明聖經所講的是不是真的」。

    如果這兩個題目我能夠得到答案,那麼我就知道人生的真理是甚麼。因為,如果我們沒有設計者,沒有創造者,那麼我們是偶然碰出來的,那麼人生也沒有真理,怎樣生活都沒有關係,也沒有對與錯,沒有所謂道德,沒有好或不好的標準,更談不到人生的意義。但是,如果世界有創造者,而聖經所介紹的創造者真是創造者的話,那麼,真理就在聖經裡面,聖經就是人生的手冊,好像車廠給我們汽車的使用手冊一樣了。我們就可以找到人生的真理,我從那裡來,要到那裡去,我在這裡做甚麼,怎樣才是有意義的生活,對與錯,好與歹,道德與不道德,這一切也就有了標準。

  但是,要得到我這兩個問題的答案並不容易。我問了很多人,都沒有得到我需要的回答,我需要的回答是「以科學証明......」。我甚至問了很多自稱是「基督徒」的,雖然我不能說他們騙我,我也不應該說他們騙我,我想他們是誠實的,但是他們給我的回答沒有「以科學証明」。他們給我的回答可以分析為兩類:

  一.「我們有位創造設計者,聖經所講的是真的,因為我信了耶穌之後,很平安喜樂」,我心裡的回應是「那可能是心理作用,有個心理的寄託,自然覺得好,那豈不是自己欺騙自己」。

  二.「聖經是真實的,因為我向聖經所介紹的上帝,奉耶穌基督的名禱告,真是靈驗」。我心裡的回應是「那可能是偶合吧!」

 

追尋真理為要務

  得不到答案,我只好選修化學系,理由是:一.那個學校的化學系最好,二.化學容易讀,三.化學不能自修,因為須要實驗室的設備,四.我對化學也很有興趣,五.學化學容易找養生的工作。主修系雖然是選了,但是對真理的追尋卻不能停止,因為我要對自己忠誠。沒有找到人生的真理,我不知道要如何活,學系與事業還是小事,因為以後還可以選其他的,可以改行業。但是,我又怎樣知道我人生的方向,怎樣評論對與錯?我要做個好人,但甚麼才是「好」?如果我不知道自己走那一條路,又怎麼知道誰是同路人,誰是終身伴侶呢?真理的追尋是當前要務。

 

科學不能証明真理

  時間一年年過去,一直到進了研究院。因為多讀了幾年書,人也比較謙卑,才發現科學不是萬能的,科學只可以研究現在發生又可以重演,可以被觀察的事物。科學求知的方法,是靠觀察。不能被觀察的事物,都在科學的範圍以外,我就發現科學的求知法相當有限。事實上,所有的歷史都在科學的求知法以外。因為不能重做實驗,我要以科學方法求証的題目:「世界有沒有設計者」,實在不在科學範圍之內,因為不能重覆世界的誕生,不能觀察世界的開始。如果世界有設計者,我不能請他再造一次(科學要求還不只一次,還要多次);如果世界是偶然碰出來的,我也無法用「科學証明」。我就合理的退一步。我想,歷史不能重演,但是可以看看有沒有証據。就像今天法庭上的求知法,看看科學的証據是支持世界有設計者或是沒有,看看科學的証據是支持聖經或是不支持。

 

科學事實與科學家見解的分別

    我發現,有些時候我混淆了「科學的事實」與「科學家的見解」。前者是大家可觀察的事實,後者是個人對這些事實的意見、見解、解釋和推論。事實是不變的,但見解是人們的看法,不一定是真理。

    比如說:這裡有一條蟲,這是事實。這蟲每星期長一公分,這是事實(可以觀察)。根據這事實,我可以推論:一個月後牠會長四公分。這是我的見解。可能錯嗎?事實可不可能異與我的見解?當然可能!除非我實在的觀察牠一個月。不然的話,可能牠一個月後已不是蟲,而是蝴蝶了!因此,只有觀察的現象才可以叫做科學的事實。

    那麼,我的觀察是支持聖經所宣稱的或是不支持?世界有創造者或是沒有創造者?我把聖經的「假設」和無創造者-進化論的假設並列,看看我觀察的事實支持那一種「假設」:

 

一、生命的起源

    聖經的「假設」-各從其類,生命來自生命。

    進化的「假設」-從無生命進化成有生命。

    我的觀察:生命唯有來自生命,沒有例外,支持聖經。

 

二、各種生物

    聖經的「假設」-各從其類,一類不能變成他類,(「類」是「范圍」之意)生物界有不同范圍,如狗生的永遠是狗類,人生的永遠是人類。

    進化的「假設」-類與類之間沒有固定的範圍,單細胞可以進化成為人。

    我的觀察:各從其類,沒有例外。支持聖經。

 

