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水火入豐富 - 我母親所走過的信心之路

¨     張聯靈

 

 

 

 

神啊,你曾試驗我們,熬煉我們,如熬煉銀子,你使我們進入網羅, 把重擔放在我們身上,你使人坐車壓我們的頭。我們經過水火,你卻 使我們到豐富之地。(詩66:10-12)

 

母親今年 75 歲了。她一生蒙神眷愛,雖經歷了風風雨雨,神卻帶領她到了豐富之地。在母親節的日子裡,僅以此文章獻給我一生中最尊敬的人--我的母親。

 

母親的童年

 

母親出生在一個牧師的家庭裡,共有兄姊十人,母親是最年幼的一個。外公、外婆對兒女的管教是十分嚴格的。每當他們的兒女做了甚麼得罪神的事情,他們總是按照聖經的原則來管束他們。因此,母親從很小就開始學習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功課。當母親六歲的時候,她到鄰居家裡去玩。鄰居老奶奶很喜歡她,就給她一個線球讓她玩耍(像皮球一樣能拍打的玩具)。這玩藝兒正是母親渴望已久,但又求之不得的。所以,當她離開那家的時候,實在愛不釋手,於是乎,就把線球給帶走了。

 

可是,當她回到家裡,聖靈不斷地責備她。正在她為自己的行為自責的時候,外婆發現了,就追問她從哪裡得到這個線球的。還沒等她說出一個字來,母親就已經放聲大哭起來。於是她一面哭,一面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外婆坦白。外婆命令她馬上給人家送回去,並要她道歉。母親把線球物歸原主以後,心中又找回了平安喜樂,一蹦一跳地回到了家裡。隨後,外婆用神的話語耐心地教導她為甚麼一定要她自己送回去的原因。這件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許多年,但是,母親至今還記憶猶新,她經常提醒我們凡事不可起貪心,一旦有了過犯,一定要及時謙卑下來悔改,千萬別給自己找借口,否則,後果將不堪設想。

 

母親 16 歲時,在一次奮興會上,她被聖靈充滿,願意奉獻一生為主所用。從那天開始,她整個人生都被神改變,心中十分渴慕神的話語,每天凌晨起床後,跪在床前禱告。如今,母親年事已高,但依然堅持每天清晨起來禱告靈修親近神。她不但把自己的四個孩子都帶到了神的面前,還帶領了許多人歸向主。

 

同負一扼

 

母親大學畢業後,分配到東北一個城市的衛生局工作。在那裡,她與一位很愛主的小弟兄(我的父親)結為夫妻,成立了一個神同在的小家庭,生活十分和諧。可是,就在他們享受美滿生活的時候,中國的反右運動開始了。爸爸因為信仰的緣故被打成了右派。因此,1957 年,父親從中國醫科大學畢業後,戴著一頂右派分子帽子,被分配到一個很偏僻的地方醫院工作。除了每月有 30 元的生活費以外,其餘工資全部被扣掉。雖然日子清貧,但父母親毫無怨言,因為知道,這是為主而受的苦。

 

投進熔爐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之後,爸爸被捕入獄,並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家裡的擔子,一下子全部落在了母親的肩頭上。禍不單行,一個月以後,遠在他鄉的婆婆去世了;又一個月之後,外婆也去世了。經濟的拮據和全家的重擔,不允許她在老人去世後趕到亡母的身邊;再一個月之後,我們兄妹四人同時發高燒,體溫高達四十度。接二連三的打擊臨到無助的母親。痛失親人已經使她心力交悴,現在,四個孩子也都病倒了。母親雙膝跪在神的面前,禱告說:

 

“主啊,你知道,我現在除了這四個孩子,一無所有了。你若連孩子也要收回去,他們都在這裡,我願意降服。假如你要把他們留在世上,求你伸出你全能的手來醫治他們吧。如果你讓他們好起來,我願意把他們都奉獻給你,為你所用。”禱告之後,母親心裡十分平安,她完全地交托,不再恐慌了。感謝神,幾天後,我們兄妹四人逐漸康復了。媽媽流下了感恩的淚水。

 

自從父親被關進了監獄之後,挨鬥、遊街、寫檢討就成為母親的家常便飯。她白天在單位挨鬥,晚上深夜才拖著疲倦的身心回家。很多時候,當母親到家時,我們已經睡了。可是,每一次,當母親回家以後,總要到我們的床前親親我們的臉頰。母親雖然又挨了一天批鬥,但她面對我們時臉上卻帶著燦爛的笑容,在我們耳邊用兒語輕聲地說:“媽媽回來了。”

 

有一段時間,風聲特別緊張,街上出現了很多 “徹底打倒反動教徒王輝清” 的大字報。母親明白,也許她很快就要失去自由了。所以,她為自己準備了一袋毛巾、牙刷等生活用品,同時叮囑當時只有十幾歲的大哥說:“萬一哪天我回不來了,你就要知道,我可能被逮起來了。你是老大,要懂得照顧好弟弟妹妹。”

 

