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訪談錄 -- 神恩引領走天涯

¨     王宇(主持) 一新(整理)

 

在加拿大各大城市熙攘的人群裡,近年來不覺中增加了許多中國新移民的面孔,根據加拿大政府的統計,僅卑詩省過去兩年中就迎來了 18,000 來自中國的移民,比起居第二位的印度移民多一倍。他們的到來無疑為加國的未來注入了生機,但是當我們以基督之愛留心關注他們的狀況之時,卻發現幻滅失落者有之;為生計惶恐者有之;為前路惆悵者殊多……。

 

然而,在這背景相類的群體中,我們更認識一群滿心喜樂、平安的人們,上帝的愛臨到了他們,真理之光照亮他們心靈之眼,因著信耶穌基督是自己靈魂的唯一拯救,他們驚喜地走上一條美好的人生之路。他們是蒙恩得救的基督徒。回首上帝以往的帶領,他們不住地感恩;面對現實的挑戰,他們心定如水;瞻望未來,他們充滿希望與企盼。

 

我們特別邀請來了這喜樂人中的幾位,他們熱誠地願將自己加國生活的故事與你分享,試看他們的生活軌跡能否帶給你幫助與啟迪。

  

野地裡的百合花    

 

闕梅登弟兄經過十年海外生活的磨礪,得以瀟灑面對現實的挑戰。何以如此?他說:因為我終於知曉了一個以前所不知曉的現實--上帝造了我們,他珍愛我們,是神的愛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我 91 年從武漢到英國讀書,95 年移民來到加拿大。其實我和太太起初打算學成回國去效力,並沒有想來這?。太太先回去工作了幾個月之後,打電話給我說無法適應國內的大環境,讓我趕快辦理移民加拿大。結果只消四個月,既沒有查驗我們的學歷,也未曾與移民官會面,就被批准了。只有回頭看,人們才能知曉自己的人生座標,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我是學地學的,從小信的是唯物主義、進化論。我在愛爾蘭時所有的朋友都是基督徒,但我那時沒有信。到加拿大以後,朋友介紹我和太太到海外中國人查經班,讀了一點《聖經》,聽了牧師耐心解答問題之後,才發現以前所學的與《聖經》所啟示的完全不同,究竟誰是對的呢?感謝神帶領我們每次都去參加查經班的學習,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我逐漸認識到,確有一位創造並掌管一切的上帝存在,人的理論無法解釋神的創造,只有他自己通過《聖經》的?示才是可信的真理。

 

那是 96 年的事了,我雖信了上帝,但總覺得上帝能夠給人精神上的信仰,總不能給人提供衣食吧?生活問題還是得靠自己去操心。後來參加教會的野餐,大家唱的一首歌格外動聽,名叫 “野地的花”,歌中唱的與我對神的想像不同,果真上帝應許照料我們的日用飲食嗎?查經時才發現,在《聖經》?主耶穌就是這麼說的(太6:26-34)。他勸我們:“不要憂慮,說: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你們需要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在現實中,神也真的實踐了他的應許。

 

來之前,我們既不知道加拿大是什麼樣子,也不認識任何人。所面臨的情況與今天的新移民相同,最大問題是在這?做什麼。作為技術移民,大家當然都希望找到專業工作了,可來了以後才知道,新移民十之八九都與專業工作無緣。我發出了 60 多份簡歷,只得到兩次面談的機會,結果陰差陽錯地被錄用去做推銷員。這陰差陽錯原來是神的眷顧,事過不久,我們得知我原準備去應聘的行業經歷了可怕的大蕭條。

 

其後做保險業務的時候又遇絕境,正當積蓄用光,下月沒有生意進賬,又得不到政府補助的緊張情勢下,竟有不認識的人主動給我打電話要買保險。這不是人找的,而是神給的。回想起來,我們雖曾擔心,但生活並沒有真正缺乏過,神總是會及時地供應我們,這麼多年都是這樣憑著神的恩典走過來的。時間長了,我們對上帝的看顧也越來越有信心。以前我是個心理負擔很重的人,現在人見我總是笑嘻嘻的無憂無慮,是神的愛把我這個人完全改變了。

 

我們從大陸來的移民多數都受過比較好的教育,所以自我感覺都不錯。像我在國內教書習慣於指手劃腳,到了這?做推銷到處求人購買,其中的甘苦只有自己心知。起初只是出於不得已才去做,逐漸才明白,上帝是讓我在其中學習謙卑的功課,好去事奉他。

 