三、新類的出現

    聖經的「假設」-創造已經完成,又是各從其類,因此沒有新類。但是,因為後來被派治理這地的人不遵從設計者的話,因此開始有敗壞有死亡,應有絕種。

    進化的「假設」─單細胞碰出之後,又繼續機運地碰出其他種類,因此新類不斷出現。

    我的觀察:沒有新類,只有絕種,支持聖經。

 

四、化石的記錄

    聖經的「假設」─各從其類,沒有「過渡時期」的化石。

    進化的「假設」─無數「過渡時期」的化石。

    我的觀察:沒有「過渡時期」的化石。事實上達爾文說「化石反對」他的進化論。百多年後,仍然沒有一件公認的「過渡時期」化石被找到。甚至有名的進化論學者因此而發表新的進化論,認為進化是「跳躍的」,從一類突然跳到另一類,因此沒有留下「過渡時期」的化石。我的觀察支持聖經。

 

五、突變的結果

    聖經的「假設」─原來的設計是好的,無設計者幹預的變化只會變壞,沒有原來的好。

    進化的「假設」─無設計者,自然的變化,可能變得更好。因此可能「進化」。(現在「新達爾文」論不信「用進廢退」,而是相信基因突變可帶來進化)

    我的觀察:遺傳基因的突變,都叫生物癒變癒不適合生存。癌癥就是一例,觀察支持聖經。

 

六、適者生存

    聖經的「假設」─原來的設計是好的,變了就沒那麼好,所以變得愈少愈適合生存。

    進化的「假設」─突變可能變好,因此比祖宗適合生存的就可能淘汰祖宗,導致新類。

    我的觀察:基因的突變叫生物更不適合生存。變得愈少愈適合生存,支持聖經。

 

七、人的來源

    聖經的「假設」─人是人,不是禽獸的後代。人是照著創造者的形象樣式被造。有價值,有尊嚴,有人權。

    進化的「假設」─人與猿同祖宗,人只是高等動物。

    我的觀察:人生的永遠是人,猿猴生的只是猿猴。人確實有聖經所描寫創造者的形象。比如:

       1.創造性─創造者當然有創造性。人也有創造性,有音樂、藝術、工具、科技的創造。動物沒有創造性。

       2.正義感─小的被大的欺負,人會覺得不應該。那來的正義感?如果人是漫長「弱肉強食」競爭之下適者生存的結果,大的欺負小的是合理的事;但是,如果人是照著公義的創造者的形象被造的,那麼,當然像他,有正義感。

       3.愛─聖經介紹這位創造者上帝就是愛。當然,照他形象被造的人需求愛,享受愛,欣賞愛。

       4.美感─放眼觀看這世界多美!我喜歡美,有美感,因為是照著創造者的形象被造的。

    我的觀察支持聖經。

 

文字方塊:  
¨	蘇緋雲博一家樂也融融
    後來我也發現在學校講授的化石年代,都是百萬、千萬年,這些年代的計算法全都有假設。不是「不準確」而是「不合理」。這些極長的年代只是用來解釋為什麼沒有人觀察到單細胞進化成人,或是猿類進化成人。礙於篇幅,不能詳談。

    有了這許多科學的事實支持聖經,而且是毫無例外地支持聖經,因此,我要接受聖經所介紹的創造者是理所當然的。不但如此,其他方面的研究:歷史、考古、和聖經預言,也叫我看見聖經實在是真理。一個追求真理的人理所當然接受真理。

    從我開始問問題,到我有足夠的証據做決定,約有三、四年時間。感謝創造宇宙的真神,祂給我時間。其實,我一直生活在祂的愛中而無知,就像一個在母親懷中吸奶的嬰兒,怎會無知到不知道母親的存在是顯而易見的呢!一天,我知道事實,知道真理,知道自己的無知和有限,我跪在自己的床前,帶著清醒的腦袋,謙卑地回到神的家,回到我生命的源頭,回到愛我的創造者的懷抱中,享受祂的愛,得到了永恆的生命,永恆的親情。

    感謝讚美主!但願您也得到這福份,您可以用下面的禱告與創造您的主耶穌基督建立永恆的愛的關系,願您一生蒙福,全家蒙福:

親愛的天父,我讚美您,耶穌基督,我感謝您。您是創造宇宙的真神,降世為人,因為您愛我,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流寶血洗凈我一切的不義,從死裡復活,叫我得新生命。我誠懇的請求您,請主耶穌基督進入我心中,做我的救主,管理我的一生,請您赦免我的罪;就是我自作主張,沒有遵從您的話。求您賜我永生,就是您的生命。賜我聖靈,引導我進入真理。賜我您的平安和喜樂,讓您的愛充滿我的心,求您看顧我的家,叫我們全家歸您,享受您的愛,帶領我的前途。我這樣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門。

(第六十一期,199810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