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心靈的安息

¨     袁 洋

 

在我並不算長的人生中,有過各種的經歷,其中不乏給我帶來重大影響的事件。但完全徹底改變了我整個人生的卻只有一件:就是我成為一名基督徒。

 

人生意義的困惑

 

我出生在古老的都城北京。從兒時到少年,生活對於我一直是寧靜平和的。在這庸常的日子裡,一直有一些縈繞在腦海中的,對人生的思緒久久地揮之不去。記得從初中的時候,我就在追問﹕在銀河系之外,那浩瀚的宇宙是否也有邊際?如果有,那邊際之外又是什麼?

 

隨著年紀的增長,我對於人生本身的疑問也與對宇宙的疑問一樣的有增無減。星移斗轉,歲月磋砣,而這些被我追問多年的問題似乎永遠也不會有答案。

 

人,到底是什麼?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這兩個問題成為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擔,也是心靈深處無法釋懷的痛苦。因為,如果不知道人生的意義何在,那人生中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

 

而我生活中的曲折,內心之中所經歷的悲喜,那些無處、也無從訴說的憂愁與痛苦,更使我對人生感到無奈而又絕望。

 

回首往昔,流年似水,也曾在那些所謂西方名哲的著作中找出支言片語,聊以自慰;或努力學習理性與現實的人生態度。凡此種種,也不過是過眼雲煙,人的言語與世人所追求的功名利祿,根本無法填補心靈深處永恆的疑問。

 

就在這個成長的年齡,尋求的日子裡面,我又經歷了和善的師長因車禍,猝然離世;同窗學友因急症突然病故。傷感之餘,更加嘆息人生無常。獨自憑窗的午後,亦或月明如水的夜晚,總不禁黯然神傷,深感人生的虛無。

 

在人生低谷中,甚至常常想:我不曾要求來到這個世界,我有權放棄生命。於是,寺廟也成為我排解煩愁的去處,既然我找不到人生的終極真理,至少希望能有一個空靈的去處,為心靈找到一份安息。但是,我卻發現在諸多富有人生哲理的佛學教義之中,我卻依然故我。所不同的只是,以出世的名義尋求著入世的願望。至於那一份安息,我卻從未曾擁有過。

 

急難中的呼求

 

懷著這份失落,我被時間的潮水帶向前去。也和我的同齡人一同經歷著升學、工作、結婚、出國。回想中清楚地知道,當現實的生活越來越逼近眼前的時候,心中關於人生意義的詢問聲也越來越微弱得連自己也聽不到了。感謝主,他將我從這種無望的絕地中拯救出來。當主來尋找我,領我歸家的時候,我才豁然開朗,才深深的知道我心中的這個多年來的空缺,只有這位恩主才能填補。

 

1998年,我和先生雙雙移民到加拿大。從此,奇妙的事情開始發生在我的身上。我很快決定要孩子了。自從我們結婚以後,總是不斷地用各種理由來推遲生孩子的計劃。面對家長和友人的詢問,也總是能說出很多客觀原因來推託。但是,我心裡知道,最真實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對人生的絕望--我自己都沒有找到人生的意義,我自己都已經感到人生無奈而漫長,為什麼還要再把另一個生命帶到這個世界上來重複我所經歷的一切呢?

 

想起來,我自己都感到奇怪,在國內其實有很好的條件,卻遲遲不要,反倒是移民不到半年,幾乎是在沒有任何條件的情況下,我們卻清清楚楚、毫不猶豫地決定了。現在才知道,在冥冥之中,神救贖的工作已經開始。

 

次年,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為了孩子的出生,我們邀請我的父母來加探親。就此,拉開了我們全家重生得救的序幕。

 

我的母親原是一名天主教徒。為了解除老人家人地生疏的寂寞,我們想為他們找一家教會,也不管是天主教還是基督教,只要為他們安排個去處就好。我為母親找到的教會,日後竟成為我們一家在其中蒙恩得救的教會。

 

父親為了陪伴母親,每個主日都和她一起去參加活動。我的先生每次送他們到達後就獨自回家,寧願再去一趟接他們,也不願進去聽道,更深怕被人拉去講個沒完。而我根本就不去。

 

但是,就是在一次次的聚會中,我的父母悄悄地發生?變化。讓我難以相信的是,多年受無神論教育,對聖經有?諸多質疑的父親,竟然放下作父親的尊嚴,向我承認他信主了。更奇妙的是,我的母親也在之後表示願意受洗成為基督徒,這對多年作天主教徒的她絕非易事。

 

在父母來後不久,我臨產的日子也到了。神讓我藉著這個孩子,第一次感到他的作為。我的女兒順產出生,但當晚就發生右手右腿抽搐的症狀,被送進監護室。當我再一次看到她時,她已經躺在小暖箱裡,小手臂上插著輸液的管子。我望著她可憐的小身子,禁不住淚如雨下,憐惜、自責、擔憂,我的心都碎了。