在教會和查經班,上帝通過讓我參與事奉也學到了很多,從弟兄姊妹的生命更新中充分看到神奇妙的恩典與大能。

 

我覺得我們中國人實在可惜,受了很多教育,卻沒有機會接觸《聖經》。感謝神領我們來加拿大,能夠認識他,這是我們一生最重要的收穫。我們決意盡心竭力去傳福音,把中國的希望寄託在上帝的身上。

 

何以解憂--信主靠主

 

梁凱樂弟兄九年前來自貴州,撫今追昔,他奉勸新移民,在找工作的同時要找教會。他說:

 

我對新移民初來加拿大時那種惶恐無助的感覺很理解。依我和太太以往的經驗看,最主要的是要信主,靠主,你心裡就會有平安。你的人生方向有神保守,就一定沒有錯。

 

我 92 年赴美留學,在洛杉磯認識主並受洗禮,96 年蒙神帶領我們一家移民來到加拿大,在這裡我們得以更深入地認識主。

 

初來時我們的經濟狀況比起現今多數新移民來差得多了,送孩子回國以後,囊中已所剩無幾。我和太太租住在地庫裡,每天清早像鼴鼠一樣鑽出地面,買一份《星島日報》,打幾個電話,發一發傳真,天就黑了,工作仍是沒有著落。回想起來,那卻是我們一生中非常喜樂的一段日子,因為我們知道自己蒙恩救了,前面的路有上帝帶領,這種發自內心的平安和喜樂與錢多少無關。

 

後來,上帝關了其他的門,倒是讓我開了一間出國人員禮品店。在加拿大人看來一間商店五年不倒閉已算是成功了,感謝神的保守,作?新移民我也算是成功的了吧。國內一些不信神的朋友卻說,你怎麼讀了 MBA 還在做商店?你看,一個人如果沒有真正的信仰,無論境況好壞,心裡都沒有滿足和平安。我和太太對於生意上的得失很看得開,因為基督徒知道,人到世間本來一無所有,今天擁有的一切都是上帝給的。如果我們不認識主,不知自己生活的真相,就會活得很愁苦,很累。

 

我勸新移民不但要找工作,還要去找教會。原因之一是因為加拿大以基督信仰?立國之本,認識基督,你就找到了加國生活的根。無論你是找工作、與同事相處、做生意…。本著《聖經》所教導的精神去做,一切都好辦。找工作要從低處做起,可是信了主,你的心卻是站在高處。同時,教會的弟兄姊妹還會用愛心在各方面給你忠告,比你在世上亂闖好得多。

 

我常對新來的移民說,初來北美肯定會遇到很多困難,可是當你有一天來到上帝面前,讓上帝的光照亮你心靈的眼睛的時候,你會恍然大悟,原來你人生的每一步都有神的帶領。我們每個人來到北美,認識上帝,都不是偶然的,都在神的美好計劃之中。既然如此,又何必憂愁呢?懷著感恩之心去領受今天就是了。

 

神家兒女的福份

 

十二年前來自武漢的孫愛華姊妹是怎樣詮釋自己的加國生活經驗的呢?她說:

 

我原在武漢財經大學任教,八九年公派來加做訪問學者,六四後留在加國攻讀博士學位,現在銀行任投資顧問。

 

剛留下來的時候,心裡真是好恐慌、無奈,身上只有從國內帶來的幾十美元,以前在國何曾經過這種一無經濟來源的景況?在這困境中,是教會的弟兄姊妹送來了溫暖,又逐漸幫我認識了上帝。

 

回想這些年的經歷,都是靠著上帝的帶領。我是 92 年開始到銀行工作的,到如今收入、地位相比之下都很好了,但起初只是一份每周 15 小時,每小時 10 元的工作,還要放棄尚未完成的學業和數目不小的博士獎學金。那時我和先生明白這是神的帶領,心裡就滿是喜樂和感恩地去領受了,可從沒想到會有今天的發展。

 

在銀行業務上,也全是憑著神賜與我事奉的心,讓我凡事替顧客著想,兢兢業業地為顧客服務,而非以一己利益為重。這樣一來,自然贏得顧客的信任,客戶也多起來,可以做到今天的位置,讓神在我們基督徒身上得榮耀。

 

來加拿大十幾年了,我從沒後悔過,相反我從心裡感謝上帝通過不同的方式把我們帶到北美,帶到他的面前,因認識基督而生命得拯救,得以享受做神家兒女的各種福分,這種福分是不能僅僅用學歷、收入、事業成就來衡量的。雖然我們仍有各種困難和挑戰要不斷去面對,重要的是我和先生確信上帝愛我們,他的智慧和意念遠遠高過我們人類,我們可以放心地把前面的事情交托給他,上帝的帶領會是最好的。

