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化基督徒」到有生命的基督徒

¨     劉同蘇自述   魏劉國晶筆錄   賴建鵬牧師整理

 

「文化基督徒」往往把信仰視作一種理念形態,卻不知信仰就是生命,而生命就是「活著」。

 

自以為是個「哲學王」

 

我到了北美好一陣子了。在中國的時候,我在一家研究院從事西方法學的研究。中國人對於知識分子都有不恰當的推崇,彷如有學問便可救國救民,儼如救主。作為一名高級知識份子,且研究的是超然抽像的法哲學,那是思考世界本質,拯救整個社會的「哲學王」。那時候我只佩服黑格爾、康德等故去的哲學家,在當代,我難得去欽佩一個還活著的人。

 

作為一名學者,理想當然是希望用自己的知識去改革當時制度上的不足,要建立一個更合理的法制,一個更民主的社會。但我那時還沒有領悟到,任何制度最終的根基是人。如果人不改變,是根本沒有任何制度可以對社會產生實際改革的。

 

成為「文化基督徒

 

那麼,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令一個人改變?

 

這,就跟我們說的「救恩」有關了!人從來不應該僅僅是政治的機器,經濟的動物。人,終是一個「全人」。「全人」,就是我們有一個更高的、靈性的,支撐我們生命的那一個生命,即通常說的「屬靈的生命」。這一樣才是個人和社會重建的根基。若不是在靈裡轉變的話,任何知識也好,技術也好,都不足以令社會產生根本性的變化,人的改變,是在靈裡面。

 

有一些人念很多神學的書,在追求上得到理性的真理,在理性的範圍內思考他們和基督的關係。這一批人,一般稱作「文化基督徒」。但是,觀念上的改變並不可以叫我們全人發生改變。真正全人的改變是怎麼樣的呢?除非有活生生的生命進入你,你也以活生生的生命去接受那個活生生的生命,那才是真正轉變的關鍵。全人的改變,就是作出整個人生的改變,把自己的生命放到耶穌基督的主權以下。

 

我以前就是一個「文化基督徒」。我細談關於洗禮的著作,是關於洗禮的的論文,覺得洗禮是合理的,決定接受洗禮。但是,即使在進入教會時,我的靈命狀態仍停留在理性的地步。

  

遇到生命的激盪

 

然而,唯有生命的沖激可以令生命發生真正的改變。那麼,是誰的生命呢?是耶穌基督的生命。他的生命,通過有血有肉的基督徒的生命,造成對別的生命的沖激。我的生命能發生根本性的改變,是因為我接觸到一位老宣教士,他生命裡頭有那活生生的耶穌基督的生命。

 

這位老宣教士因病已不能吃、不能行,連說話都有困難了。但這位老人非常樂觀、很愛笑,而且笑聲爽朗,極富感染力。這是他非常自然的生命流露。在極度困乏中,他有從神而來的平安喜樂。他只能吃一種淡而無味的爆米餅,但他卻像全心全意品嚐烤鴨那般有滋味,而且還感恩:「神啊,給我吃這麼好的東西!」我看到的是,他的內在生命如何面對周圍的環境,而不被苦難壓倒。他從心裡領受神的賜予,覺得是最好的東西。

 

老人看到半溶了雪的地面有露出來的黃花,他就和這些花朵談話,非常自然,像老朋友似的在講話。試看,我們周圍多少人追名逐利,到手後仍覺空虛,因為有更多的是得不到的東西,相當痛苦。這老人一無所有,卻因為裡頭有真正的生命,所以就能很自然的領受神給的周圍那些自然的、美麗的東西。

 

以前的耶穌基督對我這「文化基督徒」來說,只是書本裡的觀念,腦子裡的邏輯。可是,當我看到這個活生生的老人生命裡的耶穌基督之後,我突然認識到,真正的耶穌基督就是這麼一個有血有肉的、全人的、活著的耶穌基督。在那一刻,我不僅僅是看到,更重要的是活生生的基督的生命,從這老人燃燒的生命中走到我的生命中來。我的生命就在那一刻重生。

 

在這位老人的安息禮拜中,有很多人作見證。有一位中年人說,與老人兩星期前通電話時,老人告訴他:「我要去見天父了。」他之所以知道自己將近離世的理由是:「因為我現在的心情就像聖誕節前的兒童一樣欣喜、期待!」在死亡面前是欣喜期待,是完全光明的憧憬未來,這種生活態度當時真的非常撞激我的生命。能像老人那樣讓耶穌基督鼓舞我的生命,那樣的生活,我想這是我當時轉變的一個很重要的地方。

 

「全人」的新生命

 

這新的生命肯定是全人的。耶穌基督的聖靈接觸到的生命不只是頭腦,而是整個生命都讓這活的生命來主宰。這有血有肉的,道成肉身的基督的生命,就是我們教會中整個有基督生命的人的集合體,就是你周圍的弟兄姊妹。在耶穌基督的身體--教會--裡面,他真正給我們提供全面的、全人的、全方位的靈命體驗與長進,因為這是耶穌基督生命展開的地方。

 

教會,這基督的身體,被放在這個世界的目的,就是給我們這些不完美的基督徒建立一個學校。我們一方面向外傳福音,另一方面我們學習更能像基督。「更像」,是藉著每個人生命中的主體耶穌基督,幫助我們摒去舊的不好的東西。教會與世界的區別,就是人生有沒有建基在這個生命的主體上。

 

我以前因為自己有知識,有社會地位,擁有那些「次好」的,不是靈命的東西,造成我那知識份子的傲慢,看不起其他人,從而根本不能和旁邊的人建立正常的人與人的關係,也不能從別人那裡汲取正面的東西。耶穌基督通過弟兄姊妹給予我們靈命。假如我們在教會不能向弟兄姊妹學習的話,我們其實永遠不能和耶穌基督有正常的關係。

 

以生命傳生命

 

當初,我之所以去念神學,為的是要追求,想看看真理是怎麼樣的。後來,慢慢參與教會的事奉與生活,我才慢慢的感覺到,神要讓我傳的,不僅僅是理性的真理,更重要的是他本人的生命。我要用整個生命,讓耶穌基督的生命通過我的生命傳給其他的人。

 

所以,我放棄了以前多年的研究工作和成就,去做了牧師。用世界的標準來看,放棄幾十萬年薪的法律界的職位是一種犧牲,但什麼有形的東西能跟全人的健康、屬靈的生命和永生的盼望這樣的人生意義相比呢?我感到神巨大的祝福臨到我,讓我來做一個傳道人。我從沒有後悔我這個抉擇。我愈是在教會從事這份工作,就愈感到喜樂、愈感到充實、愈感到神的祝福的豐盛。

 

編者按:本文由「恩雨之聲」提供,特此致謝。如欲索取錄音帶(編號200729國語),請致電「恩雨之聲」查詢:(604)244-3767。

 

(96期,20019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