 

奇怪的是,一切的檢查結果都正常。醫生也不能給我們一個解釋,只能一邊用藥,一邊觀察。當我將這個消息告訴我的先生,他急忙趕到醫院的時候,我們只有相對無語。

 

面對這突然的變故,人的力量顯得如此微不足道。我的先生出身於伊斯蘭教家庭,但從未相信家族所傳給他的宗教信仰,學生時代就已入黨,接受了無神論。但那個晚上,我的先生將消息帶回家中,我的母親和父親開始在家中默默為孩子禱告。而我的先生一直憂愁掛慮得無法入眠,正當此時,他發現我的母親仍然在客廳中禱告。他彷彿受到啟示,懷著無望之中的一點希望,他走回臥室,跪下來,作了他平生第一個禱告,他說:「神哪!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話,求您救救我的女兒吧!」禱告後,他的心竟不再煩躁,非常平靜地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他被我的電話鈴聲驚醒,我告訴他孩子抽搐的現象已經消失了。在等待女兒康復的幾天裡,我幾乎每天都是以淚洗面。但是,很快,孩子就好起來,我們回家了。

 

這次始料未及的事故使我一直心有餘悸。常常當我從小床上抱起她,仍會傷心落淚。想到人生的虛空與絕望;想到這個可憐的小生命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經歷這一切痛苦;想到她未來的無人能預知的日子;這次生病,即使親如父母都不能為她解除病痛,將來又有誰能看顧她的一生呢?這些想法使我更加絕望。

  

祂填補我心中的空缺

 

就在我陷在傷痛中無力自拔時,神來敲動了我的心門。記得那是七月的一個午後,我無意間聽到父母從教會借來的磁帶,當教員講到耶穌基督為人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時,我的心忽然像被觸動了一下,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但我知道我真的被感動了,而且感動得幾乎流淚。

 

七月底,父母親在溫哥華附近一個美麗的湖中受洗。我抱著出生四十天的女兒觀禮,看著每一個走進湖中受洗的人,不知為什麼,我被一種力量激動著,淚水止不住湧上來。也想下去與他們一同受洗。就是在這次聚會中,當教會的一位老弟兄走過來問我是否已經信主時,我竟衝口說出:「我信了。」

 

那是我第一次公開承認信主。在以後的日子裡,神又不斷地藉著講道的磁帶、屬靈書籍帶領我,使我為神偉大而奇妙的救恩深深感動。在沒有人帶領的情況下,跪下來向神流淚認罪,做了悔改決志的禱告,並於當年的十月二十四日與先生一起受洗。從此,我們開始了新的,不一樣的人生。

 

經歷神所賜的豐盛生命

 

信主後,人生真的有說不盡的甜美。我終於找到了曾使我的人生暗淡無光的終極問題的答案。生命的意義找到了。一時間,一切都有了答案,一切都變得明亮起來。我感到我的生命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實實在在,這樣喜樂舒暢,這樣充滿盼望。

 

整個世界都改變了,天變藍了,草變綠了,水變清澈了。而這一切只是因為我的靈魂甦醒了。

 

從前,我愛戀大自然,總不免悲秋傷春;今天,滿眼看到的都是上帝那綿綿無盡的愛。

 

從前,幾乎每一個日子都是挨過來的,常常害怕清早醒來的時刻,真的希望能就這樣睡著,永遠不用面對新的一天。今天,我不再懼怕,因為我有永不會幻滅的盼望,我知道在每一個日子後面我等待的是誰。

 

信主之後,神醫治的大能在我的身上彰顯。從前,我不願與人交往,即使在我們初來溫哥華,最需要了解情況,建立新生活的時候,我也寧願封閉在自己的小空間裡,而不願去應付那我永遠也應付不來的人際關係。今天,我喜歡和弟兄姊妹相聚,喜歡生活在教會這個神的家中。

 

從前,我常有淚水,為了女兒,就不知流了多少眼淚。今天,再也沒有以前那憂愁的眼淚,那對人生悲憫的眼淚。所有的,是對神徹底敞開的悔改的淚水,這淚水使心靈有蕩滌之後的釋然;所有的,是對神無盡的感激的淚水,這淚水使人一次次與那永恆者更加靠近。

 

信主後的見證真是太多了,神給我的,遠超過我的所求所想。我想要的是人生的意義,神說我是按照神的形像被造;我想要的不過是平靜的生活,神賜給我內心的平安喜樂;我想要的不過是一、二知己,神說祂是我永不改變的朋友;我想要的是少犯一點錯誤,神給我主耶穌的寶血,使我潔白無暇;我想要的不過是今生地上的福氣,神卻賜給我永生。

 

在這裡,我所能說的,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感謝主,他肯來愛我;感謝主,他使我這微不足道的生命真正有了意義。

 

(107期,20028月號)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