 

在管教中得益處

 

吳可紅弟兄一家來到加拿大不足一年,但是上帝對他們的帶領和管教已使他們感觸良多。吳弟兄說:

 

我和太太都是 94 年到德國留學的,並且在那裡認識主、接受了洗禮。我們原準備留在德國做中德貿易,但 98 年亞洲經濟風暴使這個計劃實施的希望幻滅。上帝出人意料地領我們來到加拿大。

 

在德國的時候,博士學位仿佛已經唾手可得,又有一份學生工作合同在手,衣食無愁,開的是好車,還在教會裡參與事奉…。不知不覺地心?生出優越感和驕傲來。

 

然而就在去年我回德國完成論文的過程中,卻落入十分困難的境地。先是我所有的身份文件,包括護照、加國移民紙,全在一次導遊的路上遺失了。那時離返回加拿大的期限只有不足一個月的時間,而補齊這些文件又不知需要多少時日。加之五個教授同時聽我答辯的日期遲遲不能確定。更糟的是在德國退租住房須在三個月前通知房主,所以我們早已將住房退掉了,所以如若因著文件或答辯的緣故我們不能如期離開德國,還會面臨無處安身的困境。真是一籌莫展。

 

這時我們雖然信心很軟弱,但也只有禱告,把一切仰望在主的手中,在德國、加拿大的主內弟兄姊妹也為我們切切代禱,結果所有問題後來都迎刃而解。神在這次管教中讓我看到,人的盡頭是神的開頭,從而破碎了我內心的驕傲,知道必須靠他的恩典前行。這對我們日後在加拿大的生活是個很好的預備。

 

回到溫哥華以後,教會的弟兄姊妹們以愛心相助,幫我們找房、買車、找工作。我和太太本想在這?哪怕找到一份最起碼的工作也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僅有的幾千元積蓄用光之後就不知何去何從了。我們為此禱告,弟兄姊妹們還是為我們代禱。主做工很奇妙,沒想到來這?還不到一個月,我就得到一份導遊的工作,雖離我的專業很遠,但一家大小總算有了生活保障,我們全家則以感恩之心領受。不久以後,經主內一位弟兄介紹,又找到了與我專業相關的工作。

 

回顧這一年來的路程,我們看到上帝的確是慈愛、憐憫的神,他帶我們來到這裡必有他的美意在其中。只有靠著神我們才能面對生活的挑戰,也是因著教會、團契中弟兄姊妹的關懷,我們才能走出人生的低谷。

 

作為新移民,我認為我們首先需要的是調整心態,走向國際市場要從瞭解國際市場做起。從這個意義上看,任何工作對於積累本地經驗,準備日後的發展都有益,即使那些經濟條件允許,不用去打工謀生的人,仍然應當明白自己能力的發揮需要一個適合當地的基礎。我相信,新移民有一定的經驗和技術,如果能培養起在當地的適應能力,就可以很快在這?找到適合自己的天地。

 

為父方知為人道

 

薛隆弟兄 98 年本打算定居多倫多,卻因一念之差留在了溫哥華。很快他就去到教會,信了主。他說:

 

回想起來仍覺得這個經歷很蹊蹺,人盤算好的事,神照著他的美意輕易就改變了。他的美意在我看來,就是為了讓我靈魂得救,感謝神!

 

來到這裡以後上帝賜給我最好的禮物就是我的女兒,她不僅使我品味到做父親的甘甜,而且每當我因愛她而嚴厲管教她的時候,都讓我看到自己在天父親面前需要同樣的管教,我們在上帝面前經常像是不聽話的孩子一樣。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絕好的學習順服的功課。作為基督徒和新移民,我覺得自己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面對未卜的前途,信不信主的應許,靠不靠主的帶領。無論如何明天是在神的手中,信與不信結果截然不同,如同聽話的孩子與不聽話的孩子結果完全不同一樣。

 

我在這裡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加油站,工作很辛苦,但是它對於我適應新環境很有幫助。我在那?不僅學到了技術,還學會如何以本地習慣待人接物,而且英語聽力也因每天要應付南腔北調的顧客而突飛猛進。信靠神的人會以感激之心珍惜神所賜給的每一個機會,兢兢業業地在他面前工作,神在此基礎上必有祝福。

 

(94期,20017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