沒過幾天,母親就被拘留在了工作單位,24 小時有人看管。11 歲、9 歲、7 歲的三個哥哥和只有 4 歲的我忽然之間都像孤兒一樣無人照顧了。當時還不懂事的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夜裡只知道哭著找媽媽。懂事的大哥日夜陪伴著我。媽媽放心不下,就讓大哥把我送到她被關押的房間裡。感謝神,當我被發現後,也沒有被"驅逐出境",竟然幸運地和媽媽一同被關在小屋裡。媽媽的小屋裡沒有床,只有一堆乾草。我和媽媽就睡在地上的草堆裡。

 

三個哥哥沒有我那麼幸運,他們每天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門。不久,三個哥哥全身上下長滿了瘡。有一次,哥哥從媽媽單位的後門偷偷溜進去看望媽媽,媽媽發現了哥哥身上的瘡都發炎化了膿,難過極了。正在這時候,看管母親的人發現了哥哥們,就把他們趕跑了。媽媽看著哥哥們遠去的身影,心如刀絞,卻又無能為力。最小的哥哥不知道從哪裡又偷偷溜了進來,卻又被看管的人給發現了。他們正要趕他走的時候,母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本能地把 7 歲的兒子摟在懷裡,眼淚涌泉似地流了下來。當時的我的確被嚇坏了,於是哇哇大哭起來。也許那些人看到這情景太悽慘了,他們竟一聲不響地倒退著出去了。

 

感謝神的眷顧,祂沒有容許更艱難的環境臨到我們。106 天以後,媽媽終於可以回家了。可是,我們是 “反動教徒” 的家屬,所以,每一次出門,都要受到小孩子的欺負和打罵。所以,不是萬不得已,我們不敢出門。

 

感謝神,外面的門雖然被關上了,神卻為我們打開了天上的窗戶。只要媽媽在家,她就給我們講聖經故事。我們家是紅衛兵經常光顧的地方。經過無數次的抄家,聖經和屬靈的書籍全部被拿走,一本也沒有剩下。所以,剛剛開始的時候,媽媽只能靠記憶講聖經故事給我們聽。有一些地名,媽媽記不太清楚,我們就嚷著要她想起來。媽媽對我們說:“孩子們,我們不如禱告神,求神再賜給我們一本聖經,好不好?” 於是,媽媽帶領我們一同禱告。非常地奇妙,幾天後,一位姊妹從上海回老家探親,她隨身帶著一本很舊的聖經。當她得知我們家急需一本聖經,就把自己的聖經送給了我們。從那以後,我們每天堅持不懈地讀聖經,從創世記一直讀到啟示錄。因為那時我年齡很小,有很多字不認得。媽媽就一字一句地教我,同時還一邊教,一邊解釋其中的意義。通過母親耐心的教導,我們很快就認識了聖經裡的繁體字,並逐漸地對神的話語有了認識和理解。

 

順服

 

狂風暴雨逐漸停息,十幾年漫長的死陰幽谷終於太陽重現。1978 年,爸爸多年的冤案終得平反,我們全家又團圓了。然而,就在父母親久別重逢後不久,爸爸因多年的折磨而心力衰竭了,每一天都需要服用心臟病的藥物。1995 年,爸爸的心臟停止了跳動,安息主懷,年僅 65 歲。

 

父親的離世給母親帶來了再一次重創,雖然她老人家在父親的遺體告別儀式上不但沒有掉一滴眼淚,並且還安慰我們說:“不要難過,這不是永別,在天家,我們還要相會,到那日就再也不會分開了。”然而,當辦妥父親的後事之後,母親卻跌入了孤獨的深淵。與從前父親被關進監獄的那次分離相比,如今,兒女已經各自成家立業,在不同的城市工作,無法整日陪伴母親。儘管我們兄妹幾個把母親接到自己家裡同住,但母親的心仍然無法受安慰。不久,她就因腦血栓住進了醫院,暫時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只能用眼睛和別人交流。哥哥們和我一面為母親禱告,一面用最大的愛心安慰她老人家。

 

就在這個時候,神藉著聖經裡的一句話開導、安慰了她:“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後來必明白”(約13:7)。母親逐漸地從痛苦中走出來。

 

感謝神的醫治,媽媽又恢復了語言的能力,雖然舌頭沒有完全康復到從前那樣靈活的狀態,聲帶也變聲了。但母親仍感恩地說:感謝神,我現在雖然成了 “變調大王”,但神悅納我的內心。所以,我還是要開口讚美祂。”

 

心願

 

自去年五月份媽媽到加拿大探親以來,由于神學院課業的繁忙和教會的服事,我幾乎沒有時間陪伴她,心中實覺歉疚。我舍不得她回去過孤單的生活,本打算再延長探親的時間。可是,母親卻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孩子,媽媽這次來看到你們同心合意地事奉主,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我今年已經 75 歲了,還能在地上活多久呢?所以,我要趁著還有今天,為主多做工。國內的弟兄姊妹更需要我,只要你們在神安排的崗位上為主盡忠,媽媽就放心了。”

 

親愛的母親,願神悅納您奉獻的心願。女兒一定更加警醒,不辜負神對我的恩召,也不辜負您對女兒的期望。願神親自陪伴您,繼續祝福您有一個平安、快樂的晚年。母親,節日快樂。媽媽,我愛您!

(152期,20065月號)

 返回目錄